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首迎恶战 —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3)   

2011-07-11 19:35:34|  分类: 战地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位31军的后代为我们展现的他父亲的战斗历程。

 谨把这些文章献给我的31军的战友!

 特别献给我的博友:鹭岛人、秋天的燕子、激扬青春、海空、水之鱼、太阳雨、蓑笠翁、654124544、坚定信念、天湖山、 凯旋门。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1947年—1950年)》 

  作者: 水写苍茫  

(三) 首迎恶战  
  

1947年7月5日* 
  部队到了莱西南芪家埠一带地区驻防。今天由北海独立一团、东海独立一团、滨海独立一团编成胶东军区第7师。从此,八路军又增加了一个主力师。而我,也成了一个正规军的战士了。 
(爸爸告诉我,抗战胜利后,胶东的八路军正规部队[一个师],抽调去了东北。部队一般是正职走,副职留,连队战士走了大部分。所以,有一段时间,八路正规军只有副班长、副排长、副连长。留下的这部分正规军,后来被许世友(许世友是胶东军区司令)编为9纵,就是现在的27军。他们这次由地方部队升格的师,后来被编为13纵,就是现在在福建前线的31军。胶东到东北的部队,后来大部成了林彪率领的41军,一部编进38军。可以说,胶东为解放战争贡献了3个半正规军一点不为过,而且多为王牌军。像最弱的由地方部队[前身县大队]升级的13纵[后来的31军],其战斗力超过了许多老部队,这在以后的战斗中得到了验证。

31军解放战争中一路南下打到厦门,其军长周志坚是蒋介石的黄埔军校学生,是一个被蒋介石恨之入骨的学生。而且31军自解放战争进入福建后,一直再没有调动。) 

(凯岭注:周志坚军长是黄埔军校学生?应该不是。)
   
  1947年7月13日* 
  部队吃过早饭后,值星排长把全连集合起来,要去参加农民斗争地主大会。会场挤滿人群,地主马占山被捆着双手捆在一棵树桩上。人们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这个罪大恶极的地主。
  如果没有民兵拦着群众,人们早就把这个狗日的打死了。会上,受过地主的苦的人们,当着人们诉苦。到了处置这头猪的时候,人们震天动地的呼声,要求政府就地处理这个地主,让受过苦的人报仇。政府答应了群众的要求。处决地主的时间到了,一个青年姑娘拿着一把剪刀,走到马占山这个肥大的狼狗跟前,用剪刀把这条肥狗的生殖器剪了下来,为受过害的姑娘们报了仇。因为纪律规定每个受害人只能割一次,
这位青年姑娘还想再割一次,但被民兵阻止住了,让另一位受害者来报仇。一个年满60岁的老大娘拿着一把剃头刀走到了肥猪跟前,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这只肥猪,手指着地主的鼻子骂着:姓马的你要有今天,我把你这个吃人肉喝人血的恶狼!老娘今天给你把嘴割了!说罢,刀子用力伸进了地主马占山的嘴里,左右开弓,割了个痛快。接着,你来割一刀,我来割一刀,很快除决了地主马占山。这次大会使我认清了地主都是那样的可恨,提高了阶级觉悟,增进了为人民服务的决心。 
   
  1947年8月17日* 
  胶东的五、六、七师编为华东军区第13纵队,这回是真正成为野战军了。 
   
  1947年8月21日 
  经过一个月的整训,我学会了不少的东西,打进攻,送炸药,打地堡,射击等。 
   
  1947年8月23日 
  蒋介石发动了向解放区全面的进攻。集中重兵向山东解放区重点进攻。调动了6个整编师重点向胶东进攻,叫嚷3个月消灭胶东境內的八路。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部队已开始开赴前线消灭来犯之敌,保卫胜利果实。不久就要参加战斗了。 
   
  1947年8月27日 
  部队经过日夜行军今天上午到达了平度城东北一个山村驻防。政治部为了提高战士的阶级觉悟,增强战斗力,通知各部队明天准备听人民诉苦会。 
   
  1947年8月28日 
  早饭后,值星排长把全连集合在村西头一块广场上。今天到这里听诉苦会的有7连和9连。连队唱着歌子,等待着诉苦的群众。大约在8点多钟,被害家属来到了战士面前,向战士们诉苦,要求子弟兵给他们报仇。一个约17岁的姑娘王兰哭着对战士们说:“亲爱的哥哥们,我是平度城北王家村人,我家有7口人,哥哥嫂子被国民党还乡团用铡刀铡啦,父母被用刀割了,弟弟妹妹被拖着腿给劈成了两半……”部队听了骚动起来,战士们有的哭了,有的在骂还乡团。这万恶的国民党刽子手多阴毒啊!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是人民的战士,要为死去的人民报仇!要替王兰全家报仇! 
    (爸爸告诉我,当年那些日子,是他当兵后第一次最累的日子。蒋介石公开向山东解放区发动进攻了,部队改称人民解放军了,而且部队升格为13纵队,2万多人吧。部队抓紧军事训练,说真的,当时部队从游击状态的地方部队升格为野战军,而且从未经历战斗的新兵很多,到底战斗力如何,谁也没有数。但部队战土当时训练的劲头都很足,这与部队参加人民诉苦会有很大的作用。 
  爸爸说,国民党军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不该在进攻胶东时走到那里都带着还乡团。还乡团就是土改斗争地主时跑掉的地主恶霸还有他们的儿子,他们大多跑到青岛、潍县,这回随国民党军打回来了。国民党军占领一个地方,这些地主和子弟便倒算,凡是村里接受共产党分地的农民,他们便通通用铡刀给铡了,死尸填埋在井里,一个井填满了再填另一个井。平度还不算严重的,最严重的,是莱西县,有几个乡镇的村里,已没有人了,全让还乡团给杀了。想想吧,这会激起多大的民愤,比共产党做多少宣传都管用,所以,人民都恨透了还乡团,恨透了国民党军。而国民党军都昏然不觉,并不知自己已坐在火山口上,任由还乡团胡作非为。蒋介石要了那么多特务不知干什么,这些情况都不能反映上去,可见蒋介石的领导能力了,所以,从人心背向这一点看,国民党已输了。 
  爸爸说,其实,我们当年也犯了左的错误[注:康生在山东搞的,有史料记载],搞土改村村定指标找地主,没有地主也要找出一个,也要枪毙一个。其实,地主不能那样划。这样以来,把一些人推到了对立面,诱发了还乡团的猖狂,最终是老百姓又吃了大亏。但有些地主后代却并没有跟还乡团走,而是坚定地走向了革命的道路。但这并不多,这点,我记下了爸爸讲的故事,以后再专文记叙吧。) 
   
  1947年9月2日* 
  部队自从听了人民诉苦后,阶级觉悟提高了,战士们意志坚定,训练更加刻苦,求战的情绪非常高涨。日夜抢修工事没有叫苦的。
修工事是累了,就想到王兰一家受的苦,就会发现累不存在了。从8月28日到今天,野战工事都修好了,战士们都摩拳擦掌等待着战斗,消灭进犯的敌人。我这几天老是盼望着打仗,不知打仗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爸爸告诉我,那些日子心情是很紧张的,也许比现在学生考学还要紧张,所以,日记也沒有心情去写了。倒是那些老兵一点不紧张,这里瞅瞅,那里瞄瞄,要不就靠着战壕壁睡大觉。他也想学他们的样子,可是怎样也学不来。要分辨出谁是老兵油子,谁是新兵蛋子,战前那时,一看便知。虽然说要打仗了部队都兴奋,但老兵的兴奋是表现的满不在乎,还时不时口里哼个小曲;而新兵则是兴奋的手足无措。你要是认为老兵满不在乎是轻敌那就错了,他们这时大脑是在思考,如何准备,还有哪些不足……而新兵这时虽然往往是老瞅战壕前方,给人一种高度警惕的样子,其实他们此时大脑是一片空白,并不知仗如何打。) 
   
  1947年9月6日* 
  这一天是我难忘的一天,也是我首次战斗的一天。今天战斗了一天,打退了敌人四次冲锋。 
  今天拂晓,大约在5点左右,全排人员都睡在地堡里,敌整编第九师一个营的兵力,偷偷地接近到我阵地前沿约300多公尺处,我们的岗哨发现了敌人,就发出了战斗警报。全排立即进入阵地,做好了战斗准备。我们的八八式小炮[日本货]开始向敌人队形发射炮火。大约在6点多钟,敌人发起了冲锋。战斗开始后,双方的轻重机枪都发扬了最高的火力。由于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阻击战,没有战斗经验,心里有些怕,动作起来慌里慌张。马班长看到我有些慌,就安慰我,叫我跟着他。于是我就跟着马班长打击进攻敌人。由于我们的阵地前沿,在敌人没有到来前,有栖霞县子弟兵团埋下了一千多颗地雷,摆成了地雷阵,敌人进攻到地雷区踏响了许多地雷,敌人第一次冲锋被地雷打退了,留下了100多具尸体。敌人第二次冲锋是在下午1点多钟。约两个营的兵力发起了冲锋,被我们顽强的一顿揍,留下了一大批尸体退回去了。这次打的比较好,特别是马班长打的很好,当敌人成队涌向前冲击的时候,他不慌不忙,用日式38大盖,一枪干倒一个敌人。我很羨慕他的射击技术。心想有这样的射击技术多好。这次击退敌人,我只打伤了一个。不知怎么搞的,平日里学习的很好,战斗起来就慌了。 
  敌人退后,我们就抓紧战斗的空隙擦枪。班长用鼓励的口气说:“小庞,你打得很好!第一次打仗就打伤了一个敌人……”班长的鼓励,增强了我的决心和信心。自己下定决心:要向马班长学习,学习他沉着、勇敢、熟练的射击技术。 
  黄昏,敌人用了一个团的兵力,向我三排阵地发动了第三次冲击。在没有冲击之前约20分钟向阵地实施炮火袭击。随后就发起了冲击。
战斗到放8时左右,敌人冲到我阵地前20—30公尺。这是我们全排在排长的命令下,全部用手榴弹打击敌人。班长每次投4颗手榴弹,枚枚都落在敌群内。我由于投弹技术差,班长命令我给他揭手榴弹盖。我们就这样又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敌人冲锋失败后不甘心,马上又组织一次交大规模的冲锋。敌人这次用迂迴包围的战术。由于我们排一天的战斗弹药打完了,敌人冲进了我们的阵地,第一道战壕被敌人占领。排长一看敌人冲进了阵地,就命令大家进行白刃战。于是白刃战开始了。由于敌人不善于夜战,我们夜战比他们好。因而在白刃战中,敌人死了很多。这次班长共刺死了3个敌人,可是我一个也没有刺死。主要是我跟着班长,再说我没有刺刀。白刃战斗激烈地进行了约6分钟,我们的阵地被敌人突破了。排长发出了完成阻击任务撤退的信号,于是我随着班长向后撤退。由于天黑,敌人不敢追击,只是在后面火力打得很猛。我们撤退没有顺着路走,而是走的野地。在撤出阵地300公尺左右,我和班长一起掉进了深沟。沟深约有10多公尺。好在一点也没跌伤。我们胜利地撤离了战斗, 
  这次战斗,全排共消灭敌人200多人,我们排伤了3人,死了2人,失踪1人。 
  (爸爸告诉我,讲白刃战,国民党不行,除了国民党兵怕死以外,枪还有问题。国民党兵是中正式,而八路多为小日本的三八大盖。这三八式比中正式长那么一点,但就长那么一点,你捅着对方了,对方却刺不到你。小日本是拼刺刀的好手,所以他们的三八式是研究出来的长度,拼刺最有效。另,国民党是美械装备,多自动,火力强,但拼刺就完戏了。我说,不会拼刺时开枪啊!爸爸说,还让你开枪,一眨眼皮都不行。他说他跟着班长虽没刺着敌人,但也起到了扰乱敌人注意力的作用,还可以抡枪托防护后方,让班长专心刺杀正面敌人。讲到刺杀,他说胶东八路制杀棒,与传统有关,一是许世友带兵虎,动辄敢死队;二是胶东八路军当年出了个任常伦,鬼子与他拼刺刀,一照他面就打颤了,他一人前后拼死了好多正规鬼子,被评为省军区战斗英雄,可惜他被流弹击中牺牲了。他那个连叫任常伦连,日本投降后去东北了。但他的精神感染了胶东的八路战士,这传统还是保留在留下的部队里了。这些因素加起来,国民党再王牌的部队也不行。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3)  - 凯岭 - 人生是一本书 (凯岭2011年7月11日摘编)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