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我的父辈—张云逸大将  

2009-10-13 09:46:38|  分类: 领袖将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战时,父亲以股份制办烟厂,产品不仅供应延安,还卖到敌占区——飞马牌香烟就是当年创立的品牌

张光东

我的父辈—张云逸大将 - 凯岭 - —
张云逸与儿子张光东合影

  父亲生前一直要求自己,生活要过得和老百姓一样,工作时要起模范带头作用。毛主席曾经称赞他“老成持重,威望颇高”。

  父亲语重心长地跟我讲:“你一定要继承革命传统,你不要来挖我们的祖坟。建设一个国家,就像盖幢大楼,大家都要加砖添瓦,最后当你看见大楼建成时,你也一定会觉得很高兴。”

  张云逸

  生平简介

  1892年—1974年。海南文昌人。曾加入同盟会和中国国民党,参加过辛亥革命、护国战争、北伐战争,任国民革命军师参谋处长、师参谋长。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南昌起义。参与领导百色起义,创建工农红军第七军,任军长,建立了右江革命根据地。历任中革军委副参谋长、红一方面军副参谋长、粤赣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红军总司令部副总参谋长兼作战部部长等职。长征中任中央纵队先遣队司令员、中革军委委员等职。

  抗日战争时期,任新四军参谋长、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指挥、新四军副军长等职。抗战胜利后,历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华东军区副司令员、华南军区副司令员等职。解放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央华南分局第二书记兼广西省委书记、省政府主席兼军区司令员、中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央监察委员会副书记。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是中共七、八、九、十届中央委员,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

  作者简历

  张光东,张云逸大将之子。1946年出生于山东临沂。1965年考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毕业后在总参某部先后任技术员、科长、处长、部办公室主任等职。退休前任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副院长,少将军衔。

  1、平平凡凡

  像老百姓一样生活

  我出生于1946年,那会儿父亲50多岁了,算是老来得子,所以父母对我特别宝贝。那年,我父亲正好在山东指挥作战,很难抽空照顾我,我跟着母亲,是吃山羊奶长大的。三年解放战争,正好是特别艰苦的时段,父母都在部队,他们也只有周末才能相聚,平时各忙各的。

  父亲非常疼爱我,但不是溺爱,无论做什么他都要求我像一个普通老百姓一样。我和普通孩子一样去上学,读的就是我家附近的普通小学。当时,学校要我们填家长的名字,我一向填我妈妈的名字。我不明白,就问父亲,人家都填爸爸的名字,我为什么要填妈妈的呢?父亲要我说:“我爸爸经常出去,不在家。”后来进北京男四中,我都是实打实考进去的,两门满分200分,我考了198分,没有搞任何的特殊化。但当时干部子弟都分到俄文班,我却搞了“特殊”,分到英文班,为的还是要让我和普通同学打成一片。

  父亲对老百姓的感情是很真挚的,没有一点作假的成分。他总是对警卫人员说,凡是来找他的人都要接待。一次,有人来找父亲,警卫员隔着门问他有什么事,我父亲看到了,就马上对警卫员说:“你以后不要隔着门说话,隔着门不礼貌。你请他进来,坐着说。”

  解放后,父亲到山东农村调查研究,一行人来到老乡家,和大家聊天。老乡们看到首长来视察,就赶忙倒水招待。父亲身后的警卫参谋便把随身带的杯子拿出来放在桌上。父亲立刻板着脸说:“拿走!”然后,他自己跟老乡捧起大瓷碗一起喝。出门后,父亲跟警卫参谋说:“你到老乡家,人家请你坐下,倒了水给你喝,你还拿自己的杯子来,这样不就是嫌弃人家不卫生?以前我们打仗的时候,进了老乡家,不要说给你水喝,请你进去坐坐已经很好了。现在人家倒水给你喝,你还嫌这嫌那的。”

  我现在去山东,去父亲以前到过的地方,还有老乡记得他,说我父亲个头不高,但军装穿得整整齐齐,警卫离得远远的,交流起来方便。老一代和人民的鱼水关系是战争年代形成的,感情是真挚而深厚的,所以他们很容易谈得来。他们确实是真心实意愿意跟群众接触。

  2、不恋仕途

  坚定信念支持一生

  父亲的一生,几乎是跟中国近代革命同步的。他出身贫农,在海南文昌县接受过初级教育,因为上学成绩比较好,所以后来被同乡带到了广东。父亲说,他到广州考的军校叫黄埔陆军小学,是培养陆军初级干部的。也是在那个时候,父亲经人介绍参加了同盟会,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广州起义,正式投身民主革命。辛亥革命时父亲参加粤军,在大元帅府就职,一直做到旅长,还当过一年的揭阳县县太爷。北伐战争时,他参加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是那时的铁军,父亲任第25师参谋长。就在那时,父亲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和周士第是老乡战友。

  父亲为什么要入党,我别的记不太清楚,他说过的一句话印象特别深刻。他对我说:“你不知道当时的社会多黑暗!”

  当时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是北伐革命军的主力部队之一,父亲在国民党部队的军衔已经是少将了,仕途一片光明。他可以找出一百多个理由不参加革命,但他放弃一切参加革命,理由只有一条:为了改变中国,改变中国的社会。他不是被生活逼迫,而是完全为了信仰——“改变中国”这个信仰支持了他一生!

  由于立三“左”倾路线的影响,红七军被迫离开了右江根据地,历经千辛万苦到达中央苏区,后来这支部队被编入红三军团。抗战时期父亲在新四军,解放战争时期在华东地区,是战火铸造了他钢铁般的信念,不论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都没有动摇过。

  在中央红军长征前夕,父亲和刘伯承组建了红军总参谋部,指挥部队参加了几次反“围剿”后,总参谋部被撤销了,刘帅去了三军团,父亲也被调离到粤赣打游击。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他们总共只剩下一二百人坚持打游击。当时父亲说:“就算脱离了中央红军,我们这些人也要坚持下去。”

  3、大局为重

  默默做好本职工作

  我父亲主持新四军的那段时期,后来被评价为“新四军发展最快,执行党中央决定最好的一段时期”。当时父亲很注意听一线的意见,坚持战略方向。新四军江北一次反摩擦的作战,打得很漂亮,巩固了淮南的根据地,半塔创造了反摩擦战役的模式,陈毅同志对此有过高度评价:“在华中,先有半塔,后有郭村”,“有了半塔,就有了黄桥”。当时江北指挥部就是父亲指挥的。

  后来半塔要建纪念碑,安徽省写信请父亲写个碑文,父亲就让秘书把信给刘少奇送去。刘少奇看了后说,这场战役是你的首长指挥的,要他来写。父亲就写了几百字,首先提到了是在刘少奇为书记的中原局领导下参加战斗,只在最后写了一句自己是一名参与者。

  中共七大期间,陈毅去了延安,父亲代理新四军军长。在代军长时期,他都是以副军长的名义下命令,从来没有用过代军长的名义,他认为,一切要以工作为重。

  解放战争时期,汪东兴带了一个排阻击了国民党一个旅的兵力,打了一天一夜。后来,毛主席问他这些是在哪学的,他说,游击战术是在红军大学学的,是张云逸讲的。主席说,那个时候我正在“下放”,上面强调的是正规战,竟然还有人在讲我的游击战术呀!可见,父亲是很有原则的人,有自己的思考,不会人云亦云。

  4、眼光超前

  “四爷”试水股份公司

  父亲考虑问题不仅很细致,而且很深入。现在来看,他当初的一些想法是相当超前的。

  比如说,飞马牌香烟就是当年父亲创建的。在抗日战争最为艰苦的时候,父亲看见战士们没有烟抽,就想到建自己的烟厂,用现在的话来说,搞的还是股份制经营。父亲先是找了一家濒于破产的烟厂,派人把它盘活,又专门从上海找来专家,派人跟着学,再另外建立了一个烟厂,然后扩展生产,最后把两个厂合并,完全把它变成一个股份公司。当时烟厂生产的烟不仅可以供应延安市场,还卖到敌占区。人们给这种烟起了一个暗语,说是“四爷的烟”。“四爷”就是指新四军。

  那时候,父亲就有了品牌意识。当时已经有些老牌子的烟,父亲不同意用其他牌子,而是要求另外再做品牌,飞马牌就是这样诞生的。后来这个烟厂搬到山东、又来到上海,到现在也有六十多年了。

  父亲不光有创造飞马牌的前瞻眼光,还专门组织军工生产造炮的无缝钢管,为延安提供了不少支援。父亲领导下的新四军吸收了不少知识分子,当时,军队中的医务卫生人员就有近万人。因此,新四军的建设在当时是比较全面的。

  淮海战役如今已作为经典战役被列入美国西点军校教案,美国人到今天还在分析:共产党60万部队为什么能打败国民党军的80万人?事实上,那时共产党广泛发动群众,为野战军建立了统一的后勤补给。这样算起来,整个“支前”大军达到260多万人,而国民党军只有20万左右的后勤兵。我们如果没有这批“支前”大军,怎么可能打胜仗呢?

  解放后,中央决定由父亲主政广西。起初,广西的地图上一寸海岸线也没有,父亲就跟叶帅商量,要了一块海岸线,位置就是现在的北部湾。南宁机场选址时,父亲不仅参与了讨论,还解决了很多具体的问题。现在看来,这个机场的选点很恰当,离南宁城距离刚刚好。解放初期,广西没有工业,父亲就请华东局帮助,从上海的几家工厂引进了设备和技术人员,为广西打下最初的工业基础。

  由于父亲工作太忙了,所以,我小时候对他的印象不是很深。等到我长大进了哈军工,就离开了家,我和父亲之间的联系主要是通过写信。一直到1973年我才回到父母身边,而父亲第二年就去世了。回想起来,我甚至没有好好和父亲谈过心,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

我的父辈—张云逸大将 - 凯岭 - —(凯岭2009年10月13日摘录)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