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观察哨里的仙人球  

2010-01-26 09:34:43|  分类: 八一畅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察哨里的仙人球 - 凯岭 - 电话兵欢迎你!战士们

(观察哨里的仙人球)

谨把此文献给曾经驻守在福建海防前哨的电话兵战友们!

这是个似曾相识的故事,也许朋友在哪里见过。在报纸上、杂志上、网络上……。不管在哪里见过,凯岭想和朋友们一起重温绿色军营中动人的情感火花!

在闽南,仙人球顽强地生长在海滩、荒地和石缝中,它的花朵鲜艳而耀眼,它不屈的身姿使人敬佩和欣赏!

那是大约30年前的事了。

由于战备的需要,电话兵晓涛和班长大海在临时设立的观察哨里呆了三个月了。这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除了岩石就是黄沙。夜晚,海风呼呼,伴随着海涛阵阵,偶尔有几声海鸟的叫唤,显得格外荒凉。

年初,当通信营长将设立临时观察哨的任务交给电话连时,晓涛就报了名。晓涛准备报考军校,他已经选定了某军事工程学院通信专业。晓涛想在值勤之余安静地复习功课。

开始,晓涛觉得很“安静”,时间长了,就觉得很寂寞。三个多月了,与外界隔绝,他心里寂寞得长了草。前几天,班长大海跟随运给养的船去了厦门驻军医院治皮疹,所以现在观察哨里只有晓涛一个人。

夜深了,观察哨里没有电灯,那个年代,更没有电视机。除了一部电话,一盏煤油灯,就是一摞书。海风卷着细沙一阵阵地拍着门,晓涛在悠黑的灯火中盯着桌上的电话机。这是惟一的对外联系方式,但打电话聊天会违反纪律。晓涛已经五天没有听到“人”的声音了,远处的海鸟叫唤声让他越发觉得孤单。

终于,晓涛下了决心,将电话单机的手柄摇了一下。听筒里传出一个甜美的女声:喂,请问您找哪位?晓涛的心提到了喉咙口,轻声说自己是SY军直属通信营在观察哨执行任务的晓涛,他谁也不找,只想听听对方的声音。

对方的总机是某守备部队的通信连总机站。女兵沉默了两三秒钟,说,你私用电话,得受处分。然后又是两三秒钟,女兵“扑哧”一笑,说我给你的处分就是听我讲故事。晓涛也笑了,轻声说,好的。

观察哨里的仙人球 - 凯岭 - .(女话务员)

女兵讲的是她父亲送她去部队时讲给她听的一个故事:

厦门解放不久,父亲带着一位刚入伍的新兵登上一个无名小岛执行任务。荒无人烟的小岛生活让新兵异常思念山清水秀的家乡。偶然有一天,新兵发现岛上东南角上有一处小小的洼地,洼地里生长着一些野生的仙人球,让他惊喜的是其中几棵仙人球开花了,嫩黄的花朵异常鲜艳。新兵毫不犹豫地用手挖下一棵,连着湿润的泥土装进了口袋。虽然小岛上淡水奇缺,生活寂寞,还得时时提防对面小岛上国民党军队的冷枪冷弹,但他的脸上却带着笑。因为这棵开着嫩黄花朵的仙人球给他带来了生气和绿色,伴随着他度过了许多艰辛寂寥的日子。那年夏天,艳阳高照,连续的酷暑,小岛上断水几天了。父亲划着小船回连队取水了。新兵强忍着干渴在小岛四处转来转去,希望能找到水,可是徒然……。看到墙角的茶杯里还有几口剩水,他拿起来,犹豫片刻,浇在了裂开了口子的仙人球花盆里。傍晚,父亲划着小船回来时,新兵已经脱水了。幸亏及时,才把他救了过来。

讲完故事,女兵缓缓挂了电话。晓涛躺到床上,觉得很幸福。晚上,晓涛睡得很甜。在梦里,他觉得自己就是那个新兵,可以用生命中最后几口水去浇灌野仙人球的那个人。

一过晚上十点,通讯连总机站极少有电话。渐渐地,晓涛掌握了规律,知道了女兵的值班时间。夜深人静,他便摇了电话。他知道了女兵叫晓慧,来自江西井冈山下的遂川。晓慧很开朗,常常为他讲井冈山的翠竹,讲井冈山的瀑布,讲井冈山的民俗风情,讲父亲告诉她的战斗故事。其实,无论她讲什么,晓涛都会听得津津有味。但不管讲得多尽兴,晓慧一直恪守一个原则,从不超过五分钟。当她得知晓涛要报考军事工程学院时,便不断地鼓励他:加油,晓涛,你一定能行。

因为每晚五分钟的电话,晓涛觉得生活多了许多色彩。还有几个月就要考试了,晓涛除了值勤,就是复习功课。他对晓慧说考上军校后会去找她,看看她长的什么样子。他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女兵很有好感。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书本讲的爱情,但是他越来越期盼两人见面的日子。晓慧在电话那头开玩笑说,也许我们见面的地点不是通讯连呢。她一直没有告诉晓涛,她也报考了军校。

时间一天天过去,几个月一晃过去了。考试结束的当晚,晓慧接到晓涛兴奋的电话,她格外高兴。晓涛说他有绝对把握,一定会被录取。为了庆祝,晓慧在电话里为他唱了一首江西民歌——《送郎当红军》。那是惟一的一次,通话超过了五分钟。她还是没有告诉晓涛,她也参加了考试。

晓慧每天都在兴奋和忐忑中度过。奇怪的是,自那天之后,晓涛再也没来过电话。一星期后,晓慧拨了观察哨电话,听筒里一片寂静。询问连部,她才知道原来观察哨已经撤消了。可晓涛去了哪儿?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她?

带着疑问,晓慧探家了。探家回来没几天,晓慧接到了军事工程学院的录取通知,她高兴得一晚没睡。她和他是同一所大学,她想给他一个惊喜。

到军校报到之后,晓慧按捺不住兴奋,打探新生中是否有个叫晓涛的。当学生处的老师说通讯信息系有个男生叫晓涛时,晓慧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

可是当学生处的老师告诉晓慧,晓涛至今还没有来报到时,晓慧心里除了疑问,徒然生起个不祥的感觉。晓涛怎么了,会不会出什么事呢?

等待了二星期,晓涛还是没有来报到。

一天下午,晓慧终于将电话(那个年代,打长途电话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打进了SY军直属通信营电话连,打听到了大海班长。在电话里,大海班长得知对方就是与晓涛经常通话的女兵晓慧时,他的声音哽咽了。半晌,他才缓缓地说,就在晓涛参加完考试、回到观察哨后的一个晚上,台风正面袭击厦门,电话线断了。晓涛冒着狂风暴雨去查线,再没有回来。

晓慧一下子惊呆了,“他,他牺牲了?”

“是。”

晓慧拿着电话,一只手捂住了嘴。考好后,她与晓涛通过一次电话后,再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然后就回家探家了。回连队后,就收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大海压抑着哭声,“那天,我发高烧,否则我们一起去查线了。断线的地方在海边的悬崖边,晓涛掉进了海里……。”

晓慧再也听不下去,突然间泪流满面。

……。

放假时,晓慧回到了厦门,约了大海班长来到了小岛观察哨。

哨所孤零零地,四下里全是细细的海沙。

推开哨所的门,扑面而来的是满屋的沙土。晓慧一眼看到了窗台上的一个紫色花盆,一棵仙人球枯萎了。但看得出,曾经,它有着旺盛的生命力。晓慧走上前,看到花盆下压着一张录取通知书:晓涛同志已被军事工程学院通信与信息系录取。而花盆的旁边,挂着一副遒劲的钢笔字:热爱生命的人,会珍惜每一朵弱小的花。

晓慧突然潸然泪下。这是她讲完那个故事,说的最后一句话。

……。

       观察哨里的仙人球 - 凯岭 - .

 

观察哨前,面对大海的地方有一块墓碑,是晓涛的。

脱帽照片上,晓涛鼻正眉浓,紧抿的嘴唇微微上扬,炯炯有神的双眼眺望着远方。比晓慧心中猜想的摸样还要英俊。

墓碑上只有五个字——电话兵·晓涛。

晓慧将一束百合花插到了墓碑前,然后,立正,敬礼!

最后,摘下自己的无檐军帽戴在墓碑上。

一缕阳光照在军帽的红五星上,金光闪闪……!

  

观察哨里的仙人球 - 凯岭 - .(凯岭于2010年1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1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