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中学音乐老师——老师!您好!(四)  

2008-10-22 11:15:35|  分类: 老师您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惠芬先生

周先生是我们的音乐老师兼班主任。

周先生长的很漂亮,圆圆的脸,弯弯的眉,白白的肤色,一笑有两个酒窝,嗓音很甜很柔美。尽管将近40岁,但还是我们学校公认的美女老师。

上音乐课时,周先生经常带领着我们唱“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歌曲。

几十年过去了……。

今年上半年,母亲病重住院,我陪着。发现隔壁病床上的老太太清秀儒雅,很像周惠芬先生,可又不敢确认。于是,我就试探着询问。

以下是我们的一段对话:

“老师,您好!”

 “哦,你好!你怎么知道我是老师?”老太太耳朵不好,看见我对她说话,赶紧将助听器戴好。

“我看见您拿着课本在教,护理工识字,就像我的老师几十年前教我学拼音字母那样。”——上海医院从外省农村聘请了一些中年妇女担任护理工,解决了老年病人洗换起居问题。这些护理工中,许多人文化程度很低。

“你说的对,我是教师,退休将近30年了。”

“退休将近30年了?老师,您高寿?”

“托毛主席的福,86岁啦!”

“老师86啦,看上去70多,80 不到呵!老师您保养的好。”

“呵呵,过奖过奖,我主要是心情舒畅,想得开。”老太太很开心,笑了起来。

“老师,您是教音乐的?”我进一步试探着。

“你怎么知道我是音乐老师?”

“我看见您一直在听音乐。”我看见她床柜上放着一叠CD片,有贝多芬、莫扎特的交响乐,还有施特劳思的圆舞曲。

“我教过很多课,惟独没教过音乐,但我很喜欢听音乐。年纪大了,有些暮气沉沉,听听裴多芬激昂的交响乐,提提精神。”老太太不是音乐老师?我有点失望了。

“老师,您是哪个学校的?”我干脆直接问了。

“退休时,我是静安区第二中心小学的校长。”听到这里,我彻底失望了,她不是周惠芬先生。

既然她不是周惠芬先生,我就和老太太随便聊天了。

“老师,您很像我的中学班主任——周惠芬先生。”我对老太太说。

“哦,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小学是一中心,中学是五四中学。”

“你是说五四中学的周惠芬吗?我认识的。是我的邻居,我们都住在华业大楼,还经常窜门的。”啊……!听到老太太认识周先生,我又来劲了。华业大楼是当时静安区的教师大楼,居住着百十位中小学教师。

“周惠芬去世已经10多年了。”老太太轻轻的对我说道。

啊……!我惊讶了。尽管知道我们的老师们的年龄起码是70多岁,有的已是80多岁的高龄了,但亲耳听到这消息,心里总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从老太太那里,我知道了周先生后来的一些事情,很凄惨的……。

(为了“叙述”方便,以下我把周先生还原称为“周老师”,把周先生的爱人称为“周老师的先生”)

周老师原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爱人也是我区某中学的老师,文质彬彬,才溢横华,夫妇俩育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59年反右时,周老师的先生因发表了一些“过激”的言论,被错定为“右派分子”而发配安徽农场劳动。为了不连累家庭(为了保护爱妻和儿女——这是很崇高的行为),周老师的先生毅然提出和周老师离婚。周老师知道爱人“违心离婚”的含义,为了孩子们,也就同意了。但每年暑假,周老师都坐长途车,历经千辛万苦去安徽农场探望爱人。

一晃20年过去了,1979年底,“右派分子”摘帽了,周老师的先生的 “冤假错案”也平反了。照理说,周老师一家可以团圆了,但是,在所谓的“政策规定”下,苦苦等待了20年的周老师的先生还是不能回到上海,因为他们已经离婚了。周老师的先生被留在了安徽农场,只不过原来的身份是“监督劳动”,现在的身份是“农场职工”,拿工资了。

周老师多次上访有关部门,回答是只有“复婚”,爱人才有回到上海的可能。但是,周老师美好的“复婚”愿望遭到了儿子的“不完全同意”。儿子不反对父母“复婚”,但父亲回来后怎么居住呢?

八十年代初,上海老百姓的住房条件普遍是相当的困难,三代人住一间房的比比皆是。周老师家也是这样,20多平米的房间一隔二,儿子一家三口住里间,周老师和女儿住外间。周老师儿子说的也没错,父亲回来后也确实没法居住。

父母总能体谅儿女的难处的,周老师的先生暂时打消了回上海的念头,周老师还是每年二个假期去安徽农场探望爱人,儿女们有空也会去看望父亲。

后来,遗传母亲音乐细胞的女儿考上了上海音乐学院。儿子辞去了公职,与朋友开了一家音像公司。周老师也退休了,一年中半年住在上海,照顾儿女和第三代;半年去安徽农场,照顾老伴。

再后来,上海的房屋政策有所松动,虽然还没有商品房买,但靠近城市的乡镇居民自盖的房子可以买卖了。赚了一些钱的儿子一家买了房搬走了,女儿毕业后去美国留学了。此时儿女的心愿,是让父亲赶快回来。

那个年代,跨省市的“工作调动”是一件特别繁琐的事。九十年代初,在历经了几年的办理后,一纸调令终于从上海发出,到达安徽。周老师的先生接到调令,老泪纵横,回首30多年的风风雨雨,感慨不已。

有一句老话叫做“乐极生悲”。风雨几十年的周老师还是没有逃过命运的捉弄,老夫妻在上海团圆没几天,周老师竟突患脑溢血撒手而去,与爱人永远分离……。

周老师去世后,周老师的先生似乎觉得他不该回上海,是他害了周老师。他办理了退休手续后,又回到消磨了他几十年青春岁月的安徽农场,他将在那里度过余生。

又是几年过去了,已是事业小有成就的儿子和已在美国成家立业的女儿来到安徽农场,在当地的小镇上为父亲买了一幢小楼,请了一位保姆……。他们以实际行动告慰了自己的母亲!

唉!得知了周惠芬先生的这些往事,我无言,我沉默,我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我的内心只有:叹息,心酸和无奈……。

中学音乐老师——老师!您好!(四) - 凯岭 - 电话兵欢迎您!(凯岭写于2008年10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