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连心锁  

2009-12-08 11:37:23|  分类: 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心锁

  同心锁 - 凯岭 - 一叶小舟(同心锁)

那年的春夏之交,去南昌看望老单位刚退休的老领导。老领导在野战部队任营级干部,转业水电工程局后,一直任至主要领导。忙碌了几十年,一下子退下来,真有点不习惯。整天无所事是,瞎转悠,心情不好。大姐(老领导的爱人)告诉我后,我想一定得去开导开导他,于是,就有了庐山之游。

  庐山去过多次,但全家上山则是第一次。老领导、大姐还带着小孙女一起前往。山风的舒暖,草木的亲切,在“锦绣谷”里慢步行走,是一件温暖的事。

  转过一个山头,发现在悬崖边的围栏上挂着许多锁,连绵百十米,甚是壮观。金灿灿的锁片,鲜红的飘带,山风吹来,似乎传来一阵轻微的“叮当”声。这就是男女心心相结的“连心锁”呵!

  二十郎当的侄女和儿子很感兴趣,仔细看了起来。一会儿,儿子忽然喊了起来:“这里还有字呢!”

  我上前一看,发现在围栏边上的一棵松树身上,与我肩膀相平的位置,有人用透明胶带裹了个圈,两层中间夹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

“小兰:三年后的今天,我按照约定来到这棵树下了。虽然你没来,但我希望有一天,你能看到我的留言,想起我们的约定和曾经的友谊。树上的锁片还挂着,我找着了,还没生锈。小欣。某年某月某时某分。”

  我跟着侄女、儿子转着圈子才把这张特殊的纸条读完。刚上一年级的老领导的小孙女问我:“张伯伯,小兰是谁?小欣又是谁?”

   我摇摇头,对小孙女说:“不知道啊,但他们曾经一定是最好的朋友。”

   小孙女又问:“最好的朋友,为什么小欣来了,小兰却没来?”

   我想了下说:“可能小兰已经忘记了,这个约定只不过是很小的誓言,时间太长了,她已经不记得了。”

   小孙女再一次发问:“那为什么小欣能记得?”

   我被问住了,也许我能理解小兰没来的理由,可是小欣的这张纸条深深触动了我的心。

   当我们还不知道爱情是何物的时候,我们除了亲情,就是友情。我们的友情来得那么单纯而美好。某个时候,我们也曾如纸条里的人物那样真心对谁许下过承诺,有了个小小的约定。然后我们成长,在人生的旅程中奋斗生活。岁月是如此匆匆啊!往往,我们来不及感叹,来不及回首,并在不经意间,我们也会忘掉许多。

  可就是有那么一些人,还在惦记着,惦记着那早已被尘封了的记忆,在某个特定的时候,只轻轻地这么一拨,就摊开了一张守护纯真的画面。

“张伯伯,为什么小欣能来?”小孙女还在追问。

“因为小欣是一个特别认真的人,他记性特别的好。”我对自己的答案不甚满意,我真的不知到底该怎么回答这位较真的小女孩。

  老领导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多年的办公室主任被我的小孙女难住了,有趣,有趣。”

  面对深遂的时隐时现的山谷、漂浮的白云、冲天的大树、刀韧般的山崖和远处庐山的最高点——“五老峰”,我的心已经被“小欣”这样的人牵拉到万里之外了……。

同心锁 - 凯岭 - 一叶小舟

同心锁 - 凯岭 - 一叶小舟(凯岭写于2009年12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