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我的父辈—罗瑞卿大将  

2009-10-05 10:55:54|  分类: 领袖将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上军校前,父亲给我们兄弟三人改名为“箭、宇、原”——这三个新名字寄托着父辈富国强军梦

(罗箭)

我的父辈—罗瑞卿 - 凯岭 - —
  ■ 1961年罗瑞卿大将和家人在广州

  在我进哈军工前,爸爸郑重地对我说,你要上军校了,我给你们兄弟三人起了名字,叫“箭、宇、原”,就是火箭(导弹)、宇宙飞船(人造卫星)、原子弹。从上哈军工起我就改名为“罗箭”。爸爸为什么给我们改名呢?原来当时中央决定让他担任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受中央直接领导,协助聂帅和贺老总的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和国防工业委员会的工作,专门负责组织、协调国防工业建设,狠抓战略武器的发展,也就是“两弹一星”(导弹、原子弹、人造卫星)的研制工作。我们的名字寄托着爸爸和他那一辈富国强兵的期望。不但我们兄弟三人走进了部队,我的两个妹妹,一个在中国科大上了高分子化学系,一个考入了哈军工核物理系,全部都被父母送上了国防科技战线。

  罗瑞卿

  生平简介

  1906年-1978年,四川省南充县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学习。1928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闽西上杭蛟洋区游击大队大队长、红军团参谋长、纵队政委、师政委、军政委、军团保卫局局长、军团政治部主任等职。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抗日军政大学教育长、副校长、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代表团参谋长、晋察冀军区副政委、晋察冀野战军政委、华北军区政治部主任兼第二兵团政委等职。

  全国解放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公安部部长、公安军司令员兼政委、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是第一、二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三届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中共七届候补中央委员,八届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十一届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常委。

  作者简历

  罗箭,罗瑞卿大将之子。1938年生于延安。1949年随“八一”小学进入北京,小学毕业后就读北京师大二附中。1958年考入中国科大原子能系,1961年转入哈军工核物理系,1963年毕业,被分配到国防科工委某试验基地,参加了我国第一次、第二次核试验,两次荣立三等功。1966年因受父亲问题牵连,被停职。1970年被按战士复员处理回原籍四川南充第二缫丝厂当工人。1976年落实政策回到试验基地,1978年调入国防科工委机关工作,后到国防科工委工程设计研究总院当政委,后调入后勤部任副政委。1994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96年退休。

   1、要我们学好数理化

  我的父亲罗瑞卿,于上世纪初出生在四川南充的一个破落地主家庭。他的童年、少年时代,正是我国遭受列强瓜分,战乱不已、民不聊生的年代。他和那个年代的有识之士们一样,苦苦思索着强国之路。

  1928年,年仅22岁的父亲冲破家庭的阻挠,毅然报考武汉黄埔军校,乘船东下。当时,他的家庭虽然已经破落,但还有田亩,他的外祖父是个地主兼资本家,也有实业救国的理想,而且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这个大外孙的身上。父亲那一辈的许多领导人家境殷实,求个一官半职、养家糊口并不是什么难事,可他们追求的是救国之道和强国之梦,于是他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之路。

  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时,父亲担任首任公安部长,他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维护社会治安、改造旧社会陈规陋习之中。他常常对我们这些子女感慨,我们打了一辈子仗,建立了一个新中国,可建设这个国家就靠你们了,要努力学习,要学好数理化,学好自然科学,将来为国家建设做贡献。

  2  、支持我转入哈军工

  我从“八一”小学毕业之后考上了北京“一○一”中学,这个学校是从解放区迁到北京的,集中了一大批领导同志和革命烈士的孩子。学校中流行的口号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们当时的理想就是毕业后到苏联留学,学习最新、最现代化的科学技术。我们学校许多大哥哥、大姐姐都到苏联留学,学成归国,许多人成了祖国建设事业的行业带头人和专家骨干。像彭湃同志的儿子彭士禄,到苏联留学,后来听从周总理的安排,从学化工机械改为学习核动力专业,回国后成为我国核潜艇研究专家,被称为“中国的核潜艇之父”;陈昌浩的儿子陈祖涛,学习汽车制造,回国后组建长春一汽,又创建襄樊二汽,成为我国汽车行业的鼻祖;叶挺将军的大儿子叶正大是飞机制造的专家,李鹏是水电专家,都是我们的榜样。

  到了1958年我毕业时,中苏关系已经紧张,出国留学很困难。为了能学习核技术,我去拜见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院长陈赓伯伯,他告诉我哈军工没有原子专业,建议我报考中国科技大学。我后来考上了中国科大,读的是原子能系。

  没想到,起先赫鲁晓夫同意帮助中国发展核武器,后来两国关系恶化,他又变卦撕毁协议。中央决定我们自己独立研究发展核武器。那时我们国家正处于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财政十分紧张,但是中央还是决定立刻上马。张爱萍叔叔说:“叫花子还要有一根打狗棍,我们一个大国没有这个东西不行!”所以我们第一颗原子弹的代号叫“596”,就是1959年6月,中央决定自力更生、独立发展我国核武器的日子。

  上世纪60年代初,研制工作突飞猛进,中央决定在1964到1965年试验我国第一颗原子弹。为此需要大批的技术人员,中央决定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成立核物理系,从全国各个名牌大学抽调大三的学生到哈军工,由核武器研究院的专家直接上专业课。

  我听说这个事后,又动心了。我找到父亲,提出我的想法。没想到他不但同意而且很高兴。后来我才知道,在朝鲜战场上,我军见识到美军火力的猛烈,深感我国技术装备的落后。后来斯大林建议中国发展自己的军工企业,这样就需要建立相应的工程物理学院,培养大批技术人才。我国无力建设许多专业技术学院,就决定成立一个综合性的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在研究成立哈军工的会议上,陈毅元帅向大家拱手相约:“我建议我们参加会议的领导同志们,带头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这个学院来!”而并非外面盛传的“领导人子女走后门进哈军工”。

   3、  笑谈“我儿子失踪了”

  中央最后决定在1964年10月,即建国15周年时,进行第一次核试验。我们这一期毕业生,哈军工核物理系第一期学生,就提前在1963年8月毕业。我来到了国防科委某试验基地研究所。当时我们的报到地点是新疆,分配前同学们纷纷向党支部写决心书,要求到边疆、到基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我记得有两位同学被分配到北京国防科委机关,为此他们还躲到储藏室里偷偷哭了,说组织上不信任他们,不让他们到边疆去。

  到了研究所,经过紧张的几个月准备,1964年5月我就进了核试验场。一天我正在一个工号忙碌,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喊我,我一抬头,看见一位戴上将军衔的人站在我面前,旁边的人介绍说这是张爱萍副总长,我赶忙敬礼,他却拍着我的肩膀连连说:“壮了!壮了!”其实我以前没见过他,不知他怎么得出了这个结论。他问我来新疆这么久为什么不告诉父亲。我说,不是你规定的,执行这个任务要保密,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子。我没有结婚,没有妻子,父母自然也不能告诉。

  原来研究所决定我提前进场,我回家去对父母说要去执行任务,上哪去,干什么我都没说。父亲当然知道,因为当时中央还有个三人领导小组,由周恩来、贺龙和父亲负责,总指挥是聂荣臻,前线指挥官是张爱萍。这些情况我不知道,也不能知道。父亲一次在总参的会上开玩笑说“我的儿子失踪了”,张爱萍叔叔听说了,第一次进场就先去找我。

  4  、吃全聚德为我庆功

  1964年10月16日第一次核试验圆满成功。当时我们被要求坐在山背后,背对爆心,双手捂眼,头埋在两腿之间,心中默数60下再回头看。临爆炸时全场一片寂静,我只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数了两次60下,没有听到动静不敢动,直到听见有人喊“起来了,起来了!”才转过头来,这时烟云已经很高了。我们没有看到火球和闪光,十分遗憾。有此殊荣的只有我们光学测量室的孙主任,他一人经张爱萍叔叔特批,戴着深度墨镜,一个眼蒙上纱布保护起来,用另一个眼观看。万一烧伤了,还可以保留一个好眼。

  我父亲原定在北京等消息,后因要去济南,和家里秘书定好暗语,如果成功就在电话中说:“老板,买卖做成了!”可是这样的消息也不是轻易能得到的。

  为了慎重,张爱萍叔叔把专家们集中在指挥所的大帐篷里,让大家发表意见。我事先做了一个简易量角器,在现场找了几位同事,合作测出了一条烟云随时间上升的曲线,和理论计算的曲线对比,结果是实际测量的曲线夹在1万吨和2万吨理论曲线之间,曲线相当光滑、漂亮。据此我给出了这次试验的数据:1.5万吨TNT当量,和美国人扔在广岛的那颗原子弹相当。我的研究室主任乔登江同志,把我叫进帐篷向张爱萍叔叔汇报,把这也作为一个证据。汇合了多方面的情况,特别是试验场回收的一些速测数据,最后证实这确实是一次真正的核爆炸。

  张爱萍叔叔郑重其事地向等在电话机旁的周总理汇报了这一特大喜讯,周总理放下电话就去了毛主席那里,然后陪同毛主席等领导人前往人民大会堂,接见参加演出《东方红》的演职人员。最后照相合影的时候,毛主席用他那浓重的湘音问周总理:“总理呀,为什么不把那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告诉大家呀!”周总理笑着说,我怕他们把大会堂舞台的地板跳塌了。不久,天安门广场上也沸腾了,新华社、人民日报在广场上散发号外,那一天,全中国人民都沉浸在巨大的欢乐当中。

  年底,我在新疆做完任务总结回到了北京。半年多之后,才见到了父亲、母亲、弟弟、妹妹,因为任务完成出色,我还荣立了三等功。父亲特别高兴,特地带全家去前门全聚德吃烤鸭,算是为我庆功和接风。

我的父辈—罗瑞卿 - 凯岭 - —(凯岭2009年10月5日摘录)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