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我的父辈—陈云副主席  

2009-10-15 10:45:34|  分类: 领袖将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2年,我大学毕业被分到人事部,当时教师社会地位低,待遇差——父亲却举双手赞成我重返中学讲台

陈伟华

我的父辈—陈云副主席 - 凯岭 - —
■ 1984年春节,陈云在给孙辈们发“压岁钱 ”

  1995年4月10日,爸爸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身边的工作人员替他整理财产:他临终前的月工资是1336元,各项补贴约250元,每月上缴所得税31.05元;按照国家规定,他从当年5月份起就不发工资和补贴了,家属可领到10个月工资的抚恤金,再加上不到2万元的稿费,这就是爸爸一辈子的全部积余……

  至今想起爸爸,他对物质的需求总是那么低,常常教育我们要艰苦朴素,不许搞特殊化,唯有“学习”这件事他提倡“多多益善”。脑海中留存的与爸爸在一起的画面,最深的印象也都是谈艰苦朴素,谈学习。

  陈云生平简介

  1905年-1995年。上海青浦人。192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中共青浦县委书记、中共江苏省委军委委员、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省委书记、中共特科书记等职。1933年1月赴中央革命根据地,历任中共中央白区工作部部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届中央执委会委员、红五军团中央代表、军委纵队政委。

  1935年6月到上海恢复和开展党的秘密工作,9月赴苏联莫斯科参加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工作。1937年4月回国,任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

  抗日战争爆发后,历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组部部长、西北局委员、西北财经办事处副主任兼政治部主任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中共北满分局书记兼北满军区政委,东北局常委、副书记,东北民主联军副政委、南满分局书记、辽东军区政委,东北军区副政委、东北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等职。解放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政务院副总理兼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重工业部部长、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纪委第一书记、中顾委主任等职。

  中共六届中央候补委员(六届三中全会补选)、委员(六届四中全会补选),七届、八届、九届、十届、十一届、十二届中央委员,临时中央政治局成员(1931年9月至1934年1月任职),第六届(六届五中全会当选)、七届、八届、十一届(十一届三中全会增选)、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1932年3月至1934年1月任职),六届(六届五中全会当选)、八届、十一届(十一届三中全会增选)、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八届、十一届(十一届三中全会增选)中央委员会副主席。

  作者简历

  陈伟华,陈云同志之女。1947年出生,中共党员,中学高级教师。1966年于北京师大女附中高中毕业,1968年被分配到北京怀柔县辛营公社,先后在三渡河中学、辛营中学任教师。1978年3月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大学毕业后,曾在国家人事部工作,后到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任历史教师,曾任北京市第九届、第十届政协委员。

  

       1、不搞特殊

  支持女儿当山区老师

  从记事起,就知道爸爸给家人定下了“三不准”:不准搭乘他的车、不准接触他看的文件、不准随便进出他的办公室。他特别交代,孩子上下学不许搞接送,要让我们从小就像一般人家的子女一样学习和生活。

  “文革”中,我被分配到北京郊区怀柔县当了一名乡村教师。怀柔有靠近县城的地方,有山区、半山区、深山区,爸爸说:“你要做好到最艰苦地方去的思想准备。”后来,我被分配到长城脚下的辛营公社。爸爸一再叮嘱我,要和乡亲们、同事们打成一片,不能搞特殊化。

  一段时间后,我回来跟父亲说,那个地方很冷,很多同事都有狗皮褥子,我也想让家里给买一个。父亲当时就问我:“是不是真的很需要?是不是大家都有?”结果到最后也没给我买,等我回城上大学后,他还打趣:“看,没有狗皮褥子也挺过来了吧!”

  在公社教书的日子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人,人生地不熟的,常常会想家。有一次不是周末,我也没向学校请假,走了几十里山路冒雨赶回家。没想到,爸爸得知我没请假后,非但没有显出高兴的样子,还严厉地批评了我,让我立即回去。他说:“孩子们的功课缺不得,你应该在那儿安心教好书、育好人,在农村干出好成绩。”听了父亲的话,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回了山区学校。

  2、掰着手指

  细算农民“手纸账”

  由于公社离市区较远,我只能两个星期回一次家。每次回家,爸爸都把我叫到身边,仔细询问我在那里的工作和生活情况。看得出,爸爸对农村、对农民有着很深的感情。印象最深的一次对话,是我跟爸爸提起:“乡下条件很差,老乡也不讲卫生,连手纸都不用。”爸爸听了以后,很认真地掰着手指头给我算细账:一卷手纸要多少钱,农民一个月需要花多少钱买这些手纸……他告诉我,农民还很穷,北京郊区农村的生活条件算比较好的,但和城市居民相比各方面还有很大差距。当爸爸知道我每次回到城里都要东奔西跑,为乡亲们代买东西时,高兴地和家里人说:“南南(我的小名)真成了一个怀柔人了!”

  爸爸常说,民以食为天,食以粮为主,我们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首先要解决老百姓吃的问题。大白菜是北方老百姓冬天的当家菜,这东西卖得贵了百姓买不起、吃不上,这哪儿行?直到后来病重期间,他还关心着北方的大白菜。

  3、三次修房

  皆因父亲不同意

  北京西城区北长街58号那处老房子,爸爸从1949年进京,在这里住了整整30年。

  由于房屋年久失修经常漏雨,当时机关行政部门提出要大修,爸爸不同意,说:“房子大修要花许多钱,只要不漏雨就行了。”后来,后勤部门考虑到房内涂料脱落,走道和楼梯上的地毯已经磨光,又提出要大修,爸爸仍然不同意,觉得不影响办公,没必要修,结果又没修成。1976年7月唐山发生大地震时,爸爸的办公室南墙被震出一米多长的宽裂缝。后勤部门请技术人员检查后发现,整个楼房结构都存在安全隐患,于是提出把老楼拆掉,再在原址上建一幢新楼,爸爸还是不同意。他说,虽然是老房子,也比老百姓住的房子好,这样好的房子都拆掉建新房,会脱离群众,影响不好。

  在爸爸的坚持下,连续三次修房未果。但房子毕竟太旧了,地震后又成了危房,已不适合居住,经过再三动员,爸爸才同意搬到中南海居住,但明确提出:房子就按原样住,不要再花钱重新装修。直到他去世,房子旧貌如昔。

  4重回讲台

  令父亲非常高兴

  如今每逢过年过节,我都会收到学生寄来的贺卡或是打来的问候电话。即便退休了,还有不少学生来看我,把我当成朋友,有的学生结婚时还请我当证婚人。每到这时,我都会想起,当年我选择放弃国家机关干部的岗位,重新站回讲台前,爸爸“举双手赞成”。

  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人事部,后来又被调到广电部搞整党工作。当时,教师社会地位还比较低、待遇也比较差,整个教育系统都非常缺教师。爸爸了解这些情况后,专门向有关部门提出,要提高中小学教师待遇,切实解决他们的住房等实际困难,“使教师成为最受人尊重、最令人羡慕的职业之一”。

  为给大家起个带头作用,爸爸跟他的秘书说“伟华是师范毕业的,应该回到教育战线去”,爸爸的这个想法也通过秘书透露给我。当时恰巧我也面临着内心的抉择:究竟是继续留在国家机关当干部,还是重新回到曾经熟悉的讲台,再续那份师生情谊?考虑再三,我终于决定完成这一“角色转换”。回家把这一选择告诉爸爸时,他高兴地连说:“太好了,太好了,我举双手赞成!”

  回到我的母校——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工作一段时间后,爸爸把我叫到身边,详细地问我学校的情况怎么样,工作干得好不好。还一再鼓励我“一定要好好工作,当一名好教师”。

  5、两个核桃

  成了父亲健身球

  爸爸70多岁的时候,医生建议他多活动活动关节。当时我还在辛营公社工作,那里盛产核桃,每年放假我都会带些回家。爸爸就想到,能不能找两个核桃来活动手部关节?我回去跟老乡一说,他们就从核桃里一挑再挑,选出两个特别匀的、个头大的送给爸爸。

  从那以后,这两个核桃就放在爸爸的沙发旁边。听评弹的时候、思考问题的时候,还有秘书给他读文件、读报纸的时候,他手里都转动着核桃,最后都磨得发亮了。爸爸也越来越喜欢它们,常常对家人讲:“这就是我的健身球。”

  党的十四大以后,爸爸过着退休的安静生活。在这段日子里,评弹和书法成了他最好的“伙伴”。爸爸的老家是上海青浦,从小就和评弹结下不解之缘。由于闹革命、工作忙,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机会听,1959年他养病期间又重听起来。工作劳累了,听听评弹,能使他得到放松和休息;身体不适了,听听评弹能使他忘记病痛。后来,爸爸病重住院时,那台老式录音机一直放在床边。每当我去医院看他,听到病房里传出一声声婉转轻舒的琵琶声,就知道他此刻是安详的、舒服的。

  爸爸非常喜欢写毛笔字。他曾告诉妈妈,上小学时,每天早晨先练大字,然后再去上学。后来到了商务印书馆发行所当学徒,也是每天早晨先写一阵毛笔字,然后再到店里。到了老年,写毛笔字则成为他娱乐和锻炼身体的一种方式。

  我珍藏着爸爸写给我的每一张条幅。时至今日,每当展开那潇洒飘逸中透着刚劲的墨迹时,就仿佛清晰地看到他站在桌前悬腕挥毫的专注神情。

我的父辈—陈云副主席 - 凯岭 - —(凯岭2009年10月15日摘录)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