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往事追忆—军营生活之三十九  

2009-03-12 09:26:28|  分类: 军旅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向各位博友致歉!去年11月份,我写《海陆空综合演习》一文时曾写道:“怀着崇敬的心情记录了一些皮司令抓军队建设、特别是狠抓军容风纪的往事,在以后的回忆文章中我再献给朋友们。”一晃5个月过去了,才断断续续写了下来,实在抱歉!)

七十年代初,中央对十大军区司令员进行对调,皮司令从兰州军区来到了我们福州军区。

来到福州军区后,在视察工作中,发现有些军人军容风纪不整、纪律不严。军区所属的福建、江西二省的主要城市中,有些警备部队值勤人员不扎武装带,一些干部双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的行走。皮司令以严格著名,于是在全军区开展狠抓军容风纪、整顿纪律的工作,以树立良好的军人形象。

狠抓军容风纪、整顿纪律的第一步是发出通知,领导带头。据说,在军、师职干部学习班上,皮司令要求所以干部都要扎武装带、做队列训练,并亲自喊口令。

有一次,队列训练时,皮司令面对所有在场的军、师职干部发出口令:“双手后背。”军、师职干部们听到这句口令时,以为要做正步分解动作了,面面相怵。因为走正步是队列训练中最难最累的,十八、九岁的新战士走走也累,何况这些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了,其中一些老八路们在战争年代中多处负伤,有的已挺起了啤酒肚。

但听到皮司令发出下一口令时,军、师职干部差点儿晕倒。“卧倒”,皮司令发出了第二句口令。大家以为听错了,露出惊讶的神态,其中不泛有些耳背的老军人。我31军田副军长,是著名的“济南二团”的首任团长,淮海战役中率领部队强攻济南时,被打瞎了一只眼,多处负伤。此刻听到口令时,不禁嘟嚷起来。

皮司令看到大家面露难色,虎着脸问道:“双手背在身后能不能卧倒?”众答:“不能卧倒。”“对,不能卧倒,只能摔倒。但为什么一些干部喜欢双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的行走呢?”皮司令大声说道,众默然。

皮司令继续说:“我在一些地方看到有些值勤人员不扎武装带、军帽戴歪、风纪扣没扣,这些人在干吗?在值勤吗?我看这些人不是军人,连民兵都不如。”皮司令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们是前线部队,担负着随时解放台湾的战斗任务,这么松垮的部队打起仗来怎么办?我们能解放台湾吗?”

看到大家沉默不语,最后,皮司令咬牙切齿地发出命令:“一个月后,我再看到双手背在身后、军容风纪不整的人,我下他的领章帽徽、剥他的军装。”

皮司令抓军容风纪、整顿纪律的第二步是亲自上街抓典型,主要目标是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和后勤部三大机关人员。

休息天,皮司令带着一二个军务部门的参谋或警卫员逛大街,发现有军帽戴歪、风纪扣没扣的人员,就叫警卫员上前纠正。是战士的,纠正就行了;是干部的,记下名字和单位,通报本单位。

这些人中,绝大多数的会立即改正,但有些干部看到是“二个口袋”(下面有解释)的来管,便有些不服气,强词夺理。这时,皮司令会叫军务参谋戴上“军务检查”袖章上去质询。经过教育,态度好了,记下名字,以后通报全军区;态度还是不好的,扣留后办学习班,并通知单位主要领导过来带人。尤其是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和后勤部三大机关违纪人员,一定由司令部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和后勤部长亲自认领,使这些单位的主要领导很没面子。

皮司令说:“感觉没面子了,就会重视起来”。

解释一下军装的二个口袋和四个口袋之分:四个口袋的,是干部;而二个口袋的,是指士兵。

——现在的军人,一看肩章就知道是什么级别的,而我们那年代的军人是不太容易分辨出级别的,因为当时已经取消了军衔制。上至元帅、将军,下至普通士兵,领章帽徽都是一样的。帽徽是一颗红星,领章是二面红旗。干部战士的区别在于军装口袋之分,战士的军上衣只有上部二个口袋,干部则是四个口袋的。但到了夏天,穿衬衣,更加分辨不清了。

这里面,也会闹些笑话出来。我们刚当兵时,听说了野战军的光荣历程和军首长的英雄业迹,就很想看看军长、政委等高级干部的摸样。在我们头脑中,军长、政委们肯定人高马大、威风凛凛。

有一次,在军人俱乐部大礼堂看厦门歌舞团的慰问演出时,看到一位脸色黝黑、胡子拉杂、大概50多岁的大高个子在“司、政、后”三大机关队伍前指挥唱歌,讲话也是山东口音,摸样有点威风凛凛的样子。我们立即猜测这个人不是军长就是副军长,起码是个副政委。一问老兵,才知道是后勤部的小干部,职务是机关食堂的管理员,才30来岁,只是吃的油水多发胖了而已。

1940年入伍的宋军长,是个较矮偏胖的中年人,穿军装时非常严肃,不穿军装就像普通的庄稼汉子。虽然年过50岁,但看上去像40多岁。他的住房——我们称做”将军楼”,在我连的营房前面。有天晚饭后,宋军长穿衬衣出来散步,也没带警卫员。当时我们几个新兵在菜地里浇水,宋军长走上前来和我们一起浇水。直到半个小时后,连长看见了喊“立正……!报告!”,我们才知道,和蔼的中年汉子是指挥着千军万马的一军之长,我们纷纷立正,行注目礼。宋军长挥着水勺说:“继续浇,继续浇。”直到干得满头大汗,宋军长才离开菜地。

1929年入伍的段政委是井冈山时期的老红军战士,参加了著名的“三湾改编”,眉毛胡子都白了,像个农民老头,好认。看到我们,就像他的孙辈似的,摸摸我们的脑袋,问寒问暖,非常慈祥。有一次,我们在他将军楼前劳动,给橘子树锄草。他看见,拿着锄头出来和我们一起干。休息时,段政委将锄头往地上一铲,一头搁在树根上,坐在锄头把上。警卫员吓坏了,怕他摔倒,赶紧进屋拿凳子出来。段政委说:不用,不用,小时候种地时都是这样的。

皮司令抓军区机关军容风纪、整顿纪律的行动带动了各野战军、省军区和军区所属的大单位,各部队也行动起来了。

有一次,王副军长到厦门守备区(守备S师)检查工作,路过厦门火车站时,看见一个小饭馆里有几名军人在喝酒,其中有个干部,王副军长叫警卫员过去劝阻。警卫员过去拍了拍干部的肩膀说:“同志,请您出来一下。”

这名干部一看不远处听着一辆吉普车,最近又道听途说了皮司令的趣事,以为是皮司令检查来了,吓得赶快向警卫员陪不是,话没说完,又没付钱,和一起喝酒的战士们撒腿而跑。小饭馆的收费员急忙拉住警卫员要求付钱,使警卫员左右为难,最后还是王副军长付了钱了事。

警卫员问王副军长要不要去把他们追回来,王副军长说:别去追,主要是让他们意识到了,就行了。

还有一次,宋军长路过厦门海滨码头,看见几名军人在等待渡船去鼓浪屿。由于天气有点热,有的风纪口敞开着,有的脱下帽子拿在手上,有的戴着帽子衣服拿在手上。宋军长叫警卫员过去把他们叫过来。警卫员上前对他们说:“几位同志,我们首长请你们过去。”

可能这些人是驻守海岛某团的基层连队的干部战士们,消息闭塞,也难得来厦门市游玩,根本没想到,站在他们面前貌似40多岁的中年人是宋忠贤军长。

立正敬礼后,宋军长问他们:“你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反过来问宋军长:“你是哪个单位的?”宋军长一时竟不知所措。

后面车上的军司令部侦察处长(原华东军区一级战斗英模、侦察英雄,多次赴金门岛执行过侦察任务)急忙上前对他们喝道:“立正,你们睁开眼睛看看清楚,这是宋军长。”

10多分钟后,厦门守备区司令员兼守备s师师长赶到,被宋军长克了一顿后领着他们走了。

通过一系列的军容风纪的整顿,部队面貌有了很大的改变,我们都有亲身感受的。

(凯岭写于2009年3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