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打老虎—知青轶事之六   

2008-02-08 11:19:50|  分类: 知青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生活

(四) 

打老虎

来到农村没多久,我们参加了民兵组织,每人领到了一枝红樱枪(梭镖),还参加了训练。望着这枝红樱枪,使我联想起50年代,著名表演艺术家田华主演的电影《党的女儿》的故事情节。这部影片描写的是红军时期,中央苏区的人民打土豪、分田地、闹革命的故事,当时红樱枪是主要武器,镜头中每每皆是。据说,这部影片的外景地就在瑞金,影片中的白塔、大榕树等就在沙洲坝公社。后来我多次去参观。

当时的民兵组织是人民解放军的预备役部队,除了每年二次正常的训练外,还有一个任务是保家护田,防止野兽的侵入。

我们刚去时,那里山区还有野兽。我们亲眼见过的就有老虎、野猪、麂子(俗称:野山羊)和一些野鸡、野鸭。那时还没制定《野生动物保护法》,一有老虎、野猪的迹象,民兵就是打猎队,全体出动,昼夜伏击。

当时的猎枪是土铳,子弹是铁砂中夹一根铁条,发射出去后成散雾状,有伤害作用的是铁条。我们没有土铳,就扛着红樱枪。

至于野兽,我们只是在上海的西郊动物园里见过,说实在的,我们是非常害怕的,更别提去打猎了。后来在老表的促踊下,我们二个男生抱着“只是凑凑热闹,人多壮胆,说不定真的打到了,还可以吃点野味”的想法,去了几次。每次吓个半死,但非常刺激。

有一次,听说与隔壁第八生产队相邻的山上发现了野猪,我们趁着月色来到了山顶埋伏下来。约一袋烟的时间,我们感觉不远处的树丛中有动静,而且逐步靠近。慌乱之中,不知谁打了一铳。只听“轰”的声音后面紧接着“哇”的一声人的惨叫。大家暗叫不好,上前一看,原来是八队的几位民兵。他们也听说有野猪,上来埋伏。不巧,反倒中了我们的埋伏。走在前面的民兵脸部中了枪弹,手捂着脸,躺在地上“哇哇”大叫。

大家赶紧将他抬下山,一看,散铁砂嵌进脸上,满脸都是血,幸亏铁条打偏了,否则问题大了。请来了大队赤脚医生,除了清洗一下外,对嵌在肉里的铁砂无计可施。

第二天,队里有位木匠正好从外面做工回来,由于有点文化又长期在外,增长了见识,也不知他从那里获得的偏方,建议用牛粪热敷的办法将铁砂吸出来。

于是,老表们牵了一头水牛来,将热牛粪糊在伤者脸上。牛粪干了,换上新鲜的。没几天,果然铁砂全部吸出来了,而且没留痕迹,效果很好。(事后我们了解到,牛是吃草的,山沟中有许多草是草药,经过牛的咀嚼和反刍,药性综合了。这是不是科学,不得而知,但确实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

打老虎更是一件很刺激又很可怕的事。

有一次,白天发现了老虎的踪迹,晚上我们点上“松明”灯(浸透松树油的木片,可以燃烧,山区用着照明)跟着打猎队上山埋伏。当然,由于紧张和害怕,汗毛都树起来了。半夜,听说老虎过来了,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连看都不敢看,趴在地上不动。民兵排长上前放了一铳,撒腿往回跑。第二、三名照样,放了铳后跑了回来。(因为土铳装弹药速度很慢,怕受伤的老虎咬到,只能往回跑)。我们蹲在沟里一动也不敢动,深怕被老虎咬伤。受伤的老虎往山下逃去,老表们去追了。我们不会走夜路,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死虎扛回来了,躺在晒谷场上,看上去象一条大黄狗,只是尾巴粗了点,这是一只华南虎。事后,我们有幸分到一斤左右的虎肉,吃了后热气腾腾,浑身冒汗。

二年后,我肩着冲锋枪在厦门海边站岗,脑海中浮现出打猎之事,心想当时有这玩艺儿,我怕什么老虎?上去30发一梭子,保证管用。(续四)

(凯岭涂笔)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