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上海解放60周年之联想  

2009-05-26 10:21:20|  分类: 八一畅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0年前的明天——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了。每每阅读当年战上海的资料,我总想起我的老部队31军。

60年前的5月12日,华东野战军(三野)二个兵团九个军发起了上海战役。28军在江苏太仓浏河首先打响了进攻上海外围战。(我的家乡就在太仓,有一次去浏河革命烈士陵园参观,碑文里记载的就是28军牺牲的先烈们)。29军在宝山月浦吴凇口地区激战,切断国民党部队从长江逃跑的退路。(前几年,单位组织去宝山革命烈士陵园扫墓,墓碑上清晰的记载着29军的先辈们的战斗情形)。31军是在浦东地区高桥镇作战,解放了川沙和庆宁寺等城镇。经过15天的激烈战斗,上海全部解放。进入上海市区的是20军和27军。曾任国防部长的迟浩田将军当年是27军的一个连长。小时候看的电影《战上海》就是描写27军的战斗情况。

摘录一:

漫步在宁静祥和的月浦老街,放眼望去,全国最大的现代化的钢铁企业——“宝钢”巍然屹立。据一些当地的老人回忆,激战中,整个月浦镇房倒屋塌,几成废墟。如今的月浦镇,一切都是崭新的:崭新的街道和楼房,崭新的工厂和商铺,当年的战略重地成了经济重镇,那些埋伏在田野沟垄上的慑人碉堡,那些遭受战火摧残的房屋和老街已荡然无存,战争的硝烟味被历史风云涤荡殆尽。唯有月浦公园内的上海战役月浦攻坚战纪念碑,见证着岁月沧桑。纪念碑高5.27米,象征着上海胜利解放的日期。红褐色的大理石碑座上,塑有两名正在碉堡旁冲锋的战士像,一名高擎红旗,一名手持钢枪,眼里燃烧着怒火。碑的背景是四季常青的松柏。背面的碑文写道:1949年5月13日凌晨,我解放军第29军87师253团奉命向月浦发起攻击,经过两昼夜鏖战,于15日拂晓攻占月浦街区,并固守阵地近l0天。23日,在兄弟部队配合下,一举攻占月浦东南高地,打开了通往吴淞口的大门,为上海战役的全面胜利奠定了基础。

 摘录二:

宝山,堪称上海北面的水路门户,也是上海战役的主战场。上海战役中,解放军先后共有5个军参与了攻打宝山,攻打宝山过程中共有4000多名解放军指战员壮烈牺牲,占整个战役阵亡烈士的一半。   

早就听说宝山烈士陵园里有一面“解放上海烈士英名墙”,是全市镌刻上海战役烈士英名最全的一座纪念墙。走进陵园,苍松、翠柏、鲜花、墓碑烘托出的肃穆气氛迎面而来。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座烈士纪念塔,正面镌刻着陈毅同志题写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金色大字,顶上镶嵌着一颗红星。纪念塔后方,是一座“百万雄师胜利渡江”的浮雕壁照,著名的烈士英名墙长20米,高4米,镌刻了7995位烈士的英名。

摘录三:

提起浦东,如今的年轻人联想到的是高楼林立、金融大厦“扎堆”的繁荣之景。也许很少有人意识到,60年前浦东是上海战役的另一个主战场:解放军钳形攻势的“右钳”———三野20军、30军和31军,在浦东的高桥等地与国民党进行了16天的激烈对战。 

高桥镇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气息浓厚的水乡,至今镇上的老街中还散落着数座各具特色的古民居。位于东街的东首、典当桥(今胜利路桥)北堍的“仰贤堂”就是其中代表。而这座漂亮的中西合璧的临水建筑,与高桥战役还有一段渊源。 

  1949年5月25日晚,解放军30军和31军兵分两路从东、西两街对高桥镇发起总攻。仰贤堂旁的东街典当桥和西街胡家桥是进镇的必经之路,国共两军在此发生激烈的交锋,解放军经过逐街逐屋的战斗,于26日清晨解放了高桥全镇。 

  国民党军队在溃退时纵火焚烧店铺和民宅,东街典当桥口一片火海,所幸仰贤堂结构坚固而屹立不倒,只是其外墙上至今清晰地留有3个弹孔,自上而下呈等间距排列。近年,当地政府对仰贤堂“修旧如旧”,将其作为高桥历史文化陈列馆免费对外开放。当然,那3个弹孔作为当年激战的见证被特意保留了下来。 

  解放军在浦东战场有记载的伤亡共计10076名,目前安葬在高桥、川沙两烈士陵园的共有烈士1709名。高桥烈士陵园的广场中央高耸着一座巍峨挺拔的纪念塔,塔上几个鎏金大字“为解放上海而牺牲的英雄们永垂不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是1956年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的亲笔题词。  

 纪念碑后,是芳草萋萋的烈士墓区。我们翻看长长的烈士名录,当中年纪最小的牺牲时才16岁。其中在蔡司庙阵地牺牲的31军“小鬼班”的11名战士,给我们极大的震撼。这11个“小鬼”入伍前大多是青年学生,个个活泼可爱,作战勇敢。5月21日,国民党军队集结几百门重炮,对浦东解放军阵地狂轰滥炸。入夜,蔡司庙阵地上洒满鲜血。战友们借着月光,从坍塌的战壕里用双手挖掘出11名小战士的遗体,将他们按平时行军的队形排列在战壕边上。

……,……。

近日,有幸读到了传记文学《吹开枪口的硝烟》的一部分。文章记录了北京军区原司令员王成斌中将的战斗经历。

王成斌,北京军区原司令员,中将,第十一届、第十二届中央委员。当年参加过渡江战役、上海战役和解放福建,自1949年到1990年,在华东地区战斗、工作、生活四十余年,任至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将青春与生命的主要岁月都留在了江南。——摘自《吹开枪口的硝烟》的首页。

王成斌将军是31军的老首长,我当兵期间,他是我们的副军长。在我的回忆文章中有所记录。

我在《“老八路”校长—老师!您好!》中写道:

……年底,我入伍来到了厦门军营。在欢迎新战友的大会上,望着主席台上“说话轻轻的、语速慢慢的、个子高高的、腰板挺挺的,苍白清秀的脸庞上始终带着微笑”作指示的首长(王副军长),我想起了我们的周校长——一位慈父般的老八路。

我在《往事追忆——军营生活三十九》中写道:

……有一次,王副军长到厦门守备区(守备S师)检查工作,路过厦门火车站时,看见一个小饭馆里有几名军人在喝酒,其中有个干部,王副军长叫警卫员过去劝阻。警卫员过去拍了拍干部的肩膀说:“同志,请您出来一下。”这名干部一看不远处停着一辆吉普车,吓得赶快向警卫员陪不是,话没说完,又没付钱,和一起喝酒的战士们撒腿而跑。小饭馆的收费员急忙拉住警卫员要求付钱,使警卫员左右为难,最后还是王副军长付了钱了事。警卫员问王副军长要不要去把他们追回来,王副军长说:别去追,主要是让他们意识到了,就行了。

60年前,在解放上海的战斗中,王成斌将军当时是31军92师274团二连连长。

在《吹开枪口的硝烟》一文中,详细记载了31军战上海的经历,还有26军、30军、33军等兄弟部队围困上海,进行外围战的战斗情况,我看了很过瘾也很激动。

当20军、27军进入上海市区,上海战役胜利结束后,由28军、29军、31军组成的10兵团接到了命令:在叶飞上将的率领下挺进福建,解放东南沿海。

我的前辈们就这样来到了福建,来到了厦门。

时光悠悠,60年过去了。28军、29军的军旗已经珍藏在军事博物馆里,而31军的军旗依然高高飘扬在福建厦门的上空。

向解放上海的先辈们致敬!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当时的“远东第一大城市”的解放!没有他们的浴血奋战,就没有已成为世界瞩目的大城市、全国“金融中心”“航运中心”的上海的今天!

“战上海”之联想 - 凯岭 - -(凯岭写于2009年5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