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军部农场劳动(下)—军营生活之三十六  

2008-09-06 11:39:09|  分类: 军旅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场劳动(下)

(风景如画)

一个多月后,我们班也调去喂猪。原因是,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中将视察了我军部农场了解副业生产和部队战士的伙食状况后作的指示。

那年,毛主席、中央军委指示“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 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与兰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做了对调,皮司令来到了福州军区。

春节刚过,军区首长来我野战军视察工作,转了各师团以后,顺便来军部农场了解副业生产和部队战士的伙食状况。当时正值我们出去放牛,看见皮司令员和军区政委李志民上将在宋军长、段政委、军后勤李部长、农场场长的陪同下来到猪圈察看生猪的饲养情况。由于刚经历冬天,没有青饲料吃,猪都很瘦,肚皮扁扁的。皮司令形容说:“风都刮的倒。”所以,发出了指示:加强喂猪班的力量。

农场的猪圈有前后二排,前排10多圈是肉猪,后排是母猪和小猪。整个流程是:后排的母猪产下小猪,小猪长到5斤左右移到前排,肉猪长到30斤左右根据大小分圈栏,长到100多斤就可以供应部队了。我班负责前排100多头猪的喂养工作。

喂猪工作是很脏很辛苦的,因为一日三餐的饲料要准备,猪圈的清洁卫生要打扫,还要经常的喷洒药物和铲除周围的杂草,以防止牲口病疫的发生。

早晨起床后,先喂一遍食;上午,打扫猪圈,将猪粪集中运往外面堆集地,用水将猪圈冲洗干净;下池塘捞青饲料——水浮莲,洗净粉碎,拌上米糠,作为一天三餐的饲料;中午,喂食:饲料、酒糟、水;下午,给猪洗澡,打预防针等。一天的工作大概如此。

通过三个月的辛勤努力,使那些肚皮扁扁、被皮司令形容“风都刮的倒”的“悟净”,变成肚皮鼓鼓、肥头大耳的“八戒”,我们内心非常高兴。

三个月后,皮司令再次来到军部农场,看到100多头猪挤得猪圈满满的,个个肥头大耳,肚皮鼓鼓的,还有几窝小猪像大个老鼠似的到处乱窜,非常高兴。皮司令夸奖我们“工作很辛苦,不容易”,并对这些猪长成这样“不容易”作了形容:“买肉来贴在这些猪的肚皮上也需要几千斤肉啊。”

在喂猪工作中,还有一件事现在想来还是蛮有意思的。

有一次,后溪镇知青点的几名知青来买小猪苗,我特地挑了二只好猪苗给他们。可是过磅后,他们发现钱带的不够,面露难色。作为曾经的知青,我很了解他们经济的拮据,也很同情他们此刻的心情。我思索了一下,根据他们带的钱的数量在“出栏单”上写下了一个比实际重量少一些的数字(大约少六、七斤的重量,当时的出栏价六角钱左右,少算四、五元钱吧。有点损公利人了,但没利己哦),对他们说:“去场部财务科交钱吧。”他们很惊讶,用欣喜和询问的眼色望着我。我轻轻地对他们说:“我和你们一样,是知青,同命相连嘛!”

在“八·一”建军节地方与部队的联欢晚会上,我又遇见了这些知青。交谈中,我了解到,他们是厦门市的知青,其中一位舞跳得非常好的男生,原先是厦门歌舞团舞校的,由于“文革”,歌舞团不招生,只得下乡了。我很同情他们,对他们说:“你们从厦门下乡在郊区,还算可以的,路不远,还有公交车;我下乡去江西大山沟,离家3000里路,回一次家要4、5天呢。”

  在农场,生活节奏是比较松散的,毕竟不是一线全训、值勤部队,请假外出也比较方便。

 温州农科所的技术人员来收种子了,我陪着他们去同安县城集市买桂圆。

 同学战友永华已经退伍了,分在铁路系统工作,他们坐火车凭工作证和通勤单可以不必买火车票。永华来了几次,我也陪他去同安买桂圆,当然我自己也买了一些,托永华带回上海孝敬父母亲。

 这段时间里,我几乎每个星期天都去厦门大学。我姐姐的同学是厦门大学外语系的教师(1969年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后担任连队指导员,72年被推荐就读于厦大外语系英语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从她那里,我每次能借到10本书。如今回忆起来,在农场的几个月里,我得到了阅读机会,因为有的是空余时间。一些文学书籍和世界名著就是那个阶段阅读的,要知道,当时这类书在外面是无法借到和禁止阅读的。

  感谢我姐姐的同学——新平,她是我人生旅途中第一位女性朋友,更是我的良师,我从她那里得到了很多人生的启迪。30多年后的今天,热情、朴素、渊博的知识、对生活充满着美好憧憬的她在我的脑海中始终是美好的回忆。

 (新平姐姐:虽然在分别后的30多年漫长的岁月里,我们只通了几封信,在上海见过一面——那年你回上海生孩子时,我和姐姐来看你,但在厦门的几年中你对我的关心、教导、帮助、呵护,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此,我真诚地祝愿你健康、快乐、幸福!)

 在农场干了大约半年后,一道命令,又将我排拉回连队。几天后,我们来到了台湾海峡的某个岛屿上,准备参加人民解放军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闽南东山岛地区海陆空三军实战合练。

      (凯岭写于2008年9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