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炊事兵:晓华—军营生活之四十七  

2011-07-12 14:39:37|  分类: 军旅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炊事员:晓华—军营生活之四十七 - 凯岭 - 人生是一本书(猜猜看,哪位是晓华?)

 晓华,和我同一辆火车从上海下乡到江西瑞金,又同一辆火车来到了厦门军营的。

1972年11月底的一天上午,在瑞金县第一中学的大操场上进行的武装部和部队进行交接兵的仪式上,林排长告诉我,全县300多名新兵中有7名上海兵。我们公社5名,另一个公社有2名。也许是城市兵看城市兵的缘故,在点名交接过程中,我们发现了这2名上海兵,晓华是其中的一名。

当天晚上,在我们暂时的“营房”——瑞金饭店里,我们正式见面了。尽管大家不知道去哪里,哪个部队,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在一起,但我们知道,我们是一个部队的战友了。

见面第一个动作就是互相敬烟。记得晓华发给我们的是赣南卷烟厂出产的“八境台”烟,蓝灰色的烟盒,上面是赣州著名景点“八境台”的图片。

经过一整天的汽车行军,我们来到了福建龙岩火车站。在下车的队伍里,我们发现了晓华。

第二天清晨,闷罐火车专列停靠在厦门郊区的某一个铁路兵站,我们眯着眼,跳下火车,就看见晓华在向我们挥手。

第一轮分兵,我和晓华分到了通信营。第二轮分兵,我和晓华一起背着背包来到了电话连,成为一个连队的战友了。新兵集训结束,晓华分在二排5班,我在一排3班。

过了春节后,我一排单独外出训练三个多月。之后,又执行了一次“围困金门岛和小蒋”的军事任务,回到连队已是6月份了。由于几个月没见面,当晚,我急切地去二排找晓华聊天,五班长告诉我,晓华调去炊事班了。我问:为什么?五班长说:太稀拉了!

原来,下到班里不久,晓华的特点发挥出来了,成了全连“闻名”的稀拉兵。

五班长说:起床号响了许久,晓华才慢吞吞的起床,穿衣裤,折被子,整理内务。集合哨响了,最后一名的总是他。紧急集合,人家全部跑出去了,晓华背包还没打好。

五班长说:不是晓华不努力,主要是性格温吞吞的,动作太慢了,什么事情不着急。

五班是个先进班。以排为单位执行任务时,连里总交给我们一排;而以班为单位执行任务时,五班一马当先了。

为了全班的荣誉,五班长只得忍痛割爱了,尽管晓华还有许多优点,但这么些优点与厦门前线野战部队最高指挥机关通信分队的性质、责任、任务相比,就格格不入了。

于是,晓华来到了炊事班。

炊事班不用出操,紧急集合时不用全部出发。不用全部出发,意味着有人留下来。这留下来的人一定是晓华。炊事班长也明白,紧急集合时,如果派晓华上去,肯定也会慢一拍,出漏洞的。连长不批评,司务长也会刮鼻子的。

那天晚上,我见到晓华,晓华正光着膀子在揉面发面,准备第二天的早饭馒头。有3个月没见了,格外亲切。晓华洗洗手,掏出烟,我们聊着天,一直到熄灯号响起。

第二天早饭,感觉馒头不像以前那样又白又大,而是又小又硬,颜色是黄白相间,如同花卷馒头。口味还带点苦涩。

连队北方兵多,他们说,今天的馒头有二个问题,1、是食碱数量放的不对;2、面团没有揉匀揉透。

战友们说:自从晓华到炊事班后,每星期总有一次品尝这样的馒头。

指导员看到大家吃的不多,站起来,拿着黄白相间、略带苦涩的馒头啃了一口,咽了几下,皱着眉头发出号召: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

晓华对我说:发面是技术活,食碱放的少或多都不行;揉面是力气活,要揉透,得多揉,但具体多少时间呢?谁知道呢?

晓华知道没做好,夹了几块辣萝卜干给我,说:你吃得下吗?我说:肚子饿了,总得吃下去。

平时早餐总是馒头一扫而光,稀饭留下小半锅。今天馒头留下大半笼,稀饭一扫而光,连锅底清澈的汤水也没了。炊事班长敲打着锅底说:平时余下的稀饭汤喂猪,猪吃不饱;今天可以用馒头给猪加餐了,这些猪八戒一定以为又是过年了。

晓华喜欢抽烟,每月的津贴费总是不够的。自从带来的钱用完后,抽烟的牌子连续更换,价格也由高到低了。

有一次,晓华掏出手表问我:这个手表能卖多少钱?

晓华的手表是进口的老牌子“英纳格”,有夜光的,配上黑皮表带,非常漂亮。我想,上海牌手表是120元,这个200元不止吧。我猜测晓华想把手表卖了抽烟吧。我对晓华说:你把烟一剪二节,一包烟等于40支,可以节约点了。

有一次,我在灌口镇的商店里看见一个竹制的小烟嘴,大概一毛钱,买了送给晓华,晓华很高兴。半截的烟套上个烟嘴,够吸上几大口了。

这种抽烟的方式后来被无线电连的文书晓祥模仿了,我在《文书:晓祥》这一篇里曾经写过。

那年,我们到闽南永定县架线施工,就住在现今著名的土楼“承启楼”门外的大树下。当年,土楼没有开放,周围也没有老百姓的民居,我们连队100多号人就在大榕树下搭了几个帐篷睡觉。那里,也没有商店买东西。

有一天,我们排去漳浦守5师执行任务。临走时,我把身边2包烟给了晓华。几天后,我回来,炊事班的战友告诉我,晓华一整天没说话,原因是没有烟了。我看到晓华的时候,他像蔫了的茄子,耷拉着脑袋。我赶紧把买来的烟掏出来。那天晚上,晓华有精神了,抽着烟,说了很多话。

晓华会拉二胡。但水平不怎么的。

自从晓华来到连队,连队的二胡就由晓华保管了。晚饭后的自由活动时间里,在水库边,在宿舍里,就会传来“叽叽丫丫”的二胡声。

开始我不知道晓华在拉。有一次对这种“胆战心惊”“撕心裂肺”的声音实在憋不住了,我顺着声音找到水库边的竹林里,看到晓华坐在礁石上拉着二胡。不知拉着什么曲子,晓华闭着眼睛,一副极其投入的摸样,如同当今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歌星手握话筒在舞台上闭着眼睛作秀的样子。

我捡起一块石头扔进了水库,溅起的水花声让晓华睁开了眼睛。

我说:听着你的二胡声,感觉蚂蚁爬上我的胸膛,痒痒的,憋不出气。

晓华说:这是二泉映月,你听不懂。

我说:还是拉个《东方红》或者《大海航行靠舵手》吧,听着舒服些。

晓华说:拉个《骏马奔腾保边疆》给你听听。

这一曲拉的不错,有点骑兵们在草原上奔腾的感觉。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虽然晓华的二胡水平不怎么的,但还能拉出几曲。晓华荣幸的被我营文艺宣传队发现了,并被作为人才引进了。这下,稀拉兵的特长发挥了,我连可以不吃黄白相间、略带苦涩的馒头了。

那年冬天,野营拉练到安溪县的西坪公社,晚上举行军民联欢会。

晓华先独奏一曲《骏马奔腾保边疆》,获得了“稀稀拉拉”的掌声,后给无线电连的一个电台台长男声独唱伴奏。台长演唱的歌曲是当时流行的军旅歌曲《手握一枝钢枪》,李双江的歌曲。晓华前奏曲拉完,台长放声大唱,可惜,唱了一句,台长敬个礼下场了。怎么回事?晓华——“调,起高了!”

最后一个节目是舞蹈,表现军营里的各种生活的。晓华干起了老本行,戴上白围单,演炊事员。具体的说,晓华挑着两个铁桶去河边挑水,挑完水后和战友们干别的活。

我在台下看见晓华化了妆、“脸红耳赤”的在台上跳来跳去的时候,真为他担心。这家伙馒头也做不好,除了喜欢抽烟、将二胡拉的使人心惊胆战之外,还能跳舞?不出洋相还怪呢!

果然,洋相出来了。

由于排练时没有挑真的铁桶,只是模仿挑水的动作就是。上舞台了,晓华将我连炊事班真的铁桶挑上去了。水挑好的动作完成后,晓华将铁桶放在舞台一侧,继续其他动作的演出。

一个公社的舞台,十多个男女兵在上面跳来跳去显得太小了。无线电连的“胖子”(报务员:晓宁)和总机站的女兵(我的回忆文章《恋爱风波》中的女兵)在后退的过程中被铁桶绊倒了,二人朝天摔倒并扭在一起,二只铁桶还在舞台上滚动了起来。

台下哈哈大笑,老百姓鼓起掌来。

演出完毕,炊事班长看着晓华挑回来的被踩扁的铁桶,抓起头皮来了……

晓华退伍后,分在鹰潭铁路局工作。晓华有“铁路职工通勤证”,每年会回厦门来看我们几次,顺便去同安的市场买些桂圆什么的。

第一次回部队,晓华买了几包烟(记得是友谊牌的,烟壳上有二块乒乓板的),分给战友们抽,以表答谢之意。

除了福建籍的,外省的战友探家 ,一定要到鹰潭转车,也一定会去找晓华聊天。晓华一定会留战友吃饭,并准时从“后门”直接送战友上车。

有一年,全连在鹰潭施工。那天晚上,晓华回到了连队。连长、指导员特地吩咐晓华炊事班的战友,后来的司务长多搞几个菜,聚一聚。我们喝酒的时候,我看到晓华手腕上戴的还是那块“英纳格”手表,散发着绿色的夜光。

后来,晓华回到上海,在铁路局工作,烟戒了,二胡还在拉。晓华说,有一年,单位举行春节联欢会,他上台拉了一曲,还是那首《骏马奔腾保边疆》,奖品是一双棉拖鞋。

  

   ——后记:

   写完这篇文章后,我打电话给晓华。

   ……,……。

   我问:晚上在家干嘛?

   晓华答:看看电视,上上网。

   我问:上网干吗呢?

   晓华答:下象棋。

   我问:下象棋?你什么时候学会下象棋?

   晓华答:草根棋手,刚入门,所以在网上下。

   我问:上网看别人博客文章吗?

   晓华答:博客?博客有什么好看。俺自己没有文化,也从来不看人家博客的。

   ……,……。

   我想:好极了!晓华一定不会知道我在写他这些事情的。

   于是,我登上了。

 
    炊事员:晓华——军营生活之四十六 - 凯岭 - 人生是一本书 (凯岭2011年7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