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特色“拌面”  

2009-01-24 10:44:36|  分类: 母爱永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色“拌面”》

——(快过年了,我又想母亲了,特别想吃“那个年代”母亲煮的特色“拌面”。)

小时候不喜欢吃面条,主要是怕烫。面条捞起来后,小嘴凑在碗边吹了好久,面条凉了,也糊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不怕烫了,喜欢吃面条了。

六十年代中期,与爷爷一起生活的小叔叔当兵去了中越边境的空军机场,替爷爷领退休金的任务移交给了父亲。“文革”前期,父亲被打倒、被批斗、跟班劳动了,无法定时去领钱,这项任务落到了姐姐身上。姐姐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我又接过了“接力棒”。那年我还没有满15岁。几个月后,我也上山下乡了,“接力棒”又交给了弟弟。

第一次我嘟着嘴不肯去,被母亲逼着去了。第二次,我就主动要求去了,因为有面条吃。

那个年代,退休金大多在原单位领。爷爷是戏曲学校的教师,退休金在银行领。我的任务是:去银行领了钱后再去附近的食堂买饭菜票(爷爷不会做饭,平时在食堂搭伙),买好后,将饭菜票和部分钱交给爷爷,多余的钱我就带回家了。

爷爷住在虹口区,我们住在静安区。路途不算远,但交通不便。办完二件事,到爷爷家里时,差不多快到中午了。这时,爷爷总是拉着我去附近的小饭馆吃饭。二两“五茄皮”酒,三小碟下酒菜,猪头肉、花生米、卤豆腐干,这是固定的菜肴。爷爷信奉吃啥补啥,如果厨师留有猪脑,就会给我增加一碗清蒸猪脑子,意思给我补补脑子,读书用功些。最后,爷爷叫上一小碗米饭和二两汤面(上海人称:阳春面),米饭自己吃,阳春面给我吃。爷爷人老了记忆力没衰退,知道我开始喜欢吃面条了,每次都给我叫上面条,还特地嘱咐厨师,多放点葱花和猪油。

上山下乡来到了江西瑞金的山沟里,特喜欢赶集。除了游山玩水、会见同学外,去饮食店吃面条是吸引我们逢集必赶的因素之一。逢农历“五”“十”,同学们结伴走上几十里,到了墟镇上,直冲饮食店。一个热气腾腾、象上海以前的砂锅似的、紫酱色的、粗糙的大钵子端了上来。一半面条,一半猪牛血,咸咸的、辣辣的,我们呼噜几下就灌进了肚子里。一角钱一大碗呵!对于长身体的我们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渴望。

离开山村去当兵的前一天下午,我去生产队里的一位老表家告别。这位老表待我们知青特别好,经常送些蔬菜给我们吃。我去的另一目的将几十斤地方粮票送给他,当兵去部队了,粮票用不上了。尽管才吃了中饭,淳朴的老表特地把在地里干活的老婆叫了回来,吩咐她煮了一碗面条给我吃,面条上面,还漂着几片腊肉。腊肉和面条在贫困的山村里是过春节的年货,我怎么能吃呢?在老表的热情催促下,我才吃完了这碗深情难忘的面条。

八十年代中期,我在水电部所属的一个工程局工作。有一年,我到一个工程队代职,当时,这个工程队在一个山沟里建造几个梯级小水电站。镇上有个小饮食店,我们经常在里面打打牙祭。小饮食店里有各种野味和地方菜,让我始终无法忘记的是:鸡蛋面。

这里的鸡蛋面不像上海的荷包蛋面,下点面条,捞在放有味精、葱花、调料的面汤里,加个煎好的荷包蛋,一分多钟几碗面就出来了。这里的鸡蛋面是一碗一碗精心煮成的:面条是人工擀的,没有碱味;面汤是肉骨头煮熬成的高汤,鲜美无比。在小煤炉上架个小汤锅,放点水加高汤,水滚放青菜,菜半熟放面条,再放点酸菜和红辣椒,菜熟面条熟打个鸡蛋,加盐。煮一碗面需要十多分钟,属于精心制作了。另外,除了面粉,其他东西都是山上自种、自养、自制、自产的,而且不加味精,属于绿色食品。一碗面端上来,香喷喷的,色彩缤纷(面条白,鸡蛋黄,青菜绿,辣椒红,酸菜黑),食欲大增。呼呼噜噜,一下子灌入肚中,香味、辣味、酸味残留口中,浑身冒汗,无比舒畅。

现在青年人谈恋爱,可以去咖啡厅、茶室、舞场等,我们那个年代,多数只能是逛马路。太太的娘家在人民广场、工人文化宫附近。有一次中午,我去接了她后就沿着西藏中路逛了起来,逛到“大世界”旁边,看见一家面馆,我们走了进去。高挂墙上的价目表看不清,我对服务员说,来两碗最贵的面。端上来是的虾仁面,结账时才知道是0、36元一碗。有一次,太太对已读大学的儿子说,你爸爸是花了0、36元把妈妈骗到手的。儿子大笑,饭也喷了出来。(前几天,太太与小姐妹们逛商场,回来说,36元吃了一碗味千拉面,难吃死了。呵呵,100倍的价钱,味道怎么这样呢?)

十多年前,我去兰州参加化工部的一个会议,接待单位特地让我们品尝了最正宗的“马”字号拉面。当时,这个面馆的面积不大,但吃的人很多。记得我们是蹲在地上、碗端在手里吃的。接待单位的人员告诉我们,吃拉面要加点醋和辣椒,吃起来有味。一尝,果然很有味。如今,上海的大街小巷里都是拉面馆,有新疆清真的、甘肃兰州的、山西太原的、陕西西安的、河南郑州的,感觉都是一个味,不知哪家最正宗、最有味?但我无论到哪家去吃,总要加点醋和辣椒,有味。

吃了几十年面条,尝了几十种的口味,无论是富有乡村色彩的兰州拉面、面质细腻的味千拉面,还是名扬中外的意大利面,内心最难忘的还是母亲煮的“拌面”。

这种“拌面”,不同于如今面馆里的“葱油拌面”、“牛肉拌面”“新疆拌面”“扎酱面”等,而是父亲发明的特别简单的“拌面”——我称做“特色拌面”。

 “文革”期间,父亲靠边,工资减去了不少。为了支撑下车间劳动的体力,父亲早饭由泡饭或稀饭馒头改吃半斤面条。碗里放些酱油、料酒、糖、味精、麻油、辣油、蒜叶,煮好的面条捞起后用筷子一拌,香味就飘出来了。这种吃法,有二大优点:1、吃得饱;2、简单而速度快。当时,母亲工作忙,我们又在长身体的时间段,所以,母亲也会煮给我们吃。

由于当时我不知道这“香香的面条”怎么个做法,所以也不知道确切的名称(我现在称做“特色拌面”)。离家18年后,成了家、有了孩子的我回到了上海。没几天,我去父母家缠着母亲要吃这种“香香的面条”,讲了好久,母亲也没明白什么意思。后来,父亲回来了,才明白我想吃的是他发明的“拌面”。母亲笑着说,现在谁还要吃这样的面条呢?我说,我要吃,我要经常回来吃。当然,看了母亲操作了一遍,我立即学会了。太简单了!

后来,儿子也吵着要吃,侄女有时也要我这个“大伯伯”煮给她吃。至今,我还经常独自过这种特色“拌面”的瘾……。

快过年了,我想母亲了!还想吃妈妈煮的特色 “拌面”!

唉!永远不可能了……!

亲爱的妈妈,儿子永远爱你!

特色“拌面” - 凯岭 - 电话兵欢迎您(凯岭写于2009年1月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