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我的父辈—周恩来总理  

2009-10-09 11:05:13|  分类: 领袖将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恩来四个侄儿女有的在部队三十多年,有的军龄仅几个月——伯伯七妈“干涉”我们兄妹四人参军

周秉钧

我的父辈—周恩来 - 凯岭 - —
■ 周秉钧(左二)参军前与伯伯、维世姐姐和金山的合影 资料照片

  

        周恩来生平简介

  1898.3.5-1976.1.8,浙江绍兴人,生于江苏淮安。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8月1日领导了南昌起义,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后,作为中共全权代表去西安,实现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直担任政府总理,兼任过外交部长,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主席。是中共第五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第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书记处书记,第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第八届、第十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

       作者简历

  周秉钧,周恩来同志侄子。1961年8月进入空军第一航空预备学校、空军第三航空学校学习。1967年4月起先后任空军航空兵某师飞行员、副大队长、大队政委、团副政委 代团政委、师副政委、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科研处处长、空军司令部第八研究所副所长、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助理。1988年被授予空军大校军衔。

  1992年12月任广州珠江实业总公司副总经理。1993年11月-2003年12月任广州保税区管委会副主任、巡视员。

       我们的七妈——邓颖超1992年7月11日去世了。当日所公布的她1982年6月17日重抄并补充了两点内容的给中共中央的信中,专门谈到了“对周恩来同志的亲属,侄儿女辈,要求党组织和有关单位的领导同志们,勿以周恩来同志的关系,或以对周恩来同志的感情出发,而不依据组织原则和组织纪律给予照顾安排。这是周恩来同志一贯执行的。我也坚决支持的。此点对端正党风是必要的。”

  我们六兄弟姐妹中,有四人先后参了军,有的在部队工作了三十多年,有的只有几个月便离开了部队,情况截然不同。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我们参军的事都曾受到伯伯和七妈的“干涉”。

  1、饭桌上的谈话

  “去服兵役怎么样”

  1961年初夏,我高中即将毕业,正在紧张地准备高考。一个星期六,姐姐回家对我说:“伯伯让我转告你,明天请你到他那去一趟,说要和你谈一件很重要的事。”“什么事?”姐姐一字一顿地回答:“未经授权,不便相告。”

  第二天,六月二十五日星期天,上午我到了西花厅。伯伯不在,我问七妈:“伯伯要和我谈什么事情?”七妈也不肯向我透露一个字,只说:“事情很重要,伯伯有事外出了,回来后他会自己和你谈。”

  到午饭时间,伯伯才回来,于是谈话便在饭桌上进行了。

  伯伯问我:“打算考哪个学校?”

  “清华无线电系。”

  “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自认为问题不大。

  突然,伯伯把话题一转,问我想不想参军。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想,我从小就想当兵!现在正在参加空军选拔飞行员的体检和考核。”

  “现在进行得怎样了?”

  “还顺利,区、市检查都通过了,现在只差到空军总医院去做低压舱等专业检查了,明天就去做。”

  “有把握吗?”伯伯笑着问。

  我挺自信地说:“有!听说体检到了这个程度,即使当不成飞行员,也可以到海军去。”

  这时伯伯突然又说了一句:“万一不合格,去服兵役怎么样?同样也是当兵嘛!”

  说实在话,高中毕业去服兵役我可一点没有想过。不过从我懂事起,十几年来在伯伯、七妈的教育熏陶中,我脑子里形成了一个明确的概念:他们都是高尚的,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都是正路。所以尽管我对服兵役没有思想准备,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说:“行!去服兵役。”

  “那么就这样,国家选一个飞行员不容易,如果选上了,去空军,当然要进航校学习飞行。如果是去海军,要直接去舰艇,当水兵,不要上军校。如果海军也去不了,就去陆军服兵役。总之,要到战斗部队去。”

  接着,他严肃地说:“那么有决心不考大学了?”刚才我还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本来为了高考,从高二我就开始努力,这半年多又下了大功夫复习备考,现在说根本不参加高考,事有些突然,更有些舍不得。可是事情已经谈到这个程度,还能说什么呢?我回答:“好,就不考大学了。”伯伯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才给我讲了为什么希望我去服兵役的道理。

  “今年农村又受了灾,需要劳动力,今年复员军人都回农村从事农业生产。咱们城市青年应征参军,这样就可以少抽或不抽农村劳动力服兵役,这不就是支援了农业生产吗?所以今年要增加城市征兵额,减少农村征兵数。城市青年参军,减少了城市人口,也可以减轻农村的负担。”

  我注意地听着,他也放下了筷子,继续说:“你以为一个人非上大学不可吗?不,不上大学同样可以得到很多知识,甚至会学到大学里学不到的东西。我就没有上过大学。你喜欢无线电,到军队里有无线电兵,当飞行员也要懂得无线电,你都可以去学呀!结合实际学到的知识,会更巩固、更有用。”

  2、好男要当兵

  “我可以动员两个”

  1961年7月初,我们在北京工作的堂兄尔辉结婚,因为他祖母和母亲都在淮安老家,伯伯和七妈为他们在西花厅举办了婚礼,饭前参加婚礼的三十多人一起照了相,我去晚了没赶上。饭后,七妈拉住我说:“你来晚了,没赶上照相,又要参军走了,来和伯伯照个相吧。”维世姐姐说:“金山也来晚了,一起照吧。”于是有了上面的这张照片。

  这是我和伯伯的最后一次合影。

  结果,我还是被空军录取了,进入了空军航空预备学校和歼击机航校,成了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在航校学习以及毕业时,领导们几次征求我的意见,要调我去飞运输机,我心里明白这是领导对我的照顾,因为飞战斗机要比运输机辛苦得多、危险得多,但是我想,既然进了歼击机航校,再改机种显然不合适,何况伯伯专门要求我“要到战斗部队去”。所以我坚持分配到歼击机部队,飞了近二十年的战斗机,常年在一线机场担负着国土防空的作战值班任务。

  我参军后,先后在几个所在的军校、部队都听到首长们说:“噢,你就是总理动员参军的那个侄子。我们听了总理讲话的传达。”原来1961年春,伯伯在北京的一次干部会议上,专就增加城市征兵,减轻农村负担,全国一致战胜自然灾害的问题,号召干部们动员自己的孩子参军,特别号召高级干部动员孩子带头参军,以推动这项工作。并说:旧社会有一句话是,“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我们新社会就是好男要当兵!我没有儿子,但是我有侄子,我可以动员两个。

  伯伯动员的另一个参军的是,在读小学、中学时也住在西花厅的龙桂辉。他是随伯伯工作了十一年的龙飞虎的长子。当时他已经是地质部的干部,每月有几十元的工资。听了伯伯的话,到了他父亲任职的福州军区,地质部为他开的是干部介绍信。他父亲一看就火啦,说:总理是要他当兵的,怎么能来当干部,并把介绍信撕了,让他到连里当了一名上等兵,津贴费和列兵一样:6元!

  我参军后每年都会拍张照片寄给母亲和七妈。1970年夏我回京时,七妈对我讲:“你每年寄来的照片,伯伯看了都说:还不像军人,还是个学生。直到去年你寄来的照片,伯伯才说:‘嗯,像个军人啦!’”

  3、脱下军装回农村

  “我们不能搞这个特殊”

  1965年,我的大弟弟秉华高中毕业前,准备和邢燕子她们一样到农村去务农,得到了伯伯和七妈的全力支持。但此时兵役部门到学校征兵,秉华被列入了应征名单。他把此情况向伯伯、七妈做了汇报。伯伯此时对秉华参军的“干涉”就是问了一句:“你不是想去当农民吗?怎么要放弃了?”

  后来,秉华到了成都的一个军事通讯学院,当了一名有线电兵。服役期满后复员回到北京当了工人。后来在单位里提干,做了人事、纪检和北京市出版局的打击非法出版物工作。2003年春,他被评为全国新闻出版系统“扫黄打非”先进工作者。

  我们最小的弟弟秉和、妹妹秉建,分别在1969年初1968年夏到延安和内蒙古插队,当时他俩一个刚满17岁,一个不到16岁。

  秉和、秉建插队两年左右时,部队在他们所在的地区征兵,两人分别被贫下中农推荐参加了应征。结果秉和作为枣园村唯一体检合格的青年,到了新疆军区一个很艰苦的高山哨所,秉建到了北京军区的一个驻京部队。两人都高兴地向家里报告了这个好消息。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用秉建的话说是“始料不及”,用秉和的话说是“巨雷轰顶”!因为伯伯、七妈动员他们脱下军装,还是回农村、牧区去继续“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伯伯、七妈讲的理由是:你们的父亲现在正在接受审查(父亲周同宇受江青“四人帮”迫害,从1968年至1975年被关押,1979年平反),你们的情况不符合入伍的政策;在农村、牧区,那么多人里挑上你们参军,还不是看在我们的面子上,我们不能搞这个特殊,一点也不能搞;你们应该让贫下中农和工人的子女到部队去,把参军的机会让给他们。

  十几岁的弟弟、妹妹虽觉得委屈,但还是听了老人的话,又回到了农村、牧区。所以秉和、秉建的军龄只有几个月。

  秉和在延安农村劳动、生活了四年多,而秉建在蒙古包里生活、劳动近八年,才先后成了清华大学和内蒙古大学的“工农兵学员”。

  这就是伯伯、七妈“干涉”我们兄妹四人参军的故事。

我的父辈—周恩来 - 凯岭 - —(凯岭2009年10月9日摘录)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