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探家—军营生活之二十二  

2008-04-06 21:36:19|  分类: 军旅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家—军营生活之二十二 - 凯岭 - 电话兵欢迎您!(这是上海火车站——新客站)

家乡,是每一位游子牵肠挂肚的根;

家乡,是每一位儿女日思夜想的梦;

家乡,是每一位军人神圣庄严的魂。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我想家的时候,想家的时候多甜蜜,……。”这是如今每年庆祝“八·一”建军节电视晚会上,我都能听到的一首军旅歌曲。歌声声情并茂,娓娓动听,真切表达了每一位为人民站岗、放哨、保卫边疆、守卫海防、护卫领空的人民子弟兵,想念家乡父老、思念妻儿亲人的绵绵之心。每逢这时,我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探家的情景……。

那年,超期服役的我已经五年没有回上海了。五年来,无论我在值勤、训练、站岗、放哨、施工、抢险,甚至在实弹演习的战场上,上海的黄浦江、苏州河、石库门楼房、种满梧桐树的街道、弹格路的弄堂,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静安区一中心小学、五四中学、中苏友好大厦(友谊会堂)、南阳公园、西康公园、静安公园、美琪大戏院、平安电影院、红都剧场(百乐门歌舞厅)、新成游泳池、静安区图书馆、市少年宫,特别是南京西路、江宁路、静安寺、王家沙,这些儿时就读、玩耍、经常光顾的地方使我魂牵梦绕,夜不寐目。

最主要的上海是我的家乡,上海有我的父母,我的姐姐和弟弟……。

春节后,我提出了探家申请,因为当时正在带新兵集训,营部没批下来。过了“五·四”青年节,探家申请批准了。当时探亲假期是十天,我们营的政委(48年入伍的老电台报务员,南京人)为了让我能在家多住几天,特地给我一个公差,购买一些配件。我非常高兴,来不及写信告诉父母,就带着介绍信、军人通行证和早已准备好的桂圆和蜜饯(桂圆是在后勤部农场劳动时,正值台风来临,生产队的老乡怕龙眼被台风刮下来受损失,动员我们买下整棵树上的龙眼,老乡采摘下后洗净烘干,成桂圆后给我们,一棵树有几十斤,价钱便宜;厦门蜜饯在那个年代属于比较好的馈赠亲友的食品,价廉物美。二样东西花了我四个月的津贴费。)踏上了回上海的旅程。

当时,由于战备,进出福建的列车都要在江西鹰潭中转。我回上海,先坐从厦门到鹰潭的慢车,再换车直达上海。列车带着我的思乡梦行进在鹰厦铁路上,经漳州、永安、三明等城市,傍晚拐过南平市。过了南平,列车增加一个火车头,开始爬武夷山脉。

第二天一早,到达鹰潭。二个小时后,广州至上海的快车经过鹰潭,我到军人服务窗口签了票后,登上了这列快车。经过浙江的衢州、金华,下午4点左右停靠杭州时,我心情激动起来,望着久违的杭嘉湖田园风光,我的心似乎已经飞回了上海。我在心里默默地哼着一首脍炙人口的老歌:谁不说俺家乡好……。

晚上8点左右,列车到达上海。我提着行李走出北站,望着铁路局大楼顶上“上海站”三个大字,既熟悉又陌生,还有点恍惚,已经到了我魂牵梦绕的家乡——上海吗?

坐上15路电车,听着女售票员软软的沪语,我当时感觉,这是世界上最悦耳、最动人的语言。我用已经生疏的沪语买车票,女售票员惊讶地看了我一眼。

车到泰兴路站(当时站头在如今的市政协委员会的门口西侧),我下了车。已是晚上9点多了,路人稀少(那个年代,没有夜市面)。我沿着北京西路——泰兴路——新闸路,走进“甑庆里”。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弄堂里的一切依旧。不同感觉的是,弄堂变的狭窄了,不像小时候打弹子、造房子、跳绳、斗鸡、捉人、滚铁圈时的宽敞。

转进小弄堂,可以望见我家的窗户,我的心快跳出来了……。

家里的灯熄着,拉着窗帘。父母睡了?弟弟上什么班?

走进大门,走上二楼,楼梯门关着。我轻轻地敲门,无人应答。敲了许久,终于敲醒了门边上的邻居。得知是我回来了时,看着我长大的邻居阿姨急忙替我开门,并敲着我家的门,叫道:“张家伯伯,张家阿姨,阿二头回来了!”

母亲在街道办事处开会,弟弟上中班,已经入睡的父亲急急忙忙披衣起床开门,看见我,一阵欣喜,并张罗着要给我做饭。由于在火车上吃过晚饭,我对父亲说,想吃点久违了的泡饭和酱瓜。

一会儿,母亲回来了,高兴之余,把父亲埋怨了一番:儿子瘦了许多,几年没回来,怎么烧泡饭吃?我心里在说:不是儿子瘦了许多,而是儿子长高了,长大了,毕竟五年没回来了……。

家,是避风的港湾。躺在熟悉的床上,望着窗外一轮明月,想着一帘之隔安静入睡的父母,我心中徒然升起一股满足感,这是睡在家里呵!……。

一觉醒来,窗外已是阳光灿烂,这是我几年来第一次没有听到“起床号”的懒觉,睡的甜极了。正是星期天,父母休息。邻居们都来看我,母亲拿着大碗分发着我带来的礼物——桂圆,一家一大碗。邻里乡亲一派高高兴兴的气氛。

五月的上海,气候宜人,街道两边的梧桐树已是绿叶成荫。有时,一场春雨,将马路洗刷的干干净净,空气分外洁净。

回到上海,听不到军号声;不担心“紧急集合”;没有早操;没有晚点名;没有班务会;早晨起床,不需要整理内务,将被子叠的方方整整;不需要穿军装、戴军帽。总之,没有作息时间表。生活是无比的轻松,时间完全可以由自己摆布。

白天,我逛马路,游公园。有一次,从静安寺沿着南京西路、南京东路走到外滩,一面欣赏店貌,一面回忆往事。在外滩,乘摆渡船在黄浦江里来回了几次。靠在外滩的“情侣墙”上,看着西欧风格的建筑群,遥望浦江水滚滚东流,我尽情呼吸着上海的气息。晚上,陪父母聊聊天,享受着家庭的温暖。

探家—军营生活之二十二 - 凯岭 - 电话兵欢迎您!(这是黄浦江夜景)

假期里,我走访了一些同学。几年不见,同学们也有很大的变化:有的当了学校老师;有的成了机关干部;有的已是医科大学的大学生;有的成了“工人阶级”的一员;更多的则还在“广阔天地”里战天斗地,修理地球。

假期里,我看望了同学战友的父母,捎去了同学战友孝敬父母的礼物。

假期里,我还去江苏无锡市看望了一位无线电连的战友,作为部队学员,在通讯工程学院进修;他带着我游玩了蠡园、鼋头渚等风景区。

一晃10多天过去了,假期也结束了。完成了采购配件的任务后,我告别了父母,踏上了回部队的路程……。

探家—军营生活之二十二 - 凯岭 - 电话兵欢迎您!(写于2008年4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