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我的父辈—胡耀帮总书记  

2009-10-12 10:57:33|  分类: 领袖将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天晚上,父亲把全家人都叫到小客厅,郑重地说:中央可能要求我担任非常重要的职务,我想先给你们打个招呼——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千万不要忘乎所以

满妹

2009年10月12日 - 凯岭 - —
■ 1956年,胡耀邦夫妇与儿女们合影

  我的父亲胡耀邦离开我们已经整整20年了,但是我的回忆和思念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他常常出现在梦里,以至我夜不能寐。

  

       胡耀邦生平简介

  1915年~1989年。湖南浏阳人。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苏区反帝拥苏总同盟宣传部部长兼青年部部长,少共中央局秘书长。少共中央局组织部部长、宣传部部长。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抗日军政大学政治部副主任、抗大第一大队政委、中央军委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冀热辽军区政治部代主任,晋察冀军区第四、第三纵队政委,十八兵团政治部主任等职。

  解放后,任中共川北区委书记、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第一书记、西北局第二书记、陕西省委第一书记等职。“文革”中受到迫害。1975年恢复工作。先后任中科院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中央党校副校长、中组部部长。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并担任中纪委第三书记,中共中央秘书长兼中宣部部长。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总书记。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主席。十二届一中全会上继续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总书记。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是中共八、十一、十二、十三届中央委员。

  作者简历

  满妹,现用名李恒,胡耀邦同志的女儿。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四川省南充市。1968年参加工作,当过兵,做过工人。1980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先后担任《中华内科》杂志编辑、编辑部副主任、中华医学会副秘书长,兼任过中华医学会杂志社社长和北京华康广告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后在北京市外企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工作。1989年起被选为中华医学会理事、中华医学基金会理事至今。

   

        1、保护神

  “不要老是批评孩子”打招呼

  “不要老是批评孩子”  

  无论世人如何评论我的父亲,在我这个女儿的眼里,他首先不是领袖,而是一个最慈祥的父亲,一个最善良的益友。他从没打过孩子,甚至都没有大声呵斥过我们。

  “文革”后期,家里有了第三代,父亲十分疼爱这个小孙女。有一次,小孙女牙疼,正巧家里没别人。父亲想尽办法哄了半天还是没用,他只好一边急着找人带她去看病,一边无可奈何地牵着她的小手在院子里转圈,给她讲故事,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有人回家。

  1984年5月3日,父亲应金日成主席之邀去朝鲜访问。那时我的儿子睽睽还没上幼儿园,听说外公要出国,就吵着要去送行。我便带着他去火车站,“代表全家”送送父亲。那时父亲住在办公室,平常很少回家,这回出访也是从办公室出发。

  我们到了车站。听说父亲马上就到,前来送行的赵紫阳、习仲勋、胡启立、杨得志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从候车室走出来,站成一排。父亲刚下汽车,机敏的睽睽就一边喊着“爷爷!爷爷!”一边冲了过去。还没等众人跟父亲打招呼,睽睽已经用小胳膊紧紧搂住父亲的双腿。这个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大家一下子都愣了。只见父亲笑着弯下腰,双手搂住睽睽,和颜悦色地问:“噢,你来了,你来干什么呀?”睽睽扯着父亲的衣服回答:“我要亲亲爷爷!”这时,记者们的镜头一下子都对准了祖孙俩。只听见睽睽说:“你再低点儿,再低点儿嘛!我还是够不着!”父亲便把身子俯得更低,笑眯眯地说:“这下够着了吧?来,亲一个,再亲一个!”

  等睽睽扒着父亲的脖子在他脸上“乱啃”了一通后,父亲才直起身子,微笑着连忙走向送行的人们,和大家一一握手告别。或许,不是每个人都会认同父亲这个举动,尤其是当时还有那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场。我心里也十分不安,但父亲一向就是这样爱护并尊重每一个人,哪怕是不谙世事的孩子。

  睽睽是我们家第三代里最小最淘气的一个孩子,每当他做了什么让大家意想不到的事,我和我先生总是不由分说地当众批评他。但只要父亲在场,他总会为孩子开脱,说他是“精力过剩,能量太多没地方消耗”。父亲还告诉我们:“不要老是批评孩子,把他们的好奇心和创造性都压制住了。”难怪睽睽在他的作文里说,他的外公是世界上最慈爱的外公,是他的“保护神”。

  1986年上半年,父亲主持起草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文件,中央要在北戴河讨论决议草案。那时他已准备在中共十三大退休,故破例带着我们一家老小一同前往。路经承德,在避暑山庄停留的近两天时间里,他牵着孙儿孙女的手,边参观边给他们讲故事。看到父亲,游客们一下子都涌了过来,争着要和他握手、照相。他不让警卫阻挡,主动跟大家打招呼,问他们从哪儿来,都去过哪些地方……回到住地,父亲兴奋地说:“现在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了,开始自发地旅游了。今后国家要大力发展旅游业,满足大家的需求。”

    2、打招呼

  唯一的一次家庭会议  

  父亲当选为党的主席,对我们全家来说是一件压力挺大的事。记得那天,父亲开完会回到家,吃过晚饭,把在家的人都叫到小客厅,郑重地对我们说:“中央可能要求我担任非常重要的职务,我想先给你们打个招呼。今后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千万不要以为天恩祖德,千万不要忘乎所以!如果你们中有任何人出了问题,只能是自己负责。”

  印象中,这是我们家唯一一次家庭会议,也是父亲唯一一次如此严肃地跟我们谈话。当时屋子里鸦雀无声,空气仿佛一下子凝重了许多。我偷偷环顾四周,鼓起勇气开玩笑说:“得了,得了,我们知道!咱们家,肯定是在你官居高位时夹着尾巴做人,在你走麦城的时候跟着你倒霉。”听我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父亲也笑着说:“好嘛好嘛,知道就好!”接着,他又让秘书打电话,给老家的亲戚定下几条规矩:不许敲锣打鼓放鞭炮;不许家乡搞庆祝游行;不许进京找他办私事;不许打着他的旗号找人……

  即便如此,老家还是有人找来,向父亲要项目、要物资。父亲对此都一一婉拒,他指着满书柜的马列著作,认真地说:“要马列主义有,要特殊化没得。”

  那年,伯伯的二儿子中学毕业,县里的领导把他安排在县招待所工作。父亲得知此事后,让那位领导马上把人退回农村去,还特意让伯伯来一趟北京。

  伯伯不知父亲的用意,高高兴兴地拎着父亲爱吃的腊肉、活鳝鱼来了。没想到一见面,父亲就问:“哥哥,你搞些么子名堂?崽在农村待得好好的,你把他搞出去做么子?”伯伯辩解说:“没搞么子呀,是别个给我帮的忙。他好歹也是个中学生,人家的崽当得干部,我的崽为什么就当不得?”父亲说:“当干部可以,但要基层推荐选拔。”伯伯问:“他们要不推荐选拔怎么办?”父亲说:“那就当农民。”伯伯火了,说:“我走,再不进你家的屋!你当你的官,我当我的农民!”说罢,转身就去了北京的堂姐家。

  事后,伯伯也想通了:“他当领导的,不这样要求自家屋里人,又如何去讲别家咯?”

      3、“防震棚”

  父亲一直住到1984年 

  父亲从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私人馈赠,不管是外国元首赠送的高级汽车,还是国内单位或个人送的小纪念品。去江西共青城视察时,共青人送给他两个羽绒靠垫,他收下了,当场付了钱;出版社送来一套《辞海》,他一收下就付钱。父亲总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做人既不能因善小而不为,也不能因恶小而为之,这是原则问题。

  父亲地位的变化,并没给我们家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他的工资待遇还是当年任团中央书记的水平,一直拿到从总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

  1984年以前,我们家一直住在富强胡同6号,父亲住的还是那间1976年唐山地震时被震斜东墙的卧室。说是卧室,其实是过道里用箱子摞起隔出的一间穿堂房,还不到10平方米。地震后,父亲的床头就紧靠在往西倾斜的东墙下边。为防止哪一天那堵墙真的倒下来砸到人,我们在床的四周用四根木柱子搭起一个“防震棚”,父亲在防震棚里住了好几年,直到1984年搬家。

  记得父亲任中央秘书长那会儿,中央办公厅就希望我们家搬到中南海去住。父亲不肯,说要在富强胡同住下去。那时刚粉碎“四人帮”,社会上很乱。父亲每天上下班的路径,上访的人都知道。路上只要有人拦他的车,父亲就让司机立刻停下,直接面对面地与拦路的人交谈,警卫人员抱怨警卫工作没法做。

  后来,邓小平和陈云认为,父亲长期住在这个危房里不安全,两位领导人亲自出面劝说。父亲知道不搬不行了,就交代中央办公厅的同志:“一定要搬的话,搬的房子一不要好,二不要大,只要离中南海近,方便工作就行了。”后来找到的这个小院当时是中央警卫团的营、团职干部宿舍,大杂院里住着好几户人家,房子是多年没修的老房子。父亲觉得虽然院子小房子旧,但一边通着街道,一边连着中南海,既方便客人来访,又方便去中南海办公,就同意了。搬家前房管人员提出:房子年久破旧,需要大修。然而父亲谢绝了。他说:“就简单修修吧,不要大搞了。要大修,等以后老百姓都有了房子住再修。”结果,搬进去的第一天,二哥一进客厅就把地板踩了个洞。

  父亲任总书记期间,正是社会上“出国热”、“经商热”盛行之时。但是,我们兄妹四个都自觉做到一不干政、二不要官、三不经商、四不出国。大哥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埋头研究曹雪芹身世;二哥在清华大学搞科研;我在《中华内科》杂志伏案编辑医学刊物;三哥则远在南京,是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的一名普通教员。

  我常想,如果说父亲为政清廉,无愧于国家和人民,那我们兄妹为人处事严格自律,也算是无愧于我们的父亲了。

2009年10月12日 - 凯岭 - —(凯岭2009年10月12日摘录)

  评论这张
 
阅读(81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