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牛圈—知青轶事之五  

2008-02-06 12:10:28|  分类: 知青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生活——知青轶事

(三)

牛圈

老虎座下生产队只有近20户人家,70多口人,主姓邓。顾名思义:村庄建在名为老虎座的山头下面。这是个抬头见山,满目翠绿的山村。村庄四周被参天大树和翠竹围绕着。村庄前面,一条小溪缓缓流过,向人们讲述着小村的古老历史……。

不知哪朝哪代、哪年哪月,邓姓前辈来到这里,盖了一座二层院落。象南方的农村民居一样,中间有个大祠堂,两边都是儿孙住房。楼房的二层作为粮仓,以防受潮。祠堂前的空地作为晒谷场,周围有2米多高的围墙,东西有两座门供人进出。为了防备野兽的侵入,木制大门有50公分之厚,窗很小,约50公分见方,窗门窗栏也是木制的,窗栏很粗。看到这种窗户,使我想起电影《烈火中永生》的小萝卜头被囚禁时看太阳的情景。

衍生了几代后,住不下了,院外盖了几间。由于山沟地形所限,有些后代将房盖在边上山沟里,久而久之,邓姓人家发展到300多人,3个生产队。我们去时,院落破旧,外墙斑斑驳驳,有火烧的痕迹,大门已无,只有门桩。已是雨季,晒谷场没有排水沟,满地的泥泞和家禽、家畜的粪便,使我们确信了这里是“原始社会”的想法。

晚饭后,队长带我们去宿舍。我们二个男生住在队长家里,二个女生住在另外一家。

由于疲劳过度,我们整理好床铺、挂上蚊帐,关上门早早入睡。半夜,听到“悉悉祟祟”的声音。开始以为老鼠,没管它。可是声音越来越响,打开手电一照,门边墙上有个洞,一个牛脑袋伸了过来。幸亏我们以前在郊区农村劳动过,否则猛然间看见个牛脑袋,还瞪着大眼,会吓个半死。

原来,隔壁一间是猪圈,我们这一间是牛栏。村里没空房,队长将牛关在猪圈里。腾出这一间打扫了一下给我们住。半夜,牛反刍,发出了声音,惊醒了我们。害的我们一个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问,女生宿舍也是牛栏,她们怎么样也不敢住了。我们只能自作主张把楼上的粮仓打扫了一下,让她们住,我们依旧住下面。

几天后,上海带队老师、公社知青办领导和大队带队干部“仁煌书记”来看望我们,重新安排我们到小溪对面的瑞金县下乡知青小谢家隔壁居住。小谢家的房子不是我们生产队的,是上村第八生产队的老表新盖的,没住人。小谢是全家搬来的,就住了进去。隔壁有二间空着,就给我们住了。可是没厨房,就在门外屋檐下搭个灶,供我们做饭。我在这里整整生活了二年。(续三)

(凯岭涂笔)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