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我的父辈—罗荣桓元帅  

2009-10-12 10:48:11|  分类: 领袖将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长的路上,老一辈的关爱从未间断,我受益至今——小时候,父亲对我说:“女孩学医挺好”

罗北捷

我的父辈—罗荣桓元帅 - 凯岭 - —
  ■ 罗荣桓与家人合影

  我即将迎来60岁的生日,非常有幸与新中国同年。近来,我经常回忆往事。虽然父亲罗荣桓离开我们已经40多年了,那时我只是个懵懵懂懂的十几岁女孩,但往事历历在目,如同一粒粒珍珠,在穿越时空的隧道里发出耀眼的光芒。

  罗荣桓

  生平简介

  1902年—1963年。湖南衡山(今属衡东)人。早年在长沙协均中学、青岛大学读书,积极参加反帝爱国学生运动。1927年加入共青团,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鄂南暴动和秋收起义,随部上井冈山,任中国工农革命军特务连党代表,中国工农红军连、营、支队党代表,纵队政委,红四军政委,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总政治部武装动员部部长,红八军团政治部主任等职。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一五师政训处主任、政委兼代师长,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山东分局书记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人民自治军第二政委、东北局副书记、东北野战军政委、第四野战军兼华中军区政委等职。

  解放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最高人民检察署检察长、总政治部主任兼总干部部部长、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中央军委常委。是中共七届中央委员、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是第一、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作者简历

  罗北捷,罗荣桓同志之女。1949年10月生于北京。1969年入伍,1970年入学,1971年入党。1973年分配回北京,在军队医院先后任实习医生、住院医师、主治医师、主任医师,其间曾赴加拿大学习两年。现已退休。

  

      1  、来得正“巧”

  10岁生日让我心跳  

  记得我10岁那年,北京市市长彭真请全北京所有10岁的孩子到刚建成的人民大会堂做客。那天,我们坐在宴会厅的地板上听主会场转播,还看了儿童艺术剧院表演的《雪女皇》。从那时起,我就真切感受到父亲这辈人对我们的殷切期望。“共和国10年我10岁……今天的红领巾明天的红旗手……”的诗句,至今仍让我心跳不已。

  一个星期日的下午,聂荣臻伯伯和张妈妈带着一盒蛋糕来我家,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生日快乐”。我一把接过蛋糕,居然忘了说谢谢。妈妈将我拽回来,要我请大家一起吃生日蛋糕。现在回想起来,我得到的爱是如此隆重:爸爸将我画的一幅大公鸡挂在客厅里,久久不肯摘掉;我入少先队的照片被放在父亲客厅和聂伯伯办公桌上最显眼的地方,照片背面是父亲工整的题词“入队纪念永志不忘”;颐和园里,我和小伙伴围在周总理身边合影;火车上,朱德总司令、康妈妈手把手教我玩撒棍的游戏;新中国成立10周年的国庆之夜,我和小伙伴争抢着与刘少奇主席握手的一刻,出现在次日的《人民日报》上……

  我常想,也许,这一切与我生于1949年10月不无关系。父亲常跟我说起,我的乳名叫巧巧,是因为他受过伤,身体很不好,苏联医生说他活不了3年。但是,1949年有了新中国,有了我,给他带来了新希望,他的战友和同事们也对我这个来得很“巧”的孩子另眼相看。

  2  、学习要实

  读懂毛选先学历史  

  儿时的记忆里,父亲常要求我写好毛笔字。他常说,字如其人,写字时身子要坐正,眼睛要平视,紧紧握好笔。他会悄悄来到我身后,突然拔我手中的笔。他说,拔不掉才算握得紧,因为他的先生就是这样教他的。我写完了,父亲就仔细为我批改。

  有一次,我和小伙伴组织了毛选学习小组,每人写了篇学习心得交给他。他看了看说,字写得有进步,又问我:“为啥要学毛主席著作?”我说:“大家都学嘛。”他又问:“看得懂吗?”我心有点慌了,实话实说:“不太懂,连里面提到的赵公元帅是谁都不知道。”我说:“管他呢,反正和你一样是个元帅。”父亲大笑起来,他说:“毛主席的书要读懂,首先要懂中国历史、中国革命史。你们现在年纪小,好好学好基础知识最重要。”

  父亲最喜欢考我们时事知识。吃饭时,他向一大圈孩子提问:最近谁来我们国家访问了?大家七嘴八舌,有人说是“来杭”夫人来了。他笑着说,“来杭”是妈妈在院子里养的鸡,不是夫人。他又问我们:“共产主义啥样呀?”我抢

  着说:“共产主义就是按需分配,就是不用干活,领饭票吃饭。”他为此笑话了我很久,他说:“这不是共产主义,这是‘懒人主义’。”

  父亲的毅力最叫我佩服,每天清晨5时30分,他一定在走廊里做早操,从没间断。就是他做操的声响将我唤醒,养成了我早睡早起的习惯。他每天练习1小时毛笔字也从不间断。他写得一笔好字,却最不愿题字。有的记者在他办公室外苦等几小时,也不得不空手而归。他也不愿意照相,人多的地方找不到他。他常常讲,年轻人不要爱虚荣、爱出风头,要脚踏实地。他不希望我们成为“空头政治家”,一直希望我们成为专业人才。

  3 、 快乐分享

  三家老小亲如一家

  父辈用生命换来的友情、亲情浓得叫人难忘。有一次,父亲和贺龙伯伯、聂荣臻伯伯一起看战斗纪实片。电影刚结束,他们就忙叫秘书询问“发给部队的冬衣收到了吗?”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我们的英雄不能穿破衣。”平时,这三位元帅的关系最好,三人经常穿一样的衣服、戴一样的帽子,甚至连拐棍也一样。用现在的话说,他们是“铁三角”。

  1960年左右,我家和贺龙伯伯、聂荣臻伯伯等几家在广州聚会时,大伙提议办“人民公社”,今后都在一起吃“大锅饭”,妈妈被“推举”为“社长”,专管采购、烧菜等事项。1999年,“人民公社”的成员家庭搞了个大聚会,足足好几十口人,下一代也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温暖。我希望他们能懂得,世上有一种快乐叫分享。

  有一年,聂伯伯发现了一片芦苇荡(就是龙潭湖),三位“老帅”从此爱上了钓鱼。有时谁钓上十几斤的大鱼,孩子们就提着桶、端着盆,挨家挨户地送鱼,警卫连、大食堂都会跟着“打牙祭”。

  当时,贺龙伯伯是孩子们最喜爱的长辈之一,他旁边围的孩子最多。他常给大家讲有趣的故事,还专门为我们这些孩子请了游泳教练和乒乓球教练,游泳就成了我坚持数十年的运动项目。他带我们去看第26届世乒赛,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国际赛事,当五星红旗升起、国歌响起,爱国主义情怀充盈着每个人的心胸。

  父亲是大家庭出身,兄弟姐妹7个,可能这是他从小就要学习如何与人相处、喜欢分享的根源。他和母亲做人的原则都是“雪中送炭”,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一定要伸把手。父亲长期做干部工作,他老是讲,干部部要成为干部的家:谁家有矛盾要调解,谁家在京子女无人照料,都要尽力帮助解决。所以,我们家的朋友特别多,哪怕“文革”期间,只要能帮别人,母亲仍然会像父亲在世时一样,热心助人。她去世时,花圈摆满院子,一直摆到大街上。

  4  、看得透彻

  父辈关爱伴我成长

  我小时候,父亲经常问我:“长大了想干什么?”还说:“我看,女孩子学医挺好。”

  父亲参加革命前,是青岛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学生。他一直认为,疾风暴雨式的战争年代结束后,踏踏实实地做专业技术工作应该是我们这一代的未来,国家建设也急需各种专业技术人才。他说过,共产党人生病,国民党人也生病,做一名好医生,谁都需要你。

  迎奥运的日子里,北京曾经举办医务人员英语考试,我在千余人中以前20名的成绩入围。一位外籍教师追问我,为什么会有那么纯正的英语发音。我无法告诉他,我受过“高人”指点,这个“高人”就是我的父亲罗荣桓。

  上初中时,录取通知书上有一栏选项,让我们选择学习英文或是俄文。这是解放后第一次恢复中学英语教学。因为我上过俄文补习班,所以想选俄文。父亲帮我郑重地填上“英文”。他说:“中苏两国交往很多,但知识领域里还是英文参考文献多,你将来会知道有用的。”后来在“文革”中,我仍然坚持学英文,所以时至今日,我的英语成绩还能“脱颖而出”。

  现在回头看看,在我成长的路上,老一辈的关爱之情从来未间断过。事后证明,父亲这些老一辈的洞察力、判断力真是不得了。

  1978年,我生过一场大病,当时对前途有些灰心,而父亲早已不在身边。多年把我唤作“干女儿”的聂荣臻伯伯把我带到北戴河海边,鼓励我养好身体,继续学习。出国后,我感觉一切新鲜,给聂伯伯写过很多信,他看了特别高兴,还把有些信转给当时主政的胡耀邦叔叔,和他一起“分享”。

  1982年回国后有一段时间,我感觉特别不顺,看到很多人离开部队、离开医院,我也动过转业的念头,打了转业报告放在抽屉里,但最终还是坚持留了下来。我想起父亲说过,人生有很多诱惑,但自己要有原则,必须先干出来才有人承认你。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父亲的理解越来越深刻,他的光芒依然照耀着我。

  编辑部催我交稿,但我久久不愿结束这篇文章,因为我好像是在这里与父辈交流,诉说对他们无尽的思念。我想让他们知道国家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想向他们汇报我所走过的路。我想说,是他们用一言一行塑造了我,使我的人生变得多姿多彩;是他们让我懂得,人生最重要的是坚持到底的决心。我与大家分享我感受到的父爱,希望也能潜移默化地将爱传给下一代。

我的父辈—罗荣桓元帅 - 凯岭 - —(凯岭2009年10月12日摘录)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