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我的父辈—徐海东大将  

2009-10-13 10:01:27|  分类: 领袖将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不以首长自居,房东家办喜事,他十分尊重当地风俗——“让我儿子给新娘捧花烛,是好事”

徐文惠

我的父辈—徐海东大将 - 凯岭 - —
  ■ 徐海东与女儿徐文惠在一起

  我的父亲徐海东出身贫寒,当过11年窑工。他身经百战,功勋卓著,毛泽东主席曾高度赞扬他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是“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

  “时时、处处为群众着想”——这正是父亲那一代人在战争年代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原因。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要繁荣兴旺,共产党员和各级干部就应该继承“时时、处处为群众着想”的优良传统,真心实意地为群众服务。

  徐海东

  生平简介

  1900年—1970年。湖北黄陂(今属大悟)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次年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任黄陂县河口区农民自卫队队长,参加黄麻起义,先后任中共黄陂县夏区区委书记、黄陂县赤卫队大队长、鄂东暴动委员会西南总指挥、红军团长、师长、军长等职。红四方面军主力离开鄂豫皖根据地后,他重建红二十五军,并率部长征。1935年9月到达陕北,与刘志丹等领导的红二十六、二十七军会师,合编为红十五军团,任军团长。抗日战争爆发后,历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旅长、中共中央中原局委员、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四支队司令员等职。抗战胜利后任中共中央华中局委员。

  全国解放后,任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国防委员会委员。是中共第八、九届中央委员。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

  作者简历

  徐文惠,徐海东同志之女。1939年5月出生于延安。1958年考入北京航空学院,1960年转入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学习,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5年以“三好学员”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军区总医院工作。

  近年来,她热心参与红色记忆与革命传统的传播和弘扬,被评为2008年度中国十大红色旅游人物。

   1 、当年乡亲至今记得我和哥哥的小名

  我多年从事医务工作。直到十几年前,我才有了比较充裕的时间,开始沿着父亲战斗过的十九个省市寻访他的足迹。

  我从湖北省大悟县新城徐家老窑到大别山鄂豫陕皖根据地,再沿着红二十五军的长征路线,从河南何家冲到陕北永坪镇。我还去过父亲率部痛击日本侵略军的山西平型关、町店,河北平山洪子店,安徽定远周家岗……所到之处,都受到当地群众的热情接待,老房东们甚至还记得我和哥哥的小名——小松子、小林子。宁夏东部、南部的回族父老乡亲,还保留着父亲送给他们的礼物,精心维护着父亲住过的窑洞和房屋。

  天南地北的老百姓为什么会把我父亲以及他的战友们视作亲人?深入走访之后,我找到了答案,那就是父亲常说的——“要时时、处处为群众着想”。父亲和他的战友们在为人民打天下的同时,总是尽可能地为群众做好事、做实事,不损害群众一丝一毫的利益。

  1935年,父亲率领红二十五军长征路过宁夏的回族聚居区时,不仅三令五申必须尊重回族人民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还要求部队帮助回族人民干庄稼活、打扫卫生。回族群众传颂说:从没见过这么好的军队。他们推想:红军既然叫红军,必然喜欢红颜色,特地把羊一只只染红了送给部队,慰劳红军。

  抗日战争中期,我父亲在安徽定远指挥反击日军的周家岗战斗之后,大口吐血病倒,被送到皇甫山脚下的窝子里村养病。警卫部队在当地开荒时,他要求必须先征得群众同意,一定要开真正的荒地,千万不能占用群众的耕地。

  后来,父亲发现窝子里村几天不下雨就旱,下几天雨就涝,便想建一座水坝。他让战士们抬着他在村外到处转,勘察选定了坝址。这座长160米、高3米的水坝由警卫部队建成后,雨多可蓄水,天旱可灌溉,被当地群众命名为“海东坝”,至今还在发挥作用。

  2 、 老乡们齐口称赞共产党真是一家人

  抗战后期,父亲在津浦铁路(今京沪铁路)以东的芦店子养病时,正赶上房东王大伯的儿子要娶媳妇办喜事。当地有个风俗,新娘子入洞房以前,要由两个属牛的“金童玉女”捧花烛引路。我哥哥徐文伯正好属牛,房东老两口便希望我哥哥去当“金童”捧花烛。他们向警卫部队提出了这个要求,部队领导认为捧花烛的风俗有迷信色彩,让首长的儿子去捧花烛影响不好,就没有答应。事情不知怎么传到了父亲的耳中,他笑着说:“我看这不但不是什么坏事,还是和群众打成一片的好事。我们都是人民的儿子,我的儿子有什么特别?和群众的孩子没有任何区别嘛。我同意他给房东的儿子儿媳捧花烛,但注意一条:不要磕头,鞠躬就行了。”

  父亲的决定告知了房东老两口,他们全家人都十分高兴。到了办喜事那天,哥哥果真去当“金童”捧了花烛,在全村乡亲的簇拥下,他和一位挑选出来的“玉女”共同把新娘子送进了洞房,给喜事增加了喜庆色彩。

  这件事迅速地在十里八乡传开了,老乡们都说:新四军大官的儿子肯给我们老百姓捧花烛,共产党和我们真是一家人。

  3  上过夜校村民庆幸没变成“睁眼瞎”

  解放战争初期,父亲来到山东莱阳县石河头乡思格庄养病。警卫部队为了让父亲静养,劝说庄里的群众不要在父亲的住室外大声说笑,赶牲口时不要吆喝牲口甩响鞭;他们还到附近的铁匠铺去打招呼,请他们尽量减少打锤声。

  父亲得知此事后很不高兴,他找来有关领导说:“决不能因为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就限制群众的生活和生产。我们闹革命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人民群众得到幸福和自由吗?希望大家不要光顾我的病,今后办事要处处为群众着想。”部队的领导立即向乡亲们道了歉,父亲才有了笑容。

  父亲在思格庄住了一阵后,发现庄里大多数人不识字,有的连钱都不会数。父亲便把区委联络员请来商量,在庄里办个农民夜校。在父亲的倡导下,农民夜校开课了,共有51名村民参加了学习。2001年我去思格庄时,一位当年参加过夜校学习的村干部说:“是你爸看得远,我才识了字,没当睁眼瞎呀。”朱玉亭、于学江等老人告诉我:解放后有了化肥,别的庄不会用,思格庄的农民一看说明书就知道怎么用了。那年,思格庄的粮食产量增加了两倍多,被县里评为生产模范村。

  4 、“徐老虎”以真诚和直率让斯诺折服

  父亲与斯诺的相逢是个巧合。一天早上,斯诺到彭德怀的司令部去,正好赶上几个红军领导在开会。散会后,彭德怀邀请斯诺一起吃西瓜。就在这时,来了一位年轻将领。

  彭德怀看斯诺盯着来人,便对斯诺开玩笑说:“他可是著名的赤匪,你认出来了么?”那人脸涨得通红,嘴里露出缺了两个门牙的大窟窿。斯诺仔细打量这个人,突然,他显得十分激动:“啊!莫非他就是大名鼎鼎的……”

  “他就是你一直想见的人,”彭德怀补充说,“你可以采访他和他的部队。他就是徐海东。”

  父亲那时是头一次与外国人打交道,一时竟腼腆起来。他走到彭德怀身边,小声地问:“你把这个外国人介绍给我,我拿他怎么办啊?”彭德怀哈哈地笑了:“你这个大名鼎鼎的‘徐老虎’,连飞机、大炮都不怕,还怕个外国记者?!”他知道我父亲性格直爽,说话不会拐弯抹角,就爽快地说:“斯诺是我们的好朋友,对我们是友好的,对他,什么实话都可以说。”

  过了几天,父亲专门指派了十几个骑兵,把斯诺接到红十五军团的军团部。接连三四个晚上,斯诺缠着父亲问这问那,就连他的两颗门牙是怎样掉的都要刨个仔细。斯诺终于得知:有一天,父亲骑马时,马蹄碰到了一个战士,父亲拉紧缰绳,想要看看战士有没有受伤,结果马受了惊,把他撞到了树上,待他苏醒过来,才发现门牙已经嵌在那棵树上了。

  斯诺归国后,在他的旷世名著《西行漫记》中,对父亲有这样的描写:“他的直率的毫不掩饰的回答,是完全可信的。”“每天早上4点他就起床,他精力充沛和对工作仔细认真的作风,使他的部队勇健、整洁、守纪律。”“徐海东自豪的热情虽然有点幼稚和天真,但是极其真诚,他的部下对他的拥戴的秘密也许就在这里。”

  5  病休时听读两遍《红楼梦》深受启发

  

  父亲被毛泽东誉为“最好的共产党员”。刚进城的时候,凡有老部下来看望,父亲总要问:犯政治错误没有?经济上贪污没有?同老婆离婚没有?并叮嘱他们不要忘本,不要被糖衣炮弹打中。此事流传开来后,凡想来看他的同志,都得事先想好如何回答他的“三问”。

  父亲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对自己的学习也抓得非常紧。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期间,毛主席同一些将领谈心,他风趣地说:“中国有三部有名的小说,《三国》、《水浒》和《红楼梦》,谁不看完这三部小说,不算中国人。”紧接着问:“海东同志,你看过这三部小说没有?”父亲只读过三年半书,参加革命前做窑工时看过《三国》和《水浒》,他回答:“《三国》和《水浒》我看过,这《红楼梦》不知是什么意思,没听说过。”毛主席哈哈大笑,说:“海东同志,你只能算半个中国人。”

  父亲在淮南病休时,想起那次谈话,决心要了解《红楼梦》这部小说。他病重不能自己看,就请秘书同志一段一段地读。他聚精会神地听,不懂就问,一边听小说,一边学文化。到抗日战争胜利时,他已经听了两遍《红楼梦》。这时,父亲深有感触地说:“我明白了主席为什么要我读这本书。《红楼梦》这本书写得确实好,特别对封建社会揭露得很深刻,人物刻画得活龙活现,使我知道了中国封建社会是个什么情况,也让我提高了文化水平。”

我的父辈—徐海东大将 - 凯岭 - —(凯岭2009年10月13日摘录)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