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熬粥与打铁  

2009-10-27 10:46:16|  分类: 故乡江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不知怎么喜欢喝粥了。

 平时没时间煮,休息天在家总要煮上一小锅,喝个痛快。但是,有个感觉,现在的粥总没有儿时在老家吃到的粥好喝。

 老家在邻近上海的江苏省太仓县,这里是著名的江南鱼米之乡。太仓,太仓,皇帝的粮仓。太仓的米是贡米,香、糯、软,非常好吃。

 当年,老家用的是柴灶。烧粥时先把米和水倒进铁锅里,用稻草、豆萁、棉花杆等柴料烧开后,将锅盖移开一道缝,再煮片刻后熄火,盖上锅盖,让灶膛里的余热把锅里的粥闷上。过了十来分钟,再往灶膛里添上几把柴,把锅重新烧开,眼见得水气冒出来了就歇手。不一会,待掀开锅盖时,粥的香味便在整个灶间里弥漫开来。

 柴灶上烧出的粥,米粒开而不化,匀称软糯,有一股特别的清香。那时农村人家生活比较贫困,但因为能喝上这样的粥,日子里便少了几份苦涩,添上了些许的滋润。

 后来,老家用上了液化气,粥就放在钢精锅里煮,口感比柴灶上烧出来的明显差了许多。现在,家里用上了煮粥煲,可以定时的,使用起来自然方便了许多,但煮出来的粥粘粘糊糊的,风味越加打了折扣。

 为此,我常常生出叹息,也因此平添了一种“柴灶情结”。

 前不久,去江苏常熟市办事,顺便去“阳澄湖”畔看望亲戚。到了小姨家,发现她家里居然还有柴灶。我喜出望外,当时就请小姨烧了一锅粥,边吃边叫好:“这柴灶上烧出来的粥就是香。”小姨笑了:“谁说不是呢?常言道,好粥是熬出来的,好铁是打出来的嘛!”

 我一愣,想起了儿时小镇上的铁匠铺。

 ……。

小时候,父母工作忙。每逢学校放假,舅公会来上海将我们几个孩子接回乡下玩。

 江南人有喝早茶的习惯,每天凌晨到中午,江南小镇上最热闹的地方是茶馆。

 天蒙蒙亮,舅公就拍拍我的屁股把我叫醒,领着我去故乡小镇上的茶馆喝茶、聊天、吃早点。舅公坐得住,而被舅公形容的“猴子屁股”的我坐不住。喝了几口茶,抓起大饼油条我就到处乱窜。

 小镇上有一家铁匠铺,“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和四处飞溅的火星吸引了我。我在旁边可以看上几个小时,直到舅公喝完茶、聊完天、吃了早点后,来催我回去。

 舅公告诉我,这家铁匠铺做出的家什在十里八乡有口皆碑,主人姓何。说来奇怪,同样一把烧柴用的火钳,何铁匠打出来的就是活络结实。有人向何铁匠讨教其中的诀窍,何铁匠擦了把黑红的脸膛,想了想,说:“诀窍倒也谈不上,只是我家的铺子,还是从我爷爷手里就开出来的。我爹也做了一辈子铁匠,我又打了几十年的铁家伙,经年累月的,我看的火候,手里使的力,能不自如吗?人说巧工匠做不出笨家伙,许是这个道理吧!”

 何铁匠的这番话真是叮当作响!在一般人眼里,铁匠干的毕竟是粗活,可是,即使这样的粗活,尚且需要三代相传,代代熟练,那么,那些所谓的“细活”,从吃、穿、住、用的一应物品,到歌舞弹唱、打球体操,乃至写书作文、绘画雕刻以及更多的高科技发明,又有哪样能奢望一蹴而就的?

 可叹的是,看看我们的身边,如今还有多少人像“何铁匠”一样地潜心专志?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升温,“速成”成了一个非常时髦的流行词。饮食、美容之类的不说,种植养殖、技艺培训、祛病养生、恋爱婚姻,乃至发家致富,林林总总,无不与之相牵连。更可悲的是,一些堂堂的大学教授,如今居然也在学业上玩起了“速成”,动辄抄袭剽窃,真正是斯文扫地啊!

 过去的“柴灶时代”是渐行渐远了,但是,那些岁月提炼的精气神又岂能随之消逝呢?

 熬粥 - 凯岭 - -(凯岭写于2009年10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