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接“军嫂”—军营生活之十四  

2008-02-15 19:13:53|  分类: 军旅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军嫂”—军营生活之十四 - 凯岭 - 一江春水向东流…这张照片中,右面这一位四个兜的是我的老排长。

       (2008年2月15日)

       今天中午,在单位食堂里,和同事们聊起今年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会节目,有的说很好看,有的说很难看。说好看的会举出哪个节目好看,说难看的也会说出哪个节目难看,众芸纷纷。不知哪位说了一句:“老张,你是老法师,你说说看。”我想了一会儿说:“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要我评今年春节联欢会哪个节目最佳,我说,军嫂上海岛的小品应该是最打动人心的。”大伙儿沉默,随后一片附和声,我单位有不少的复退转业军人,有共鸣。

       小品中是一个海军战士接“军嫂”,三十多年前,我也接过一次“军嫂”,哦,是“准军嫂”,蛮有意思的。

       一天早上,起床号响过不久,营长一个电话把我叫到营部,递给我一份电报,要我立即去厦门火车站接我排于排长的未婚妻。

这怎么回事呢?原来,我排于排长在家乡山东省莱西县的未婚妻要来部队探亲结婚,由于当年交通和通讯不便,出发前,未婚妻计算好了路程时间,拍了份电报,要于排长第6天去厦门火车站接。当时我连在1000多公里外的地方施工,我参加业务集训留守在家。营部通讯员将电报交给了营长,营长也打电话通知了我连。可等到第5天晚上,于排长还是没能赶回来。所以,营长把接排长未婚妻的任务交给了我,并命令我“一定要接回来”。

我一下子傻眼了……。虽然厦门火车站每天只有一班火车到达(朋友们别误解凯岭写错了,没错,每天到达一班,下午发出一班,完了),排长的未婚妻肯定是坐这班火车到达的,但是这班火车每天早晨7:00就到了,我赶到厦门最快也得9:00(厦门到军营有来回班车,从厦门发出的,我去厦门就是第一班回程车),排长未婚妻若是等着,好办了,怕就怕排长未婚妻等不到排长,不知走到哪里去了。另外,我没见过排长未婚妻,就是面对面走来,也不认识,怎么接呢?这不是大海捞针嘛!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到炊事班抓了二个馒头就赶往汽车站,等候厦门过来的头班车。在等车的时候,我设想了二种方案:1、到厦门火车站后找到广播室,要求找人。2、广播后一小时找不到人,立即到厦门守备区招待所打电话回来请示。

一会儿,来往厦门至军营之间的第一班客车到了。看看乘客基本下完了,我正准备上车,一位白白净净、胖乎乎的、20来岁摸样的姑娘,吃力着提着二个大旅行袋从车厢后部往车门口移。我心想这是哪位军嫂来探亲了,就上去替她把袋子提了下来。

姑娘一边感谢,一边问道:“同志,54分队往哪儿走?”咦!听到与我们排长一模一样的胶东口音,又是问我连队的代号54分队,我一下子惊呆了,同时我也一下子明白了……。

我连忙问道:“您是找于排长的吗?”她点点头。呵!我高兴极了,看上去很复杂的事情就这样轻易化解了。我扛起她的旅行袋对她说:“我叫小张,是于排长的兵,我就是来接你的,你跟我走。”

 路上,排长未婚妻不停的问我:“排长在哪里?怎么了?”表情非常不安。我看着她不安的表情和疑惑的眼神,我明白该作一番详细的解释。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作了一番解释,并拿出了电报,最后告诉她,于排长最晚明天就可以回来,她这才放心了。

二个旅行袋很重,足有100多斤,压的我够呛(后来排长告诉我,旅行袋里装的是苹果。那年代,胶东的苹果是全国有名的)。我气喘吁吁的把她带到了营部,交给了营长,总算完成了任务。可营长对我说:“小张,你的任务没完,将你排长家属安置在无线电连的家属房,打水送饭的事由你负责,直至于排长回来。”我抹着汗,无可奈何的说:“是”。

安排好住宿后,我打水送饭。下午,陪“准军嫂”逛小卖部,购买日用品。晚上,军人俱乐部放电影,我又陪着去。交谈中,得知“准军嫂”是农村的民办教师,有点文化,但从来没有出过远门。这次来部队结婚,孤身一人背着两大袋苹果,转了二趟汽车,三趟火车,几天几夜没和眼,也没吃几顿饭,真是历尽千辛万苦。到了厦门,一下子又没见着于排长,心里十分难受。昨晚,一个人在家属房哭了好久。我望着她无以言语,唯一的只能安慰她:“嫂子,你放心,排长很快就会回来的。”

第二天,于排长还是没有回来,“准军嫂”又哭了一阵。

第三天的下午,通讯连摩托排的摩托兵终于载着排长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见到未婚妻,憨厚的于排长只说了二个字:“来了?”腼腆的未婚妻也答了二个字:“来了。”

北方农村很典型、很朴素的见面语。我见状,敬了礼后,急忙退了出来……。

几天后,排长举行了婚礼,“准军嫂”成了“军嫂”。婚礼上,我吃到了我替“准军嫂”扛来的苹果,很甜;听到了“军嫂”深情的歌声——沂蒙山小调,也很甜。

排长后来升为营教导员,1986年大裁军时退出现役,回到老家担任镇长。“军嫂”没有随军,年年南北奔波一次,还是当民办教师。

今年春节前夕,我又打个电话问候老排长,又提到接“准军嫂”的事宜,老两口非常开心,哈哈大笑……。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