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我的父辈—刘少奇主席  

2009-10-12 11:13:48|  分类: 领袖将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身为国家主席,对家里人要求非常严格,甚至——他写信给学校,不同意我党员转正

刘爱琴

我的父辈—刘少奇主席 - 凯岭 - —
  ■ 1949年,刘少奇访问苏联时同儿子刘允斌、女儿刘爱琴在一起

  刘少奇

  生平简介

  1898年-1969年,湖南宁乡人。1920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次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1年赴苏联学习。1922年夏回国。先后任江西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总主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副委员长、第二届全国总工会执委会常委等职。1927年5月起主持中共中央工人运动委员会。次年任中共中央驻顺直省委特派员、上海沪东区委书记、满洲省委书记等职。1931年起,任中共中央职工部部长、全国总工会组织部部长、全国总工会委员长、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参加了长征。其间任红八军团、红五军团党中央代表、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1936年春起任中共中央代表、北方局书记、中原局书记、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政委、新四军政委、华中局书记、中央军委华中分会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央组织委员会书记、中共中央代主席、中央政治局代主席、中共中央书记处代主席。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央工作委员会书记、华北局第一书记。在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会上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全国总工会名誉主席、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国防委员会主席等职。“文革”中受到迫害。1980年中共中央为其平反昭雪。

  是中共第五届、六届(扩大的六届四中全会补选)、七届、八届中央委员,第六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扩大的六届四中全会当选),临时中央政治局成员(1931年9月至1934年1月任职),第七届、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副主席,第六届(1943年3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任职)、七届中央书记处书记。

  作者简历

  刘爱琴,刘少奇同志女儿。1927年生于湖北武汉,当年交由一个工人家庭抚养。1938年到延安,次年赴苏联国际儿童院学习。1949年回国。1958年至1982年在内蒙古自治区政府计委工作。离休前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离休后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生导师。

  

      1928年,武汉的形势日趋恶化,我的父亲刘少奇和母亲何宝珍也要转移,只好把我寄养在汉口的一位工人家里。养父母迫于生活艰难,把我送给人家当童养媳。直到1938年,党组织用几百元大洋把我赎回来。所以,我一直记住父亲对我说的两句话:“你是人民用血汗赎回来的,等你长大了,也要为千千万万受苦人办事。”

  1  、父亲生活上对我要求特别严格

  1949年,我从苏联回到祖国。父亲和光美妈妈把我送到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一边教学生俄语,一边和同学们一起学习中文。父亲对我要求很严,每当星期天回家时,父亲都要关心地问我教学和学习的情况,还让光美妈妈给我一些书看。当时给我指定的必读书籍中,多数是毛主席的著作。父亲还要我做笔记,写出读书心得,他说:“你觉得写得好的,可以送给我看看。”

  在父亲的督促和关怀下,我比较认真地读了几本理论书籍,中文学习进步得也比较快。学校的老师都说我提高得很快,同时在其他方面的进步也很快。不久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了一名中共预备党员。

  我的学校在铁狮子胡同,乘有轨电车要绕天安门才能到中南海,路上用的时间比较长。有几次回家,我嫌费时费事,就给中南海汽车队打电话,请他们来接我一下。这件事被父亲知道了,很严厉地批评了我一顿。我有些不高兴地对父亲说:“电车站人太多了。”父亲听我说这样的话生气地说:“人家能够等,为什么你不可以等?你今后不能再要车了。”从此以后,我上学都是挤公共汽车去的。

  有一年冬天,光美妈妈给了我一斤毛线,我织了一件毛衣,可是没有毛裤。我又喜爱滑冰,很需要一条毛裤。于是我就悄悄地对父亲身边工作人员说:“给我买一身绒衣绒裤吧。”工作人员很快就买回来了,我穿上很高兴。父亲知道了这件事,就问我为什么要一身绒衣,不是有件毛衣了吗。他说:“你花的钱,不是我的,是人民的钱。你知道我并没有钱,连我花的钱都是人民的。现在人民还很穷。”我当时心里想不就是买一身绒衣吗,还值得发那么大的火。其实父亲批评得很对。因为那时正实行供给制,家中需要的东西都是国家按规定供给的。自己不应该随便买东西,花人民的钱。

  2  、父亲说我没有达到党员标准

  父亲知道我有许多毛病,就特别关心我。每逢星期六、星期天回家总是对我“挑三拣四”,甚至有时把我说哭了。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身上的毛病还很多,要接受思想改造。”1951年我党员预备期满,人民大学系党支部要讨论我的转正问题。我想预备党员转为正式党员,这是顺理成章的事,不会有什么问题。

  父亲知道党支部要讨论我的转正,给学校写了一封信,说我没有达到党员标准,不同意转正,还说不管什么人入党,都要坚持党员标准,应严格要求。党支部大会上当我听到取消我的预备党员资格时,我的头“嗡”的一声,这是我明白世界上的事情以来,心灵上第一次受到这么大的震动。党支部把我父亲的意见转告了我,我那时的思想乱极了,心想:对我太严格了,为什么要这样要求我……经过这一次思想上的巨大震动后,我认真地思索了一些问题,检查了自己的毛病,似乎也成熟了一些,各方面都有长进。父亲看到女儿的这些进步也感到欣慰,有时也给我些鼓励。

  3 、父亲支持我下放到内蒙古锻炼

  1958年,我在国家计委机关工作。根据党中央和国务院的统一要求,国家计委进行了精简机构下放干部的动员。我回家把这个情况告诉父亲。父亲说:“边疆生活比较苦,那里缺干部,需要人。所以我们要把那些思想好、身体好、有工作能力的同志派下去,把边疆建设好。”父亲问我:“你看你能不能下去?”当时我没有在父亲面前立刻表态。

  回到机关以后,看到许多同志纷纷报名,我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坐不住了,也报了名。我把报名的情况告诉了父亲。他亲切地对我说:“你下去,我支持。你嘛,就应该下去锻炼锻炼。”

  领导经过研究,同意了我的要求。那年7月我下放到了内蒙古,分配在内蒙古自治区计委工业处。单位给了我两间土坯房,一日三餐全家都在机关集体大食堂吃。

  1960年7月,我参加了一个调查组,到基层搞经济调查。我们穿过被称为“内蒙古粮仓”的河套平原,来到巴彦高勒。这个本来生产大米的地区,因为盐碱化的程度越来越厉害,庄稼长得特别差。从巴彦高勒到乌达(现在的乌海市),那里煤的蕴藏量非常丰富。但是那里的生产设备简单落后,劳动条件十分差,工人生活也苦。一个多月的调查结束了,我觉得有许多问题要问父亲。恰好,调查结束后组织上给了我们短期休假,我迫不及待地回到北京。

  父亲问起内蒙古的情况。我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这次河套之行的所见所闻和感受到的一切,把心里话全部掏出来了。父亲耐心听完了我的话,似乎没有想到我还能讲出这样的话,他抿着嘴,点点头,说:“你呀,就应该多到下面去看看,了解人民群众的生活啊!”

  我在内蒙古的土坯房里住了二十多年,和大家一样在机关大食堂里吃玉米面、高粱米、窝窝头、土豆烩大白菜。

  4、 当了国家主席后,父亲开了个家庭会议

  1959年4月,父亲被选为国家主席。湖南老家的一些亲戚知道后,认为父亲当了国家主席,大权在握,就纷纷写信或者直接来到北京找父亲要求解决工作问题、生活困难问题等等。不给办或办得不周到,他们就发脾气,讲牢骚话,甚至骂娘。这无疑给父亲的工作带来许多麻烦,影响和分散了他的精力。

  那年国庆节,父亲把来京找他的亲戚,过去在父亲身边工作过的同志,来看望或要求帮助解决困难的人和我们家里的人都约到会议室,开了一个特别的家庭会议。当时我在内蒙古没能参加这个家庭会议,是弟弟妹妹和父亲身边工作人员后来讲给我听的——

  父亲进屋后,举手向大家打了招呼,然后习惯地点上一支烟就开始讲了:“今天趁这个机会开个会,在座的有我的亲戚,有过去在我这里工作过的同志,还有我的家人,我看就叫家庭会议吧。有人认为我当了国家主席,做了大官,权力很大,就想沾点光,要点方便。但我却不这么认为。”

  “有人给我写信说,不愿意在农村当农民,想进城当工人;有人当面向我提出给他安排个合适的工作;有人想来北京上大学;还有人提出要把他的老人送到中南海来让我养起来。这些要求在你们看来很简单,似乎只要我说一句话,开个条子就解决了。但我偏偏不能说这个话,不能开这个条子。所以许多人不高兴、不满意、发牢骚,甚至有人还背地里骂我,说我不近人情……”

  “说实话,我要是硬着头皮给你们办这些事,也不是办不成。可是不行呀!我是国家主席不假,但我首先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应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个人小家庭服务。”

  父亲深入浅出、苦口婆心的讲话,打动了每个人的心。大家纷纷发言表态,有的说为自己的事给少奇同志添了麻烦,感到非常惭愧;有的说少奇同志是个严于律己、不徇私情的模范,我们应该向他学习;有的说我们只有做好本职工作,才配做少奇同志的亲戚,我们一定要为他争气。

  我父亲就是这样严格地要求亲戚和在他身边工作过的同志。对我们那是更加严格了。

我的父辈—刘少奇主席 - 凯岭 - —(凯岭2009年10月12日摘录)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