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回家—知青轶事之十  

2008-01-30 13:09:40|  分类: 知青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旅程——知青轶事

偶然,路过铁路新客站,广场上人山人海,挤挤攘攘。晚上与铁路局的老友闲聊时提起,老友说:“春运开始了!家在外地的学生、民工要返乡,上海在外地工作的游子要回来探亲。就象我们当初一样的。”

是啊!当年我们也是这样的……。

1970年4月,我们跟随上山下乡潮流,来到江西瑞金山区插队落户。12月中旬,晚稻收完后,农田活不多了。我们四个同学到公社“五七大军”办公室请了假,领了通行证(当时知青回家买车票、住宿需要证明,相似现在的介绍信)准备回家了。

我们生产队坐落在瑞金县城以西约80里(40公里)的山沟里,离公社万田镇15里路。当年交通十分不便,瑞金开往万田的客车每星期3班(逢单日),邻县于都经过万田的客车也每星期3班(逢双日)。当时知青多,我们怕坐不上,选择了离生产队25里路的邻县会昌西江镇坐车。西江镇是赣州市通往瑞金县的省级公路(并连接广东韶关、福建长汀。最近沿公路修筑的铁路已经通车了)上的一个大镇,来往车辆较多,偶然搭上个卡车,可以节约路费,我们想去碰碰运气。

那天一早,天色蒙蒙亮。我们挑着4个旅行袋组成的2担行李出发了。出门就爬山,先爬5里约45度的斜坡,再爬3里约70度的陡坡。羊肠小道一尺来宽,有的地方用石块垫成,有的路段是泥泞的红土,有些路修建在悬崖峭壁上,有些路穿行在密林丛中,甚至有段100多米的路像梯子似的直上直下。由于回家心切,我们不顾露水挂湿了棉袄,树根扎破了鞋底,整整爬了一个半小时,才爬到山顶。

当我们坐在山顶休息的时候,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朝霞中:远处群峰间的晨雾,山脚下潺潺流淌的河水,村庄里老表家屋顶的炊烟;田埂上牧牛童的吆喝声,小溪边洗衣妹的嬉闹声,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田园风光图。望着这幅美景,联想起回家的情景,十七、八岁的我们情不自禁地哼起了电影《上甘岭》的插曲:“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

休息了一阵,我们继续赶路。余下的17里路是下坡7里,平路10里。

山脚下有一条大河弯弯曲曲向前延伸至西江镇。进入西江镇时必须跨过一座用4、5根直径20至30公分、约4、5米长的树干拼成一节,有约50节连接成的木桥。桥面离河底和水面约1丈多,显的很高。赣南山区河面很宽,雨季来时水很大,冬季雨水少,只有河中间淌着细水,清彻见底。桥墩也用树木制作。行人走过,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好象随时会断裂一样。走上去不仅“抖豁豁”,头也会晕。我们四人手牵手,在过路老表的搀扶下摇摇晃晃、颤颤抖抖地迈过了桥。行李也是老表们帮助挑过去的。当时我们由衷地感叹当地老表们的淳朴和乐于助人的民风。有的同学笑说:红军是我们的大救星。

经过近3个半小时的行走,我们终于走进了西江镇。吃了一碗清汤(类似上海的小馄饨)后直奔汽车站。

西江镇的汽车站其实只是坐落在公路边上的一间小屋。站长、售票员、服务员由一人担当,而且不提前买票。途经的客车进站了,司机吩咐旅客自己爬到车顶卸行李(当年客车的行李架设置在车顶上,用一个大网兜罩着),然后对站长说有几个空位,站长才能售几张票。如果无人下车或没空位,就不能售票。有些车就根本不停,一驶而过。有些旅客怕客车不停,手拉手在公路上拦车,车一停,蜂拥而上。力气大的,个头壮实的挤进去了。我们挤不过人家,只能等下一班车。

由于人多车少,我们等到下午4点最后一班车还是没挤进去,这意味着今天走不成了。怎么办?回去吧,又要翻山越岭几十里,明天还得来。不回去吧,这里没地方住。(当年集镇没有旅店,公社政府只有一间招待所,几个床位,专供县里干部下乡检查工作、或者大队干部来公社开会住的。我们不能住)。

老站长听说我们是走了几十里从万田公社赶来坐车的上海知青深表同情,他帮我们在公路上拦了将近一小时的卡车(希望过路车带我们走),没有希望后,才将小屋的门徐徐关上。他也要回家了,——他的家离西江镇10里路,他也得赶路呵!临走时他说:“上海阿拉,出门艰苦哦!……”

是呵!从瑞金到南昌约500公里公路,南昌到上海约1000公里铁路,整整3000里路。可我们花了一天的时间连瑞金还没到啊!从早上到现在我们才吃了一碗清汤,天色有点暗下来了,我们又饿又累,真有点走投无路了。

我们到镇上饮食店大吃了一顿,填饱了肚子。——实际上只是每人吃了半斤米饭,一小碟酸菜、辣椒和一大碗米汤。

也许是填饱了肚子,来了精神;也许是年少气盛。我们四个同学合计下来,竟一致同意走到瑞金去。

(这条路,文革前期步行串联时,大批红卫兵曾经走过,当年从井冈山到瑞金,是红军时期武装革命斗争的行军路线;这条路,当今也有很多人在走,甚至许多香港、澳门同胞也在走,他们是宏扬红军精神,走长征之路。——长征是从瑞金出发的。前不久,上海探险家王龙祥单身骑摩托走长征路,也是走这条路,展现了上海男人的英雄气概)。

从瑞金红都广场经沙洲坝到西江镇,当时公路标牌是28公里(56里)。我们当时想就是走一晚上,第二天早晨也能买到开往南昌的车票了。

我们咬着牙齿,挑着行李出发了。渴了,找山坡边的泉水喝;饿了,挖田里的红薯和萝卜吃(很对不起老表,当时也确实没有办法,太饿了);困了,抹一把冷水脸。不知道走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当我们望见沙洲坝高高的白塔时,我们大声的欢呼:“我们胜利了!”实际上白塔离汽车站还有6里路,还得走将近1小时。

当我们终于走到汽车站时,东方已露出了晨曦。幸好车站门是开的,我们蜷缩在长凳上,迷糊到售票处开门,顺利地买到了开往南昌的车票。虽然是最后一排的座位,很颠波,但我们满足了。因为有车坐,不必走路了,可以睡觉了。

当时瑞金到南昌的公路约500公里,依山傍水,蜿蜒连绵,有些盘山公路弯弯绕绕,翻一个山口要1个多小时,汽车要开2天(现在修成高速公路约400公里,5个小时就可到达)。第一天开到广昌县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出发,下午4点左右到达南昌。

我们幸运地买到了当晚的火车票,都有座位。——可能当时离春节还有几十天,火车票还不特别紧张。后来我多次于春节前从南昌、九江、厦门、武汉、长沙等地赶回上海,深感火车的拥挤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有一年从部队驻地厦门探亲回上海,在鹰潭车站转车时,我的军用搪瓷茶缸被挤扁了。可见当时的拥挤程度。

第4天上午约9点许,当列车缓缓停靠在老北站时,我们终于结实了这段艰难的回家路程。

“回家”——对思乡的游子来说,是多么盼望的字眼,可亲的字眼;可也是多么艰难的字眼,多么心酸的字眼。30多年过去了,在外工作18年的我无数次的回家过年。然而,每每回想起这第一次的回家,总使我热泪盈眶,永生难忘!

回家—知青轶事之十 - 凯岭 - 我爱大海……!(凯岭写于2008年1月)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