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执行任务 ( 围困“小蒋” ) —军营生活之八  

2008-03-03 19:29:09|  分类: 军旅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执行任务 围困“小蒋”—军营生活之八 - 凯岭 - 凯岭的博客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军人,为战争而生,为战争而死。

作为和平年代驻守在福建海防前线部队中的一名军人,我们随时准备执行军事任务,这是我们的光荣和骄傲,也是我们对参加保卫祖国神圣领土军事活动的渴望。

“有任务”——这是军人生活中最神圣、最激动、最刺激的字眼。30多年的岁月似水流逝,许多事物记忆已经模糊,可参加执行的几次军事任务历历在目……。

一、围困“小蒋”

小蒋,即蒋经国。

1973年盛夏的一个傍晚,海风吹袭着绿色的军营,带走了白天的暑气。晚饭后,是自由活动时间,战士们有的打篮球、有的打乒乓、有的乘凉、有的浇菜地。

忽然,营部通讯员通知连长去营部开会。10分钟后,连长回来,一阵短促的紧急集合哨响起,连长命令我1排紧急集合,待命出发。话音刚落,二辆营部驾驶排的军车已经驶来。5分钟后,我排全体战士全副武装(武器、电话装备、背包等),在连长的带领下,登车出发。我坐在车上,非常兴奋,又有点好奇,因为“有任务”了,可又不知是什么任务……。

车队在战备公路上集结。我营的二轮摩托通信员在挨车传达今晚“口令”,并传达“前指”(每次军事行动,我野战军都成立前线指挥部,由军首长担任总指挥)要求,将白毛巾缠于左臂。有经验的班长告诉我们,看来今天是晚上的任务了。

一会儿,一辆三轮摩托驶来,传达“出发”命令,车队启动。侦察连的引路车在最前面,依次是前警卫车、电台车、“前指”首长指挥车辆(从车牌号得知是副军长和军参谋长的二个车)、司令部参谋人员车队、后警卫车、我们通信分队车队、警卫连车队、工兵、防化分队的车队,最后是后勤部的生活物资车队。几十辆车缓缓而行,在夜幕的掩护下,驶向厦门市。

车队驶上集美海堤,“前指”首长命令,打开大灯行驶。进入厦门城区,正是市民乘凉之时。那个年代,家庭没有空调器,市民乘凉只能在街头、广场。我们车队故意在火车站、海边码头、广场及大街小巷间转圈子,1小时后才离开市区,引得厦门市民纷纷驻足观看、议论猜测。

军事行动、部队调动,一般情况下是越隐蔽越好,为什么这次行动如此反常,故意暴露目标呢?我们也在猜测,又不便询问,因为这确实是“军事秘密”。深夜,当我们登上海军的舰艇后,连长才告诉我们,我们这次军事行动的任务是——围困“小蒋”。

70年代初期,中美关系逐步正常化,给海峡对岸的当局很大的打击。国民党部队官兵士气低落,人心涣散。为了给士兵鼓劲,“小蒋”带了慰问团飞到与厦门一水之隔的敌占区——金门岛上视察、慰问。

当我方得知这一情况后,为了“吓唬”对岸当局,命令我野战军封锁了金门岛的天空与海面,将“小蒋”围困于岛上。同时,调动部队,佯做进攻准备。这次行动的“前指”指挥员——我野战军副军长前去视察情况,顺便检验一下指挥机关的应对能力,于是就有了这次小演习。我们通信兵是首长的耳舌,理应参加了此次行动。

离开厦门城区,车队来到海军码头,首长和参谋人员登上炮舰,我们参战部队连车带人分别登上几艘登陆舰艇。深夜,舰队起锚离岸,驶向大海。

登陆舰上的海军战友告诉我们:“一会儿经过金门岛海区时,万一敌军开炮,立即下车,下到底舱隐蔽,关上底舱盖后,保证大家安全”。我们学着电影《南征北战》的台词,笑言:“海军弟兄们,我们把性命交给你们了,万一开火,拉陆军弟兄们一把吧!……”。

透过车窗玻璃,我看见登陆舰两侧有几艘炮艇护航,甲板上主炮的炮衣已经卸去,炮筒对准金门岛方向。身边的班长卸下冲锋枪的弹夹,将30发子弹压了进去,关上保险扣。

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舰队顺利通过金门岛海区后,我们一阵欢呼,海军战友调侃说:“对面的蒋军弟兄怎么连屁都不放一个来欢送我们”。

进入台湾海峡,已是后半夜。风大了,浪高了,舰艇左右摇晃、前后起伏了。许多战友开始晕船、呕吐。海军战友送来水壶,对我们说:“雪山哨卡上的战友情是雪中送炭;水兵的友情是送一杯清水”。我们非常感谢。我也有点难受,头昏沉沉的,但努力克制着,不让吐出来。

不知什么时候,舰艇进入了一个港湾,车队登岸,继续行进。黑暗中,感觉车队进入了一个村庄。“前指”命令:待命。我们在车上倒头便睡,一会儿,就传出战友轻微的酣声。寂静中,只有无线电台“滴滴·答答”击键声和警卫连战士轻微、低沉的口令声。

清晨,嘹亮的起床号响起,我们睁开疲倦的双眼,跳下车。眼前是一片汪洋,大雾弥漫,正是涨潮时分,银白色的海水不断上涨,海风夹带着咸腥味袭来,空气非常潮湿。这是海边的一个小渔村,村庄很小,十几间石屋,码头上停着几艘渔船。村里淡水奇缺,我们不能用老百姓的淡水,不能洗刷。早饭也就是昨晚发的冷馒头,幸亏水壶内有些水,我们将就着吃完了早饭。中午,后勤生活车才赶到,每人发了一壶水。

早饭后,接到架线命令。连长指着地图告诉我们,这个村庄叫“屿仔尾”,几公里外有一条守备五师通往我们军部的电话高架线,命令我班尽快架设,搭挂线路,以保证“前指”首长与军部的联系。我班立即行动,半小时不到,将电话线架设完毕。我爬上电杆进行搭挂连接,当话筒中传出我营通信连总机站女话务员熟悉、悦耳的声音时,我大声的回答着当天的口令:“海燕,海燕,我是海鹰,我是海鹰……。”

中午,烈日当空,我们在车上待命;晚上,蚊子叮咬,我们没水洗澡,和衣在车上睡觉。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我们维护着电话线路的安全,保障首长的通讯联络。

3天后,警报解除,围困任务完成。在返回营区的路上,我内心无比的激动和兴奋,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执行、完成了军事任务,而且经过了敌占区——金门岛海区。

执行任务 围困“小蒋”—军营生活之八 - 凯岭 - 凯岭的博客(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