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我的父辈—陶铸副总理  

2009-10-08 18:25:00|  分类: 领袖将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是个铮铮铁汉,然而待女儿却有一腔慈母情怀,小时候在东北——他每天晚上都为我烧好一盆洗澡水

陶斯亮

我的父辈—陶铸 - 凯岭 - —
■ 陶斯亮和父母的合影

  父亲离开我已整整四十年了,就连我去安徽合肥接父亲的骨灰回北京也已经三十多年了,但无论时间怎样飞快地流逝,在我的耳边时常会响起父亲在弥留之际对我的一声声呼唤。

  在合肥一所部队医院的一间普通病房里,父亲度过了他四十三年革命生涯的最后四十三天。每每想起这些,我不由得百感交集,万箭穿心,泪如雨下……

  

        陶铸生平简介

  1908年—1969年,湖南祁阳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五期学习。次年参加南昌起义,任叶挺部连长,后任警卫团参谋。

  1928年起历任中共湖南祁阳县委军事委员、福建省委秘书长、军委书记,漳州特委书记,福建省委组织部部长、福州中心市委书记等职。1933年在上海被捕入狱。抗日战争爆发后,经组织营救出狱。1937年起历任湖北省工委副书记、湖北临时省委副书记、新四军鄂豫挺进支队代政委、豫鄂边区党委委员、统战部部长等职。1940年到延安,历任中央军委秘书长、总政秘书长等职。抗战胜利后,任中共辽宁、辽西、辽吉、辽北省委书记、东北民主联军第七纵队政委、东北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沈阳市工委书记等职。平津战役中曾任我军平津前线司令部与傅作义部谈判代表。

  解放后,任第四野战军兼中南军区政治部主任、广西省委代书记、华南分局第四书记、华南分局代第一书记、广东省人民政府副主席、代主席、广东省省长、广东省委书记、第一书记兼广州军区第一政委、广东省政协主席、中南局第一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等职。1966年5月起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兼中央宣传部部长等职。“文革”中受迫害。1978年中共中央为其平反。

  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八届十一中全会增补),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八届十一中全会选举),第八届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1966年5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任命)。

  作者简历

  陶斯亮,陶铸同志女儿,1941年生于延安,1967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现任中国市长协会专职副会长暨女市长分会执行会长、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理事长等职,致力于“中国贫困聋儿求助行动”等公益活动。是第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1、在东北见到父亲,我吓得号啕大哭

  父亲和母亲是在白色恐怖中相识的,由于革命的需要他们组成假夫妻,建立了“家庭”。渐渐地两人之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假夫妻假戏真做,终成眷属。再后来就有了我,父亲给我取名叫斯亮,意思是“这儿,最光明”。

  在我四岁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双双被派往东北。父亲把年幼的我留在延安保育院,托付给一位曾给朱德当过马夫的杨叔叔。记得父亲对杨叔叔说:“我把这个孩子托付给你了,如果我们回不来,这个孩子就是你的,你把她带大。”出发那天,在延河边上有许多人给我父母送行,母亲是一步一回头,流着眼泪和我告别的,而父亲就是抱着我亲了一亲,转身就走了。

  这一年的8月,日本宣布投降。父母亲迫切想见到我,就给延安发去电报,希望杨叔叔能把我送到东北。但延安和东北相去万里之遥,杨叔叔带着我先绕道至晋察冀解放区,继而南下邯郸,再东行烟台,然后渡海至大连,最后改乘海轮取道平壤,再转回安东。走了一年,最终到达辽吉省委所在地白城子。

  那时父亲在辽宁当省委书记,他原来以为我死在路上了,已经把我的相片挂出来当遗像了。我们去找父亲的时候,他正在开会,一听到门卫报告,他高兴坏了,一下冲出来,一屋子开会的人都跟他冲出来。我被那阵势吓傻了。父亲一把将我抱住,我害怕得直哭。那时我心里只有一个杨叔叔,第一次见到父亲,我以号啕大哭来对待他。

  2、父亲希望我打扮得漂亮一点

  父亲是一个坚强而豪爽的人,然而在对待自己的独生女儿时,七尺男儿却换上了一副慈母心肠。记忆中的父亲总是忙忙碌碌的,但只要一有时间和精力,他就会把关爱放在我的身上。

  我的学生时代是和父亲一起度过的,天天要等到他回来才肯睡觉。我们在东北的时候,生活条件很艰苦,但每天晚上父亲都会为我烧好一盆洗澡水。等我洗好了,他再用剩水接着洗。在父亲看来,女孩子就应该用干净的水洗澡。后来父亲调到广东工作,那里天气太热,我晚上睡觉总不爱穿睡衣,父亲每天不管多晚回家都要来查我的房,叮嘱我把睡衣穿上,把蚊帐放好。父亲希望我打扮得漂亮一点儿,平时我要是梳头梳得太板正,他还会给我弄乱一点儿,然后看着我说:“这样才漂亮嘛。”父亲甚至不允许我光着脚走路,担心脚趾头长开了不好看。

  除了生活上的关心,父亲还定期给我总结优缺点,让我坚持写日记,并亲自给我改日记,有时自己改不过来就让秘书帮着改。有一次,我们全家从越南回来,父亲对我说:“你给胡志明伯伯写封信,感谢他热情的接待。”我写的时候,抓耳挠腮地想不出什么好词来,忽然抬头看到卧室里有一幅“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招贴画,就把这句话用上去了,然后拿给父亲看,他看到这一句,马上批评我说:“这句话怎么能用在这儿呢,不对不对,你一个小孩子家,怎么能跟革命领袖称知己呢?”我不服气,说:“怎么就不能称知己呢?”父亲坚决地说:“肯定不对,一定不能这么用,赶快删掉。”

  3、父亲坚决反对我选择文科专业

  也许是受了有诗人气质的父亲影响,我从小就喜欢文学。上中学的时候,就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考上中山大学中文系或者历史系。但这种天真的想法遭到了父亲的反对。

  父亲是在政坛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他深知在那个年代学习文科政治风险很大。于是他坚持要我在选择专业上务实一点,争取有一技之长,并强烈建议我学医。当时的我并不明白父亲这样的苦心,但是拗不过他。1962年我从广州执信中学毕业后,考进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去学校报到的前夕,父亲对我说:“亮亮,你知道‘相依’这个典故的来源吗?”于是,他就给我讲了李密《陈情表》的故事,然后充满深情地说:“亮亮,我们也是相依为命的父女,你知道爸爸是多么爱你,但是爸爸对你没有任何个人要求,只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对人民有用的人,成为一个有高尚情操的人,我相信你不会辜负爸爸对你的期望。”

  父亲对我的爱是不加修饰的,他的牵挂、他的温柔都明明白白写在了脸上。而我母亲总是一本正经的,每当父亲给我讲故事,跟我聊天,或是有时抱抱我亲亲我,她总是在一旁静静看着我们,很少插话。所以在家里,我是永远的“爸爸派”。

  4、父亲的眼神告诉我他受尽委屈

  我父亲是1967年1月4日被揪出来的,那时我还在上海。当天晚上两三点钟,同学把我叫起来,给我一张油印传单,上面写着“打倒中国最大的保皇派陶铸”。我一看,知道完了,父亲出事了。这一切变化太快,我心理上完全调整不过来,忽然就体验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看着满大街的大字报,我也弄糊涂了。我那时候挺革命的,就去问父亲,希望他给我一个斩钉截铁的答复,我一脸严肃地问父亲:“你有没有出卖过同志?”父亲当时特别伤心,看着我说:“难道连你都不相信我了吗?我愿意把自己的血洒在地上,来证明我没有出卖过同志!”我到现在都记得父亲当时看我的眼神,我觉得他特别屈辱,因为只有受到最大委屈的人才会有那种眼神。一个铮铮铁骨的汉子遭到那样的对待,实在太让人心酸。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怀疑过父亲。

  5、父亲去世前一直呼喊着我的名字

  不久,我接到工作分配通知,只身前往东北一所军队医院任职。离家那天,我没有跟父亲告别,我怕见他,我知道自己肯定会哭。没想到,这会成为我永生的遗憾,因为这一别竟然是和父亲的永别!父亲去世以后,我在整理他的遗物时,看到他在《国家与革命》这本书上密密麻麻批了很多字,最后一句是:“9月13日,女儿离家之日。”说明他已经知道我要走了,那一晚上通宵没有睡。

  父亲明知患了不治之症,仍然保持着强烈的求生欲望。他对母亲说:“我不能死,特别是这个时候,不应该死!”但是这个时候,中央把许多被打倒和半打倒的老同志送到外地。父亲被疏散到合肥之前,母亲接到指示,让她选择:或者随父亲一起南下,但从此不得与我有任何联系;或者选择永远地离开父亲,还能和我保持联络。

  母亲跟父亲商量,父亲说:“你还是跟亮亮去吧,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你跟着我也帮不了什么忙。”就这样,父亲一个人去了合肥。

  后来,广州军区的人奉命通知我们,说陶铸死了。母亲当时很镇定,只问:“那我们能去看看吗?”他们说:“不行。”我忍不住了,冲到厕所里哭,待在厕所里不敢出来,因为不敢当他们的面哭,否则又会被说跟陶铸划不清界线。后来听105医院的医生说,父亲去世前直喊我的名字,说:“让我女儿来。”

  我做梦老梦见父亲,可是很奇怪,在梦里两人总是碰不到一起。我很想告诉父亲,他的冤案已经得到平反昭雪,他当年许许多多想做而没有做成的事,今天都实现了……

我的父辈—陶铸 - 凯岭 - —(凯岭2009年10月8日摘录)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