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桔红 艳红 玻璃绿  

2010-05-23 15:01:47|  分类: 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桔红 艳红 玻璃绿)

  桔红,是一种黄昏里的灯。

  黄昏是一种灰白。车儿悠悠,人儿悠悠。飞鸟不动,都停在了空中。远近处,片片桔红,如野火似云朵,在暗里移动。最终,如残年风烛,被夜的墨汁,洇然浸灭。于是,黄昏转成了黑夜,回到一天里永远的史前。

  黄昏是池塘的水。走在路上,两边街树,长成巨大海草。唯有,片片桔红,牵来黄昏中的暖意,托起你的身体,缓缓升起,蛙泳而行,追赶那一抹温暖。

  桔红,是山间满坡的桔树,迷你灯笼里,贮满了过去。那是在一个亲戚家里。你梦游黄昏,缓行田间沟渠,越走越远。空气中,你的名字,变成别人的呼喊。

  猛回头,炊烟四起。那间石屋前后,桔子树上,挂满了通红的眼睛。

  

    艳 红

  艳红,是一种黄昏里的火焰。

  家乡小镇,童年。小河、小桥的那边,一位少年,站在窗前,看墙外人来人往,乡音浓浓。那是,在一个叫着“新街”的老街。不时,有红红冰糖葫芦,从窗前经过。酸酸甜甜,甜甜酸酸,浸透了早期回忆。

  那时,小镇上“武斗”成风:赤卫队,造反队,用硝酸水玻璃瓶子,充作人工手榴弹。战斗就在民房屋顶之上,街前街后,踏踏脚步声重。那巡逻的大汉,红缨枪,大雨衣,一片“恐怖”。临街小屋的窗下,外墙上贴满了讣告,如“革命烈士永垂不朽”之类。

  好几次,被舅公攥住了小手,回到乡下。

  四十年后,回到“新街”老街,今天的商业步行街。一个人,走累了,坐在阳光之下。迷眼没有了老屋白墙,唯有一串串冰糖葫芦,一如当年似火艳红。

  

       玻璃绿

  玻璃绿,是一种河水的绿。

  玻璃无色,掩映河绿。内中,应该有着,游鱼、细虾和贝壳。回看大地流水,千条万条,一眨眼,结成莹绿的晶体,不动的河。阳光之下,一个人,躺在河绿之上,看鱼儿飞到天上,鸟儿沉到河底;大气旋转,古木参天,一朵朵升到月亮之上。

  白绿色玻璃,细密气泡,千年万年之后,其中存活小小昆虫。

  下午的时候,坐在茶馆。不知不觉间,猛抬头,大屏玻璃幕墙窗外,对面树色青绿,明明暗暗。绿色雾气,漫过大街小巷。大雨,小雨,绿雨。手中,白色书页映上绿色。

  窗外无声,窗内无声。一切,都在玻璃绿色之间。

   

   

   

       桔红 艳红 玻璃绿 - 凯岭 - 。 (凯岭2010年5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