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我是“海燕”——(长诗)  

2010-10-23 12:52:30|  分类: 八一畅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把这部长诗献给我的电话兵战友们!
 
     
                                           我是“海燕”——(长诗) - 凯岭 - .
 
 

 《我是“海燕”》

作者:佚名 --1973年

(一)

我漫步在军事博物馆, 
  参观全军美术展览。
突然一幅油画出现在眼前,
如火焰点燃了灵感的火焰,
画的名字就是这样夺目
——“我是‘海燕’”!

画中是深夜,暴雨,雷电,
远处,黑蓝色的海在奔腾呼啸,
象只猛兽挨了皮鞭。
近处,翠绿的树木弯下了腰,
流下眼泪,经不住折磨,哭得多么可怜。
难道只任风暴漫天卷?
不!自有勇士战苍天!

啊!一个女兵迎着风雨在天空,
正修理着电话线,
鲜红的领章就是她的心啊,
象寒风凄雨中的红火炭!
她肩扛漫天大雨,
脚踏峻岭崇山,
湿军衣衬托出矫健的腰身,
闪电中画出美的笑脸。
不知搏斗了多久,
终于接好了电话线,
看!她拿着电话的手还在颤抖,
听!她欢快的呼叫传出画面,
——“我是‘海燕’”!

这声音震撼着展览大厅,
响彻在每一个观众的心间。
我默默地凝视着女兵,
在这幅画前久久留恋,
灵感的火呀!炼就了语言的金石

激情的风啊!掀起了诗海的波澜。
啊!画中勇敢的海燕,
飞进了我的诗篇。


(二)


她是海燕的后代,
但出生时并不是真正的海燕,
海燕的每一根羽毛都要经过海水的冲刷,
她的成长也充满了风暴中的盘旋和考验。

她诞生在鸭绿江边,
满月不久父母就重返朝鲜,
从小只见过战场上的刀光闪闪,
没见过妈妈温柔的双眼。
仇恨永远刻骨铭心,
雕刀就是美帝万恶的炸弹。
为了掩护朝鲜人民军的伤员,
妈妈英勇地把生命献。

刚刚做了爸爸的老军人,
嘴上还留着吻过孩子的清甜,
猛然他又痛苦地咽下,
无视死神手中的咸盐。
生活中紧接着喜剧的悲剧呀,
没有坚强的神经无法观看。
父亲走过她的摇篮,
身上披着战场上的硝烟,
望着这个唯一的孩子,
温情出现在刚毅的眉间。
轻轻拂去红脸蛋上的一滴奶水,
无声地注视是响亮的语言:
“会像她妈妈一样美丽、勇敢,
——我可爱的小燕。”

从此她的名字就叫小燕,
展现在面前的是金色的童年,
有充沛的雨露阳光的哺育,
小燕长得象花一样鲜艳,
淘气的神情令人疼爱,
脸上的酒窝是父亲的笑颜。

过了一年又一年,
小燕的家搬到了北京的机关大院。
时间消失得不知不觉,
就象融进了天空中的青烟。
从小生活在部队的幼儿园,
上学又在家门前,
门门功课都是五分,唱歌跳舞最拔尖。
但是小燕也有提心吊胆的心事,
就是不敢上那高高荡漾的秋千。

父亲工作繁忙回家时间少,
小燕很少见父亲的面,
她只记得父亲时常端详墙上挂着的妈妈照片,
每当这时父亲总是低声念着一首诗,
诗里的词句尽是听不懂的“海燕”。

不知在什么时候,
几只小燕子来到她家屋檐,
喜爱一切小动物的她呀,
从此把这小鸟爱恋。
她喜爱它娇小灵巧的身材,
爱它们幸福愉快地翱翔在蓝天,
爱它们对什么风暴都不用担心,
因为温暖舒适的窝就在眼前。
爱它们永远和红花绿叶作伴,
因为它们随着气候南北移迁。

可是,每当她在凉台上出神地看着小燕,
父亲看见后总是把笑容收敛,
为什么爸爸不喜欢这可爱的小燕?
她哪里知道爸爸的心愿。


(三)

文化大革命的风暴,
出现在五洲的地平线,
一切都要经受严峻的考验。
头一批红卫兵中有十五岁的小燕。
为了煽革命风,点革命火,
她和同学一起开始串联,
到过上海,广州,南京,
还到过滨海城市青岛,大连。

在这里头一次见到大海,
也初次看见父亲时常提起的海燕。
孤零零的海燕艰难地在海风中盘旋,
冒着生命危险穿过海的洪波,浪的尖,
整日听到的是枯燥无味的海涛声,
栖息在寸草不生的山岩。
小燕实在看不上这命运凄凉的“海上幽灵”,
她想起了家里的小燕子回转在红花绿叶间。

千里跋涉,数月碾转,
她们来到人迹罕见的青藏高原,
决心探索布达拉宫神秘的佛殿,
把革命的红旗插上喜马拉雅山颠。
可是,就在唐古拉山口,
进入西藏的第一天,
此地寒风割肉,冰雪彻骨,
拔海高度超过四千,
越来越稀薄的空气令人窒息,
有几个同学想把前进方向变。

小燕面对着茫茫的山海雪原,
剧烈的思想斗争如滚滚的油煎,
小燕的翅膀怎能经受高原的风雪,
还是回家去看一看屋檐下幸福的小燕。
从来只听到夸奖和赞扬,
如今的冷嘲热讽真难咽。
“冬天来了,燕子该往暖和的地方飞,
咱们分手吧,小燕。”

回到北京是夜间,
雷电把夜幕劈开银色的裂缝,
路灯下雨珠随风乱溅。
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串联的热血刺激着她的血管。
清晨雨后的松柏更加苍翠,
挣扎了一夜的柳枝软绵绵。
来到屋檐下屏住呼吸,
听不到小燕子的叫声尖尖。
现在还不是深秋,
小燕子怎么会飞向南边?

“不,它们是没有熬过昨夜的暴风雨,
在突然的打击下永远长眠。”
深沉有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原来父亲站在身边。

父亲抚摩着她蓬松的发辫,
然后用手指了指头上的屋檐,
“这些软弱的家伙不值得可怜,
它们的生存靠着别人的屋檐。
你写信给我说见到了大海,
想必你一定看见了勇敢的海燕。
海燕没有避风的小家庭,
奋斗和意志是它们的屋檐,
平时养尊处优的家伙在风暴中气息奄奄,
海燕却能欢快地歌唱起舞翩翩。

“小燕,你的名字不能解释成呢喃的春燕,
而是象征着将要飞越大海的海燕。
只有这样的理想,才符合毛主席的教导,
青年人应该经风雨见世面。”
看着父亲帽子上抖动的红星,
看着那双眼含着期望的慧眼,
小燕绯红的脸上,
烧起了羞愧的火焰。


(四)

去年父亲调动工作到了福建,
小燕也在厦门应征入伍把军参。
盼望已久的愿望终于实现,
可以满怀豪情接父辈的班。
谁知分配时,事违人愿,
小燕分配到电话班,
整日爬着电线杆,
甭说成为自由飞翔的海燕,
倒象个啄木鸟,
每天趴在木头上边。
她本想在部队当个文艺宣传员,
永远出现在战斗前沿,
海燕的翅膀谁都能看见,
嘹亮的歌声传进千万人的心间。
想想看有多少画家学画海燕,
有多少诗人在海涛中寻找灵感……

“是的……
干电话兵生活太平淡,
艰苦我倒不怕,
就怕耽误我成长为海燕的时间。
啊,我愿意到生活的焦点,
那样箭才搭上了弓弦。”
正巧父亲到这里出差,
小燕向他倾诉了自己的志愿,
一连串的请求没有得到回答,
父女俩来到海边的山岩。

傍晚的大海正和狂风吵架,
阴云下的巨浪想吞掉灰色的山岩,
水的世界到处是高山峡谷,
在这里生活,神经不能有一分钟安宁。
一切生物都悄悄躲藏,
怕成为大海血口中的糕点。
但是,惟有几只黑色的魔仙,
在野兽的头顶高高盘旋!
啊!这样的生活才是它的享受,
海反而成为它盛大庭宴。

父亲摘下洗得发淡的军帽,
露出饱经风霜的白发斑斑,
一阵阵海风吹着他的脸,
海燕在浪中逐追着把往事叨衔。
“孩子,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海燕?
这其中有一段难忘的姻缘。

那是抗日胜利的前夕,
我负伤进了八路军的野战医院。
我多么渴望重返战场,
可是医生取不出腰间的弹片。

“焦躁和烦恼轮番轰炸,
心灵的伤口,终于被年轻的女护士看见。
一天,她拿着书本走近我的床前,
用诗的犁铧把我的心深深耕翻,
一声声清脆的语句播下光明的种子,
信心和希望又长满了我的心田。
‘谁的诗?’
——高尔基的散文诗《海燕》!

“啊,从此我铭记这动人的诗篇,
每当困难时,我就用海燕的性格自勉。
我的伤口慢慢好转,
大概夏天就能出院,
但是越来越有一个问题使我不能心安,
‘为什么这个向往着海燕生活的护士,
却是这么热爱自己工作的琐碎,平凡?’

“在一个和今天一样的傍晚,
我俩走上医院附近的山岩,
眼前也是一望无际的海洋,
不过,波浪是连绵起伏的山峦。
我提出久在心头的疑问,
她的回答使我永远怀念:
‘我觉得一个真正的战士,
不见得要有戏剧的场面,
才能成为英雄好汉。
所以说只要我们热爱生活的大海,
也可以成为一只勇敢的海燕。
全心全意为人民贡献力量的地方,
就是无数诗歌讴歌生命的焦点。’”

父亲说到这里深情地看着海燕,
小燕这时才懂得如何成为真正的海燕,
“爸爸,你出院后可曾再看见,
这鼓励人前进的真正的海燕?”
“后来我俩就一起飞翔在生活的海洋,
手拉手,肩并肩,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这是我们共同喜爱的古谚。
“可是如今再也见不到她的一面,
再也听不到她朗诵那难忘的诗篇,
‘我的孩子要让她成长为海燕’,
这是她的临终遗言。”

啊,原来妈妈就是真正的海燕,
小燕终于知道了爸爸的心愿。
她明白了为什么爸爸在家每当提起海燕,
总是久久地望着妈妈的照片。

这时暴风雨眼看就要来临,
碎玉似的浪花被风抛到了父女俩的脚边。
满怀对亲人的激情像奔腾的大海,
俩人望着海,
共同追念着那永远活着的海燕。

“孩子,你不是想成为真正的海燕吗?
那你就应该知道如何把翅膀锻炼,
真正的海燕不安于生活的舒适平安,
她要把生命的节奏紧紧安排。
她深信,敢于向命运冲击才能生活灿烂。
平庸的弱者,只有泪水和唉叹,
所以,她爱唱自己内心发出的赞歌,
却不能忍受海鸥单调重复的语言。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
这是她最喜欢的座右铭。
但是她也不像整天欢叫的麻雀,
对生活的无知和愚蠢而盲目乐观。
她能看见海的壮观,
她也深知自己翼下到处是无底的深渊,
她不光知道捕捉的鱼儿新鲜,
她也饱尝了海水的苦咸。

虽然她爱在风暴中冲锋陷阵,
但不是为了追求利益而冒险,
也不是为了求得异性的爱慕,
让诗人写下歌颂自己的诗篇,
她是要把呼叫声传进暴风雨,
鼓舞渔船战胜惊涛骇浪——勇往直前!

“也许大海有时平静得象千里如一的镜面,
但她不把这平凡艰苦的景象讨厌,
而在阴云低垂,一片黑暗交际,
她又要看到曙光就要来到眼前。
尽管海洋的生活瞬息万变,
充满了未知起伏莫测的旋涡,
但是她总充满了信心,
努力靠自己的力量驾御波澜。
啊,真正的海燕,
她可以在必要的地点时间,
为别人把宝贵的生命献,
用光荣的死来证明自己对理想的预言。”

父亲的话,母亲的遗言,
是戳破幻想的轻纱的利剑,
她初次掉转眼光,
向沸腾的大海看了许多天,
当她从海水痛苦的洗礼中站出来,
仿佛岁数增加了好几年。
从此她开始脚踏实地地工作,
洗旧的绿军装上布满了汗碱。
她开始知道,
革命事业的创建,
是头上汗,心里血,手中茧,
不是美丽的幻想,空洞的辞言。
她开始知道,
能在风暴中帮助我们奋勇前进的,
是钢铁般有力的翅膀,
不是薄如蝉翼的的确良衬衫。
她开始知道,
我们这一代青年,
若想将理想的利箭射得远,
只有平时努力拉紧生活的弓弦!


(五)

小燕在部队里飞快成长,
今年她参加了野营拉练。
这天晚上暴风雨格外猛烈,
使她想起串联时刚到家的那天。

部队执行任务出发到海边,
只留下几个女兵看守电话线。
突然指挥机关传来“大海”的呼唤,
马上要把重要指示送到战斗前沿,
可是怎么也要不通,
大概是暴风雨刮断了电话线,
正好是小燕接电话,
“首长,能不能晚一点?”
电话里严峻的声音有些熟悉,
“不行,紧要指示刻不容缓!”
小燕看着帐篷外的暴雨闪电,
猛地她想起勇敢的海燕,
拿起查线杆工具就往外冲,
她要沿着山路去查看电话线。
帐篷内同志们大声喊:
“你遇到困难和我们联系……”
漆黑的雨夜中刮来了回音,
“一定……我的代号是‘海燕’!”

荆棘中前进,一脚深一脚浅,
但她精神抖擞意志坚。
怕什么千难万险,
心中只把‘大海’的指示惦念,
在山顶上的那根电线杆,
终于把故障发现。

她爬上去时,
风雨扑面难睁眼,
累得气喘嘘嘘浑身软,
不禁身子往后一仰,啊,差一点儿!
这时她想起平时立下的誓言,
海燕的翅膀不就在这时锻炼?

低头俯览群山众小,
啊,任凭翻腾的大海躺在下面。
风暴中排除障碍十分困难,
幸亏她平时苦练不偷闲,
终于接好了电话线。

她在风雨中呼叫:
“大海,大海,我是海燕!”
战斗号令迅速传过电线,
她觉得自己就是这线上的一段,
突然,首长熟悉的声音对她说话,
“海燕!海燕!”
“首长,还有什么指示?”
“不,同志,你辛苦了。我问你一件事,
听你的声音象我的小燕?”
“首长……不,爸爸!——我是海燕!”

啊,——是海燕,
这无畏的呼叫随着暴风的狂号怒啸,
伴着雷神的击鼓呐喊,
震得大海发抖,
响彻在天地之间,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
惊涛骇浪中冲天飞起了一只年轻的海燕。


(六)

写到这一章无法继续下去,
画家把诗的电影胶片剪断。
眼前这幅画啊,
就是胶片中最后一个特写场面。
也许读者对这首长诗已厌倦,
因为这故事我写得并不新鲜,
再说这海燕的题材,
古往今来的作家、诗人不知写了多少遍。
可是,我还是固执地写下去,
如果这首长诗能提出这样几个问题,
那我的写作,
还不是在浪费时间,
在生活中我们这些青年,
能否象画中的女兵这般矫健,
迎着狂风暴雨大声喊叫:
——“我是海燕!”

(全文完)

  

    我是“海燕”——(长诗) - 凯岭 - .    我是“海燕”——(长诗) - 凯岭 - .

  

凯岭注:感谢博友76159(新浪晓没)战友,让我阅读到这部长诗的全部,并能摘录下来献给大家。

向长诗中的“海燕”战友致敬!我们都是那个年代的兵,都是在厦门军营,都是电话兵,都曾像图片中那样——冒着暴风雨,爬上电杆,搭挂电话!让上级的命令及时传到各部队!

将这部长诗同时献给曾经驻守在厦门前线的战友们!

                                                                                     
                                                                                   我是“海燕”——(长诗) - 凯岭 - .
                                                                          (凯岭2010年10月23日摘录)

 

  评论这张
 
阅读(648)| 评论(1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