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工宣队李师傅—老师!您好(六)  

2008-12-09 10:41:01|  分类: 老师您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定华师傅是“上海人民电机厂”进驻我们学校、我们班级的工宣队员。

在“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年代里,进驻学校的“工人宣传队”是学校的领导者,李师傅是我们班(上文化课以外,可我们没上过文化课呀!)的实际领导者。虽然他没有正式给我们上过文化知识课,但他传授给我们的知识比老师还多,所以我们与他的感情与老师一样的,非常深厚。

我们入校后,有二个工厂的“工人宣传队”进驻过我校。

第一个是一个保密工厂的,对外称“02几”代号的,我们学工时去过该厂。坐该厂的车到厂大门,喇叭响几下,大门打开,车进去,大门自动关闭。很神秘,看的我们惊呆了。进车间要换衣服、拖鞋,戴蓝白色的帽子。做的产品是收音机里面的元器件,二极管、三极管什么的。领多少,上缴多少,不能少一个。出车间时,衣服口袋都得往外翻,证明没带元器件出来。我们在里面劳动了半个月。

几十年了,这个厂还在,是航天部所属的企业。前几年,我单位与他们有业务联系,我还去过。

(顺便说一句,“神州六号”飞船还用上我单位的产品,“神州六号”太空飞翔成功后,航天部给我单位发来了感谢信呢!当然,当时来试制产品时,我单位并不知道是用在“神州”航天器上的,可能是为了保密吧。)

第二个是大名鼎鼎的“人民电机厂”。

 “人民电机厂”是生产工业电动机的,在计划经济的年代,无所谓大名鼎鼎的。但在“文革”那个特殊年代,它出名了。因为,王洪文的“造反派”夺上海市委、市政府政权的时候,发表了一个“夺权书”——《告全市人民书》,而“人民电机厂”出了个人物就是起草“夺权书”的主笔之一。这个王洪文的小兄弟,后来成了电机行业领导班子里的“头头”, “人民电机厂”因此也大名鼎鼎起来。

大名鼎鼎的“人民电机厂”的“工人宣传队”进驻我校时,气势很雄壮,敲锣打鼓,红旗飘扬。工宣队员中有许多人具有大学文化程度,文质彬彬,戴着眼镜,上台讲话,操一口纯正的普通话。举手投足,非常激昂,不愧为是“造反者”。

担任我们班领导者的李师傅却是标标准准的工人老大哥,个子不高不矮,也不胖不瘦,40来岁摸样,看上去很憨厚,讲着一口浙江绍兴话。

李师傅身着崭新的劳动布工作服,胸口衣袋上“安全生产”四个红字很耀眼,与所有工宣队员一样,手臂上戴着“上海市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总司令是王洪文,总政委是张春桥和姚文元)的红袖章,这种打扮在那个年代是很时髦的。

李师傅文化程度不高,字写的却很好,笔记本很整洁。尤其是笔记本封面上的名字,写的特别漂亮,有点像毛笔书法的楷书。

李师傅在我们上课时,很喜欢“训话”。因为那时我们很调皮和捣蛋,老师对我们没办法,所以,李师傅自告奋勇的上来“训话”压阵。时间长了,我们也喜欢李师傅“训话”,因为李师傅在厂里的本职工作是汽车司机,经常走南闯北,去外地拉原材料,对各地的风土人情知道的很多。

 每次“训话”时,李师傅开始敲几下讲台,讲上几句“同学们,不要吵闹,上课要认真听讲”之类的话,后面就讲起他开车到全国各地的事情。比如:什么山啊,什么水啊,什么桥啊,什么镇啊,什么树啊,什么事啊,都是些很新鲜,很有趣味的事情。把我们吸引住了,我们鸦雀无声,很认真的听着。因为我们觉的,听李师傅讲这些故事比每天读老人家的“老三篇”带劲多了。而李师傅讲这些事情时也眉飞色舞、神采奕奕、出口成章,非常精彩,下课铃声响了,也刹不住车。

李师傅待我们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李师傅有几个儿子,没有女儿,大儿子的年龄将近20岁,比我们大多了,所以很疼爱班上的二个女同学。这二个女同学也经常在李师傅面前撒娇使坏,李师傅对她们毫无办法。

有一次,李师傅“训话”讲故事刹不住车,下课铃响了,他也没有结束的意思。二分钟后,一个女同学举手要求发言。李师傅问她有什么事,女同学说要给李师傅买瓶“绍兴”黄酒喝,我们哄堂大笑。女同学的意思是,李师傅是绍兴人,讲着绍兴话,再喝口绍兴酒,话讲不完了。李师傅明白女同学的鬼点子,看看手表,摸摸脑袋,嘿嘿一笑,宣布下课了。

有一次,学校组织去“提兰桥监狱”参观,外借的公交车辆不够,李师傅就开着他那台大卡车来了。同学们上去后,李师傅特地把我和一个女同学叫下来,坐进驾驶室里。李师傅边开车,边给我们讲这车开了几年,性能如何,如何开好车,如何省油,好象我们是他的徒弟似的。最后,又滔滔不绝地讲起开着这辆车到的天南海北的事情。

在上海,说到“提兰桥”,大家就知道是“监狱”。小时侯,大人吓唬调皮的小孩时就说:再调皮,送你去“提兰桥”。小孩马上不调皮了,比见了大灰狼还有效。当时去参观的时候我们也在想,为什么组织我们去参观监狱呢?可能我们太调皮了,吓唬一下吧。进去一看,才知道我们是去接受革命教育的。

 “提兰桥监狱”是一所很著名的监狱,我党早期的一些著名的革命活动家就曾关押在此,陈赓大将当年被关押的牢房后来还特地留作纪念馆呢!另外,里面还有抗日战争结束后,处决大汉奸、日本战犯的绞刑架等历史物品,每件物品,都有一段洒滴着鲜血的历史故事。

回学校途中,我和这个女同学还是坐在驾驶室里。车子沿着黄浦江开,女同学心血来潮对李师傅说,到“外滩”兜一圈吧。李师傅嘴上没说什么,方向盘一打,果然往“外白渡桥”方向开了。到了“外滩”,李师傅车子一停,大家蜂拥而下,在江边玩了一个多小时后在李师傅的多次催促下才重新集合坐车回校。回校的路线是沿着南京东路、南京西路开的,我们又很兴奋。平时,逛南京路,不是坐电车就是走路,这次坐在敞蓬卡车中,视线更开阔了,所以同学们别提多开心了,直夸李师傅好。

下乡学农劳动,李师傅、周校长和我们住在一起。当时,周校长还没“解放”。李师傅虽然是“领导者”,和周校长的年龄也相仿,但他对周校长是非常尊敬的。周校长给我们讲战斗故事,李师傅很认真的听着。

有一次,李师傅悄悄地问周校长是多少级干部?当得知周校长是13级的干部时,李师傅对周校长说,上海是你们用鲜血和生命打下来的,你们的丰功伟绩谁也忘不了的。面对当时有20多年党龄的周校长,李师傅对周校长说,最大的愿望是加入中国共产党。李师傅的这些所作所为在当时的那个年代确实是很不容易的。

李师傅与周校长一样,待我们像自己的孩子。周校长经常是用革命先辈的战斗历史激励我们,而李师傅则是像老妈妈似的,苦心婆口地劝说和叮咛。

我们上山下乡分配时,李师傅回厂了,主要是厂里生产任务忙,汽车司机不够。李师傅还是开他的那台卡车,天南海北的跑。

1970年底,我们探家回上海。春节前,我和同学们一起去“人民电机厂”看李师傅。可是李师傅不在,出车去外地还没回来……。

打毛线的男子汉 - 凯岭 - 电话兵欢迎您!(凯岭写于2008年12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