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蛋炒饭”—知青轶事之四   

2008-02-05 11:16:57|  分类: 知青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生活

(二)

“蛋炒饭”

在农村,我们第一年的生活费是省里专拨的,每人每月12元(还是15元,忘了),36斤粮票,4两油。刚去时,我们是吃派饭的,每天到一户老表家吃饭,每人每天交3角6分钱、1斤2两粮票。我们到生产队的第一天晚上,在生产队邓队长家里吃饭,在那里,我们尝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咽不下的“蛋炒饭”。

那天,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来到了生产队。在村边的小溪里简单梳洗后,邓队长就叫我们去吃饭。

山区没电,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我们看到,一张没有油漆的四方桌上摆着4碗菜、4碗饭。装菜、盛饭的碗都是粗糙的钵子,紫酱色的,象上海的小砂锅。饭桌中间一个象小脸盆大小的木制菜盆内装着米汤,边上放着一个直径30多公分、高50多公分的木蒸笼是饭蒸(赣南煮饭的方法是:米水煮开后,捞至饭蒸内蒸熟,米汤当汤喝),饭勺、汤勺都是葫芦制成,叫葫芦瓢。我们头脑中第一个印象,感觉是进入了原始社会。怎么都像是出土文物似的制品。

由于光线暗,4碗饭黄澄澄的,看上去象“蛋炒饭”。由于离开上海四天来没好好的吃一餐饭,刚刚又走了几十里路,感觉又冷又乏又饿,面对诱人的“蛋炒饭”,我们端起碗就吃了起来。可扒了一口,咦!怎么样也咽不下去。又粗、又硬、没有糯性。这是什么饭呢?

正好,给我们做饭的队长爱人——我们称呼为表嫂(当时不知怎样称呼?后来我们将结了婚的女人都称为表嫂)进来了,比手划脚了一阵,我们才知道这饭原来是糙米饭。村子里由于没电,不能机器轧米,只能通过原始的水力推动石磨来压米。稻谷的外层壳去了后,无法深加工将糠去掉,这就是糙米。

4个菜是乌笋心、乌笋叶、乌笋皮、小鱼干。每个菜都放辣椒,没有油,就是放点盐。山里吃的蔬菜靠自留地里种的,4月份青黄不接就没菜吃了。油也是这样,分的油吃完了,只能等第二年油菜收获后再分。这也为难了队长表嫂,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几根乌笋做成了三个菜,鱼干据说是过年吃的。

面对这样的饭菜,我们怎么也吃不下,只能将家里带来的酱菜、乳腐等拿了出来,凑合着吃下了到生产队的第一顿饭。过了几天,队长派人到公社粮管所将我们的口粮和食油挑回来了,我们就有白米和油吃了。但是蔬菜始终是个大问题,经常没菜吃。

现在家里做饭经常放些麦片、玉米等,增加营养成分。每逢这时,我就会想起上山下乡到生产队的第一顿饭——“蛋炒饭”。(续二)

(凯岭涂笔)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