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特务自杀 —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30)  

2011-08-10 10:03:45|  分类: 战地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1947年—1950年)》 

  作者: 水写苍茫 


 (三十特务自杀   
   
  1949920 
   
  今天中午住在龙岩县的一个山村。

吃过中午饭以后,我们六班都在炊事班的门口,借老乡的门板休息,准备有精力晚上行军。

今天晚上的行军,要冲过敌人的主要防线,重兵布防地区,渡过九龙江(这条九龙江是从龙岩到漳州。)。有的同志已经睡着了,我还没有睡,在整理自己的日记,我的脸正好冲着门口,可以看到房子的中厅。也可以说,是姜田丰同志的牺牲给我的教训,就在那不经意的一抬头,我看到了炊事员,在福州刚解放过来的战士,手拿着福建老百姓用的那种菜刀(头尖后宽),用力在割自己的脖子,要自杀,血已向外流个不止。

我看到后,马上大声说:快!炊事员老吴要自杀啦!经我这一招呼,全班都起来了,炊事班也起来了。我们要上前夺刀,叛徒持刀瞪着你,谁夺就要杀谁。这时,自杀者的气管已割破,他就手倒就过来,反向刀尖对着自己,跳起来向心口猛刺。不久,因流血过多,自杀者倒下了,气从割破的地方向外处出。

这时,全队都来了,侦察科长孙琳也来了。孙科长命令马上把他埋掉。炊事班长和我们六班,就用门板把他抬到山上,挖了个坑,埋了。在埋的时候,他还没有最后咽气,还没有死,对我们说了最后含混不清的话。他说,他是个特务,由于解放军对他太好,他不能再干对不起人民的事了,也不能对我们下毒了,他不能与人民为敌,也不能不尽忠报国,为党国效劳,所以不成功便成仁。说完就死了。

听了他的话,我们都吃了一惊,暗暗后怕,如果让这特务下了毒,后果不堪设想。他这样做,还是与人民为敌了,是对我们解放军的莫大的仇视,对我们解放军在新解放区制造了坏的影响。

事情过去了,领导表扬了我,同时,领导马上叫游击队员,召集伪保长和村民家长,说明这是个特务,是国民党在福州留下的特工人员,准备打进我们的内部,因吃不了苦,看到蒋家王朝没法保了,就采取了自杀,来给我们解放军脸上抹黑。群众对我们这样的解释,影响是挽回了一些,但是影响还会有的。 
  (爸爸后来跟我谈论此事时,对我说,其实,他当时对领导这样的解释也有看法,为什么不能事实求实呢?还有,这事暴露了我们部队在选侦察兵上的问题,还是应该像以前那样,从战士里选,而不是从解放战士里选。可能领导考虑选一些南方人吧?但,这是个警示。) 
   
  1949922 
   
  昨夜行军一个整夜,同时行军的速度非常的快,每个小时走约14――15里的速度。这一夜是深入敌后完成任务关键牲的时刻。要从敌主力防守的眼皮底下通过。敌人能否发觉,这个问题,经过周密的准备,大胆的行动,就能创造奇迹。事实是,我们胜利地闯过了敌人的严密的封锁。 
  昨天下午约在四点左右,我们就开始出发,预计在天黑之前到达江边。开始离开出发地我们是向西走,这是为了不让老百姓知道我们的确实行军方向。走了大约有5里路,进入山区后,就转头向东南侧南前进,行军中每个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随时准备遇到敌人的伏击。

太阳落山时,我们到了离江边还有三公里的一条山沟里,部队停止了前进,隐藏在树林里休息,准备过河。干部们向替前派出的游击队员们听取侦察汇报。

天基本上黑下来了,师侦察科长孙琳将全队集合起来,介绍了敌情,江水的情况,提出了要求,布置了任务。从游击队员侦察的情况看,我们要过江的地方是敌人一个营的兵力防守,过江后通过的一个村庄是敌人营部所在地。敌人是一线排开防守九龙江岸,控制龙岩往返漳州的水道和公路。敌人的防守,在主要地点还修有工事,但大部分兵力住在村庄,无战斗准备,但是要要地派有岗哨。从别处过江,江水很深,所以过江时不能横渡,需要做蛇形走,要走浅水区;过江的地方江面很宽,约有400多公尺,加上要走蛇形,这样部队在江中走的时间比较长,容易暴露。

为此领导要求每一个侦察员,要肃静,动作要快,要做好一切战斗准备。如遇上敌人阻击,就坚持强渡。只要我们过河时不被敌人发现,上了岸我们就不怕了。游击队员将昨天敌人用的口令侦察到了,今天晚上敌人的口令有没有改,很难说,不管他们改是不改,我们用昨天的口令是能起到迷惑他们的作用。我们的一班都穿上了国民党军的军服,在前面为尖兵。

一切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行动。到达江岸时,黑暗也来临了。在20公尺外,就辨不清是军队还是老百姓,部队都将裤腿挽起来,进入江中,一开始江水很浅,后来到了胯骨那么深,前面有游击队员和地下交通带路,部队鱼贯而行,这时听不到人的声音,只听到江水被人走动时带动的声音。

此时此地,我们每个人都非常的机警,也在想千万不要被敌人发现,在此战斗对我们不利。不久,我们很顺利地过了江,敌人没有发现我们在他们眼皮底下干的事。部队上了岸后,没有停顿,马上加快前进。

上岸不久,就进入了一个村庄,从前面传来了口令声,我们的一班回答了,也不知对不对。但是部队没有停,要通过敌人的岗哨,都不讲话,作好了战斗的准备,急速前进。

在村头的一棵大榕树下,有敌人的双岗,在村中一座比较好的闽南式样的民房前,也有敌人的双人岗。当我们六班从其根前走过时,我看到敌人像木鸡一样站在那里。我心里想,恐怕是一班把他们训了个够呛。也许敌人是老传统,老习惯,遵守纪律。因为有大部队路过,这些国民党兵怕违反纪律,当兵的吃罪不起。虽然敌人的岗哨如此,但我们的警惕性始终毫不松懈,部队顺利地没遇任何阻碍通过了九龙江,这晚行军上级讲走了一百余里。天亮后,我们进入了一个村庄,此处离漳州50余里。

进村以后,部队就休习,封锁消息,对老百姓说我们是国军37军特务连。


       特务自杀 — 一个31军老侦察员的战地日记(30) - 凯岭 - 人生是一本书 (凯岭2011年8月10日摘编)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