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带新兵—军营生活之三十一  

2008-07-04 13:35:27|  分类: 军旅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新兵——部队生活之三十一

   1974 年12月的一天,正在营里参加集训的我接到营长的命令,要我到通信连去带一批75年度的新战士,我打好背包来到通信连报到。

   75年度的新兵集训队在通信连举行,共设6个班。新战士们来自山东莱阳、福建霞浦、江西新余、浙江慈溪四个地区,女新战士则来自江西莲花和北京朝阳区(我营新兵集训队的女兵还要输送给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广播电台和厦门对敌广播站,普通话要求比较高,所以,每年要招一些北京籍的女兵)。我的任务是担任浙江慈溪籍新兵的班长。新兵集训队的队长由通信连接力通信排的刘排长担任。

  为什么叫我带浙江慈溪籍的新战士呢?原来,是为了语言方便。新兵班长一般由同一省份或地区的老兵担任,浙江籍的兵源1969年底招了后没进过,所以浙江籍的老兵基本退完了。慈溪县属于宁波地区,而宁波话与上海话有点相近,因此,营长选择了我。事实上,浙江省只有宁波话与上海话稍稍相近,如果是温州、金华、湖州、衢州等地区的话,对我来说,就是外国话了。

  当天晚上约7点多,浙江慈溪籍10多名的新战士到了。个子较高,白白净净,挎包里鼓鼓囊囊的。老兵们议论,一看就知道是富裕地区来的。

  确实如此,浙江慈溪地区生活水平、文化程度比较高,这些新战士们基本都是高中毕业(当然,那时的“高中”要打些折扣),家里还在种地的不多了。有位新战士挎包里放着一瓶蜂皇浆,每天早晚要喝一口。一问,才知道这位新战士的家里是养蜜蜂的,一年的总收入有一、二万元呢!要知道,七十年代前期,蜂蜜是滋补品,一般商店里是买不到的,只有病人凭医生证明才能到药房购买一小瓶蜂蜜而不是蜂皇浆。当时老百姓的工资只能温饱,哪能滋补呢?而万元户是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国家实行改革开放以后、人们的愿望或目标,而在当时是想都不敢想的。

  简单洗刷一下,我就带着新战士去食堂吃饭。饭桌上,我和新战士们互相作了自我介绍。一开口,我就知道有几位新战士连普通话也不会说。有一位新战士用慈溪家乡话介绍了自己的姓名后,引起其他几名新战士一阵哄笑。大家七嘴八舌,有的笑他不会说普通话,有的怕我听不懂,替我翻译。因为他的三个字的普通话读音和慈溪话读音差别是很大的,然而我听的懂,并用普通话重复了一遍。新战士们很惊奇,有的问道:“班长,你怎么听的懂我们慈溪话?”有的对我说:“班长,你是杭州人吧?”甚至有的断言:“班长,你一定是宁波人。”因为部队的老乡观念很严重,有时会防碍工作,我没有告诉他们我是上海籍的,只对他们说:“我的老家是你们的邻居。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共同的保卫祖国海防的目标走到一起,来到部队,我们都是兄弟和战友。”

  吃完饭,我带着新战士前去宿舍,安排床位。教他们怎么铺床、怎么挂蚊帐?睡觉时的衣服怎么放?当然,大家的蚊帐扣都没有,不能马上挂,我还拿出针线包逐个给他们缝上,就象我的班长当初给我缝上一样。熄灯后,我逐个检查新战士的被窝,特别是睡上铺的新战士,刚来时被子容易掉下来。尽管我那年才刚满20岁,有些新战士的年龄可能比我还大,但我是老兵,是他们的班长,有这份责任。

  (战友们,被子叠得整齐吧,大家都有此经历的。)

过了几天,四个地区的新战士们到齐了,新兵集训正式开始。内务、队列、政治学习,我又重新温习了一遍自己当新兵时的课程和生活,只不过这次是我手把手的教他们。从中有二点体会:1、人民解放军是一个团结战斗的集体,钢铁的长城流水的兵,通过老兵们一代一代的传帮带,发扬了优良传统,提高了战斗力。2、部队是一座大学校大熔炉,每一名战士在这里能学到社会上学不到的知识,通过摔打磨练,百炼成钢。

  在新战士队列会操时,望着我这个班慈溪籍的新战士们昂首阔步、正步通过检阅台时,我心中非常自豪,因为我的付出有了硕果。

  这期新兵集训队中还有一位北京女孩参军的事情值得一写。

  这位女孩的家在北京朝阳区的铁路边上,家庭生活比较困难,据说,她经常在铁路上捡煤渣。我接兵部队去她们学校招兵时,她报了名,体检政审都合格了。由于“名额有限”和“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批准。看着她眼泪汪汪的模样,我接兵部队的一位军务处参谋很同情她,很想接她走,可是当地武装部不批也没办法。临走前,参谋对她说:“真的有志气想当兵的话,到部队来找我”。并留了地址姓名。

  我们新兵集训队已经集训二星期了,这位女孩子真的从北京赶到了厦门军营找参谋“来参军”了,并出示了纸条以资证明。可是,这位参谋接了新兵回厦门、任务完成后就回山东老家探家了,要过完春节才回来。参谋可能想,一个女孩子不可能千里迢迢从北京来厦门的,所以,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惜苦了这位女孩子,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只能来我新兵集训队找老乡同学。

  军务处的战友们知道了这件事,很同情,把女孩子安排在招待所,并陪她去厦门玩了几天,凑了钱买好车票准备送她回北京。可是,女孩子意志坚定,一定要当兵。还说,是“首长”答应的。

  这把军务处长搞的很伤脑筋:这丫头,意志挺坚决的,不收吧,确实很同情的;收吧,要用内招名额,还要打报告。最可恨的是自己手下的这位“首长”参谋,“瞎搞,胡来,不给个处分不行”——这是处长的原话。

  在招待所住了一个星期,女孩子“奉命”来到了新兵集训队。不是来训练,而是来“看看”。大家说,八九不离十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又来了几个女孩子。后勤部多送了一套女兵军装,发给这位北京女孩。女孩立即穿了上去,第二天,她就参加了集训。

  春节后,军务处的这位参谋回来了。第二天,当他知道为这事受了个处分后,偷偷地对别人说了二个字:“值得”。

  二个月多后,新兵集训队解散,新战士们分到各连队。我带着百全、小华等慈溪籍的新战士回到了电话连,其中有那位喝蜂皇浆的战士——安定。

  安定后来分在我这个班,我还喝过他家寄来的蜂皇浆,甜甜的,很纯,没有任何污染,现在应该称“绿色食品”吧。

  安定后来告诉我,来部队第二天就看出我是上海人。因为我有一个小半导体收音机,还有一块上海手表二厂生产的“钻石”牌手表。在那个年代,外省市的普通群众想购买这块上海生产的手表(价值60元,并需要手表票购买),是非常困难的。

  北京女孩分到厦门前线对敌广播站,天天对着“金门岛”喊话……。

(当新兵时,很想拍这样一张雄赳赳气昂昂的照片,可惜,没能如愿)

(凯岭写于2008年7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57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