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心中碑石 —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1)   

2011-07-08 20:18:02|  分类: 战地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1)  - 凯岭 - 人生是一本书

 

这是一位31军的后代为我们展现的他父亲的战斗历程。

 谨把这些文章献给我的31军的战友!

 特别献给我的博友:鹭岛人、秋天的燕子、激扬青春、海空、水之鱼、太阳雨、蓑笠翁、654124544、坚定信念、天湖山、 凯旋门。

 ——凯岭向您们敬礼!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1947年—1950年)》 

  作者: 水写苍茫 

 (一)

 首先我要说,我发出的这部日记是绝对真实的,因为我没有权力去改动。这部日记是作为手写本而存在的,现在就日夜放在我的床头,这是一个战士从17岁参军那天开始用血和硝烟记录下的,他亲身经历的真实的战争。

 我所以公开这部日记,是征得我爸的同意。我爸他老人家是在今年去逝的,在去逝前,他老人家终于同意由我将他的日记发到了网上,当时他还交待了另一件事情,就是在火化时要找到他脊椎边的炮弹片,要将这弹片保存好了。我答应了爸。

 可是,我们几个子女在爸的骨灰里寻遍了,最终也没有找到那弹片。要知道,每次拍片,那弹片的阴影都是清晰可见啊,并且都会将仪器弄得作响。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我知道了,我爸的辞世一定与这该死的弹片有关了。我恨死了这美国造的弹片了,我恨死了那些分裂祖国的人!那块弹片一定是在爸的身体里生了锈,影响了他老人家的键康。

 爸啊,你为什么就不去取出弹片呢?我知道爸是个很倔犟的人,他认准的事,你别想去说动他。我知道,他所以不取出这片弹片,是怕让政府花钱啊!

 我想将他的这部日记发到网上,一开始他也不同意,但就在他逝世前的病床前的一次谈话后,他天不亮就推醒我,对我说,你就去发了吧!读者朋友,你知道我爸为什么同意了吗?请看我与爸的一段对话:

 爸问:“最近还有什么新闻?”我爸说的新闻,是特指军事的。我爸是37岁从部队退休的,部队的情况,他已不了解了。好在我是个军迷,常将道听途说的所谓军情说给爸听。没想到爸还真是认可,并后悔当年没让我去当兵。

 我说:“有啊!31军93师不存在了!”我是从网上看到的。

 爸一惊,问:“裁了?那31军可在?”爸就是31军93师的,所以会这么关心。

 我说:“31军还在。”

  爸长出了一口气,说:“中央不糊涂,有31军在,打台湾就有戏!”我知道爸说的是什么,因为31军最了解台湾了(就在我写这文字的不久前,31集团军的原军长升任了南京军区的司令员)。爸停了一会,突然又问:“不对吧?不能只留两个师吧?”

 我告诉爸,28军的一个师编进了31军。爸刚才还在为老部队的撤编而忧闷,听我这一说,眼里有了光,说:“好,有28军的这一个师,台湾更没好果子吃了。你去看我日记吧!28军当年是很惨的。”我知道,爸说的是当年金门登陆28军失利那件事。军人只有在战场上才能够找回自己的尊严,28军当然想。如果真打起来,我知道28军留下的这一个师会是怎样。我相信,这个师会创造奇迹的!一定!

 31军是在解放战争中从胶东地方部队升级的,是许世友带出的。从山东打到了厦门。31军从建国到现在,一直驻在福建前线。这种现象,在中国的部队中,是很少见的。如果发生台海战争,这个军会是第一波冲上去的渡海部队。

 作为曾经的31军老兵,爸爸当然知道这些。我想,他一定是为看不到老部队军史上的光荣一页而苦恼,所以,他要做的,就是想让人们对这支部队加以了解,而他只有通过他当年的战斗日记,帮人们对这支部队加以了解。爸爸同意我在网上发出他当年的日记,就是在那晚谈话后决定的,就是在台海局势越来越紧张的时候做出的个人决定。我知道,他是要用这种方式,表达对牺牲的战友的悼念,也表达对自己曾经的部队的关心,表达对祖国统一的挂心。

 可是,现在,爸爸看不到这些了。就在爸爸同意我将他的日记发到网上没多久,病魔夺走了他的生命。我含着热泪,写下了悼念爸爸的诗,并遵照他的嘱托,将他的日记载于我在红袖的日记集中。  

 由于红袖里的日记是分天载的,阅读起来不太方便,而且了解的人也不会太多,所以我决定以连载体的形式发出,我想到了小说的形式。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在激烈的战斗瞬间记下的几笔,积少成多,也不讲文法。因为爸参军时只有17岁,只是个完小生。试想,现在的17岁孩子在干什么呢?让我们就从这个17岁战士在血和火中写下的真实的战斗经历,从中看看31军当年的战斗历程吧!

 以此献给福建前线的31军的将士们!献给保卫祖国安宁,保卫祖国领土完整的勇士们!

 便说一句,我虽然没有参过军,但我从小生长在军营,在厦门日光岩小学上过一年级。我怀念那里,并向母校问好!向鼓浪屿问好!向长眠在岛上的先烈们问好!

 

  附我的诗:《走了您的沉重,走来了我的轻轻》

  

  我捧着您,覆盖党旗的沉重

  走来了孩儿的沉痛

  一步步走向您的初衷

  十七岁那个明亮的上午

  您带头一声喊,咱们都去当兵!

  于是,十几个要好的伙伴

  就跳进了战壕里去冲锋

  父亲啊!我的泪怎么能够集中

  我看到了您用枪托与敌人拼杀

  我看到了您跳进了大沽河救了战友

  我看到了您去炸了敌机

  我看到了您在炮弹响时倒下的身影

  您本来可以领个残废证回家

  但您却选择了继续冲锋

  只为了打倒老蒋吃好饭

  那个简单的再不能简单的初衷

  

  父亲啊!我捧着您感到的沉重

  想起了与您在济南英雄山下的情景

   我说,山上的英雄碑都留了姓名

  您摇了摇头,不必了,多少没了名

  我看到您眼中噙满的泪

  没能上山并非是旧地重来,却是心恸

  多少回啊,战友的牺牲

  多少次连队只打剩了五、六个人的情形

  您同村的伙伴都倒下了

  您却更加玩命地冲锋

  打淮海,过长江

  战上海,进福建

   我看到了您那侦察兵的身影

  永远是先敌的瞬间致胜

  啊,父亲啊,您的脚印

  还清晰地留在共和国的泥土之中

  

  父亲啊,我捧着您是那么心痛

  我的泪啊,怎能难抑心恸

  当年鼓浪屿的来风

  报告了登金门兄弟部队九千人的牺牲

  您义无反顾了,武装泅渡

  去金门一次次侦察敌情

  解放了,您还在准备着随时牺牲

  要不是文革那场腥风

   您也不会37岁退休啊

  与家乡的草木再叙旧情

  父亲啊,您不在城里享清福

  却甘愿做一个不拿工分的老农

  您教子的方式,就是这样无声

  看到你辛勤的汗水

  我的作文本不知洗过多少回梦

  

  父親呵,在咱们村庄

  惟独您弟兄俩走过了共和国最初的战争

  您的大哥参加了抗日、解放、抗美援朝战争

  可你大哥却说,我没放一枪,是汽车兵

  我拉的子弹,都交给了弟弟

   他替我都打了,才落得浑身枪眼

  父亲,那个炮弹皮啊,一直在您脊椎的一侧

  您走后,遵您所嘱

  我们在火化时搜遍了

  却没能找到那块弹片。是了

  是您把它藏起来了,带走了

  您呀,走的是那么沉重

  

  父亲啊,今天我来看您

  您的所在,不在那块碑石

  却是在我的心中

  您的战地日记,儿就搂在怀中

   每夜必读啊,一声声都是

  您冲锋的呼喊,战斗的宣言

  您给孩儿的还是那么珍重

  父亲啊,今天我来看您

  今天我的脚步轻轻

  惟恐惊醒了您,您一辈子

  都不曾变化的

  战斗的身姿,战士的心旌!

   

    (凯岭注:93师于1996年改为直属武警总部的机动师。)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1)  - 凯岭 - 人生是一本书 (凯岭2011年7月8日摘编)
  评论这张
 
阅读(47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