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三十八年后的重逢 (上)  

2011-05-18 13:44:08|  分类: 情牵赣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05月18日 - 凯岭 - 人生是一本书

(左起:杨同学、俺-张同学、老谢、陆同学、梁同学)

(重逢)

老谢来了。分别38年后,我们重逢了。

老谢,谢庆煌,当年和我们一起在赣南“老虎座下”生产队下乡的瑞金知青。

老谢属兔,67届初中毕业,他父亲原来是瑞金县粮食局的干部,红军时期曾经参加过反围剿战斗,“文革”中含冤去世。他的老母亲和年幼的弟弟只能随他一起下乡。

我在《知青轶事》中这样写道:1970年4月4日,到达万田公社……,下午,各大队、生产队派人来接我们。老虎座下生产队来了十多个人。可能贫困,他们都穿着黑色的粗布单衣,许多人赤着脚。另外使我们诧异的是,他们个子比较矮小。生产队邓队长(一位纯朴、憨厚的中年汉子)对我们非常热情,拉着我们的手表示欢迎,可惜我们一句话也没听懂。在一位瑞金县知青(以后成了我们的邻居)小谢的翻译下,我们得知邓队长称我们是“毛主席派来的知识青年”,并尊称我们四位同学为老张、老陆、老梁、老朱同志,这对于十五、六岁的我们来说,感到非常的吃惊和感激。

老谢是我们到农村后第一个能对话的人。是他和乡亲们一起,将我们接到了“老虎座下”。对庆煌兄称呼为老谢,不是现在、而是当年的称呼,如同当年15岁的我被称呼为“老张”一样。是红土地的乡亲们对我们知青的尊称。

刚到农村,我们二个男生住在队长家里,二个女生住在另外一家。

那天晚上,由于疲劳过度,我们整理好床铺、挂上蚊帐,关上门早早入睡。半夜,听到“悉悉祟祟”的声音。开始以为老鼠,没管它。可是声音越来越响,打开手电一照,门边墙上有个洞,一个牛脑袋伸了过来。幸亏我们以前在郊区农村劳动过,否则猛然间看见个牛脑袋,还瞪着大眼,会吓个半死。

原来,隔壁一间是猪圈,我们这一间是牛栏。村里没空房,队长将牛关在猪圈里。腾出这一间打扫了一下给我们住。半夜,牛反刍,发出了声音,惊醒了我们。害的我们一个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问,女生宿舍也是牛栏,她们怎么样也不敢住了。我们只能自作主张把楼上的粮仓打扫了一下,让她们住,我们依旧住下面。

几天后,上海带队老师、公社知青办领导和大队带队干部来看望我们,重新安排我们到小溪对面的老谢家隔壁居住。老谢家的房子不是我们生产队的,是上村第八生产队的老表新盖的,没住人。老谢全家搬来后,就住了进去。隔壁有二间空着,就给我们住了。可是没厨房,就在门外屋檐下搭个灶,供我们做饭。

就这样,我们和老谢为邻居在这个小山村里一起生活了二年多。

老谢很热心。由于早来二年,老谢在我们眼里就是老知青了,什么事都请教他,甚至生活杂事也请他帮忙。以下几件事至今记忆犹新。

1、买米。

刚到生产队时,我们是吃“派饭”,就是轮流在老表家里吃饭。一个星期后,公社“知青办”通知,粮食证办好了,我们可以去公社粮管所买米了。每人35斤米,4人就是140斤。生产队到公社15里路,上山4里,下山4里,另外7里是简易土公路。这么远的路,我们空手走已经很累了,别说挑担了。老谢自告奋勇带我们去,140斤作三担,我们二个男生每人35斤,老谢自己挑70斤。

第一次挑担爬山真累啊!在山区生活过的朋友们才有体会。这种滋味用文字无法表达,我在这里只能用“精疲力尽”四个字来表达。

我在《知青轶事》中这样写道:记得小学的语文课有一篇课文,题目是《朱德的扁担》,内容描写朱德总司令在井冈山和战士们一起下山挑粮食,每次要爬8里山路。我们想:我们要挑15里路,来回30里,比那时的朱德总司令还要艰苦呢!

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买米爬山情景:老谢带着我们慢慢爬,我们喘着粗气,走几步,放下担子歇会儿。看看天色已晚,老谢自己先爬到山顶,然后下来再帮我们一担一担往上挑。呵呵!第一次买米,花了整整一天时间。

2、赶集。

赶集是我们知青生活中最愉快的一件事:赶集路上,可以游山玩水,欣赏山区美景;到了集市,可以会会同学,到饮食店饱餐一顿(牛血汤,一毛钱一钵子,上面飘着点油花,红辣椒,尽管没有葱姜,但还是很诱人的)。二年里,我们赶遍了周围的所有集市,有些30多里远的邻县集市也会去。现在想来,学生时代学校里组织的春游、秋游相比我们当时在农村的赶集逊色多了。

有一次我们听说周围最大的集镇是隔壁会昌县的西江镇,街面很大,赶集的日子人很多,很热闹,我们也想去玩玩。老谢听说后,就在一次集市日(农历逢五、逢十)带我们去玩。

老虎座下到西江镇25里路,上山4里,下山6里,山间小道15里。山脚下有一条大河弯弯曲曲向前延伸至西江镇。进入西江镇时必须跨过一座用4、5根直径20至30公分、约4、5米长的树干拼成一节,有约50节连接成的木桥。桥墩也用树木制作。行人走过,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好象随时会断裂一样。赣南山区河面很宽,雨季来时水很大,冬季雨水少。当时正值雨季,水很大很急,桥面和水面基本持平了。走上去不仅“抖豁豁”,头也会晕。

第一次走这样的桥,我们不敢走,老谢搀着我们一步一步的过河。二个女同学走了几节后实在不敢走,只能退回去,在桥边石头上坐着,等我们回来。

3、取包裹

印像最深的还是那次去瑞金县城拿包裹。

知青生活最大的困难就是没菜吃。一是没菜地;二是有了菜地也不会种菜;三是刚去时是蔬菜刚种下去,还没长出来。老表们自己也没菜吃呢!

朋友们可能会说,上街去买呀!呵呵!那个年头实行“打击投机倒把”,农村集镇上不敢有菜市场。老乡们要买盐,只能拿鸡蛋去换啊!——原始社会的物物交换,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还在实行。

生产队的乡亲们时不时的会送一小把菜来,多数时间,我们只能喝点红辣椒酱油汤。为了度过暂时的难关,我们四个知青商量下来,轮流叫家里邮寄点“大头菜”来。“大头菜”是酱菜的一种,味道咸,好下饭,关键是不会坏,好邮寄。

我第一个写信给家里。这是我二年知青生活中唯一的一次请求家里资助食品。不久,包裹单来了。

可是取包裹又麻烦了。因为我公社没有邮政局,取包裹必须要到瑞金县城去。要走80多里路呢!

老谢知道后,晚饭时叫母亲多蒸些饭,做二个饭团。那天一早,天还没亮,老谢挎上水壶,戴上斗笠,带着我出发了。走了9个多小时,到下午4点多到达县城。取了包裹后,老谢带着我去找以前的邻居和同学,在他们家吃晚饭、住宿。

有个同学的父亲是县车队的领导,第二天上午,老谢去找同学,央求有没有便车搭上一段路程。同学的父亲看到我们很同情,帮我们找了车,叫驾驶员送我们到最近的地方,使我们少走了50多里路。

现在回想起来,真难为了老谢!其实当时他自己也是个18、9岁的大孩子。

(待续)

     重 逢 (上) - 凯岭 - 人生是一本书 (凯岭2011年5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