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身负重伤 —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7)  

2011-07-14 19:04:52|  分类: 战地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位31军的后代为我们展现的他父亲的战斗历程。

 谨把这些文章献给我的31军的战友!

 特别献给我的博友:鹭岛人、秋天的燕子、激扬青春、海空、水之鱼、太阳雨、蓑笠翁、654124544、坚定信念、天湖山、 凯旋门。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1947年—1950年)》 

  作者: 水写苍茫  

 

(七)  身负重伤 

   
  1947年12月5日    
  国民党54师,在我37、38师到莱阳境内,阻击敌人增援海阳城的时候,昨天早上开始上船,向青岛逃路了。当我们知道敌人逃了,我们就从后面追,这一天从早上追击到下午3时左右没有顾上吃饭。我们连追到了海阳城南侧的海滩上,用机枪向敌船打了起来。看情况敌人是伤亡了不少,共击沉敌人的运输船两艘。 
  从将敌人包围在海阳城起,我们到今天才洗了脸。脸上的灰有一寸厚。洗过脸后觉得脸上少了半斤重,是那样的痛快。 
   
  1947年12月19日(补)    
  部队在海阳包围战结束之后,没有休整,就出发到莱阳城,参加解放莱阳城的战斗。我们经过了三天的急行军,到达了莱阳城南。刚到,莱阳就被兄弟部队解放了。(解放莱阳首先是由华东第7纵队攻打了几个晚上没有打下,而后换上了华东第13纵队37师。37师用一个晚上打下了莱阳。在战斗中,敌人向我军使用了毒气,我们也向敌人使放了毒气。)这场战斗,消灭了敌人正规军一个师1万余人,还乡团3万余人。战士们恨透了还乡团,能杀的全杀死了。对正规军却是手下留情,毕竟都是当兵的,也没大恶,再说,国民党的兵多是被抓的壮丁,
都是穷苦兄弟。我们共产党的兵,现在有不少已是解放战士了。 
  莱阳被我军解放了,敌人不甘心失败,从青岛调来了7个旅,向莱阳进攻,敌人声称要在莱阳城过新年。我们39师接受了在莱阳城西南小埠地区阻击敌人的任务。 
  战斗已打了三天了。今天拂晓,敌人集中了大量的兵力,向我步兵第117团的阵地发动了进攻。上午的几次进攻都被117团打退了。中午,敌人突破了117团的第一线阵地,117团剩下的人员不多了。师长看到这种情况,就把师警卫营两个连那上去了。师警卫连上去后,把敌人打退了,夺回了已被敌人占领的阵地。但是,警卫连伤亡也很严重,剩下的人员也撤不回来,加入了117团的防御。敌人被打退后,不久又组织了大批的兵力向我发动了攻击。眼看阵地就要被突破了,就在这时,115团从小埠的南侧,红梁埠村的阵地上,顺着一条自然沟,向敌人实行反冲击。 
  我们三营反到了小埠南侧,遇到了敌人猛烈的炮火袭击。当时我冲到了离敌群只有50公尺了,一发炮弹在我身后爆炸了。我只觉得身后被什么东西猛推了一下,没有站住脚,一头卧倒在雪地里,觉得热乎乎的东西顺着大腿向下流。这时,自己已知负了伤,血将棉衣棉裤都洗透了,由于伤在背后,自己不能包扎,仅将左背的伤包扎了一下。由于伤了骨头,流血过多,不久我就失去了知觉。 
   
  (这段日记是后来在医院由王护士给代笔记下的。) 
   
  (爸爸告诉我,攻克莱阳,验证了年轻的13纵比老牌的新四军部队攻坚能力强,这让他们增强了信心,要知道,一支部队的战斗力,与经历和自信很有关系的。 
  另,这场战斗,还乡团打得很顽固,所以被打死的也最多,3万人啊!俘虏的还乡团,让战士们给收拾的也不少,交给地方,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因为大家都恨透了还乡团。所以,3万人的还乡团,基本上没了。 
  还有,这次爸爸受的伤,炮弹片从脊锥骨打进,紧贴肺部,当时限于医疗条件,没能手术。这块弹片,就伴他走过了一生。) 
   
  1947年12月20日    
  昨天,天刚亮,我从昏迷中醒来,觉得后心很痛,呼吸也痛。想着起来,但是怎么也不能起来。我这才知道这次自己伤的很重。记得昨天是在冲锋时负了伤,是谁把我从站场上抢救下来的呢? 
  一位女护士看到我醒了,很高兴的过来,小声说:“同志,伤很痛吧?吃不吃东西?想吃什么我去拿给你。。。。。。”我打断她的话,用无力的声音说:“这是什么地方?是谁把我抢救下来的?” 
  从这位女护士的口中,我才知道,我到了纵队医疗队。战场上,我负伤后,是一位姓郑的女护士把我救下来的,她的名字叫郑国兰。 
  昨天战斗了一天,没有吃一口饭,肚子实在是饿。可是伤在后心和后背,伤的很重,自己又不能吃饭,只得叫这位比我大一岁的女护士,拿着饭碗,一口一口地喂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姐姐给我吃饭的样子了。不!那不是童年时代和现在能比的。她是革命军队的阶级姐妹。 
  吃过饭后,医生给我打了两针,就把我抬上了担架,向后方转送了。 
  (由王护士代笔。) 
   
  (爸爸告诉我说,向后方转送时,他不由想起了同村的那位青救会长来,他不知他们相见后如何说,但那一瞬间,他竟不恨他了,毕竟,他没有跑去当反革命啊!至于他们有没有见面,爸爸不肯说。)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7) - 凯岭 - 人生是一本书 (凯岭2011年7月14日摘编)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