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峥嵘岁月》——周志坚回忆录(11)  

2015-10-22 19:45:01|  分类: 梦萦军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峥嵘岁月》——周志坚回忆录(11)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周志坚(1916—2005),湖北省礼山(今大悟县)县人。华东野战军第13纵队首任司令员、31军首任军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十 、 奇  兵  取  漳  码 

福州解放,5万敌军被歼,使闽南的敌人十分恐慌。为阻我解放闽中、闽南广大地区,蒋介石撤掉朱绍良省主席的职务,委任东南长官公署副长官汤恩伯为福建省主席兼任厦门分署主任,统一指挥第八和二十二两个兵团。以二十二兵团3万人守大小金门,以八兵团刘汝明部六十八、五十五、九十六(残部)三个军近4万人守厦门和漳州地区。

十兵团首长决心“首歼漳州地区之敌,控制金、厦两岛外围大陆阵地,尔后分别攻取金、厦”。我军的任务是“首歼同安、漳州之敌,继而向东发展,攻占海澄、港尾、屿仔尾、嵩屿、马銮沿海各要点,最后攻取厦门”。攻取漳州与攻取厦门,是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同安、角尾、漳州一线,是敌漳、厦之间的水陆通道,由八兵团司令刘汝明的弟弟刘汝珍,率六十八军10000万余人驻守。以我们当时气吞万里之威,攻克漳州、同安诸点并不困难,但如何不使这些卫星城镇的守敌缩回厦门,实现就地歼灭,就须费点心思。刘汝珍的军部和两个师在漳州,他只要觉得风声不对,可以从从容容地通过江东桥、角尾撤守厦门,实在回不了厦门,也可以南向广东撤向汕头。在漳州以南,我们没有任何部队。当时,四野主力正致力于消灭白崇禧集团,无余力自广州北向。难题就难在这里:如何滞留刘汝珍六十八军10000多人于漳州地区并将其歼灭。

消灭六十八军,要靠大迂回、大包抄,要靠隐蔽行军,靠行动迅速,靠首先打下同安,占领角尾和江东桥,切断漳、厦之间的水陆联系。只有这样,才能置刘汝珍所部于我们的股掌之中。

把漳厦4万守敌的三分之一滞留、歼灭于漳州地区,这就为第二步攻克厦门创造了条件。

可是,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从福州到漳州350公里,全军4万多人马,这样大的部队,这样远的距离,怎么实现隐蔽企图?而且,福州以南的城镇,眼下还由敌人控制。我面对作战地图,思考着作战方案。一个攻歼漳州守敌的作战计划逐渐明晰起来:以九十二师实行大迂回,采取隐蔽措施,行至闽中安溪县官桥镇,从安溪西部大山进入长泰西部大山,一部出长泰,一部继续沿山区向南穿插,迂回到漳州西南南靖县,从南靖再直插漳州,这是一路。另一路,九十三师自福州至南安县官桥镇,然后,从南安官桥向南。一部占同安,一部出角尾,截断漳州之敌缩回厦门岛的陆路和水路(九龙江)。大迂回的部队与从正面断敌后路的部队的行动要密切配合。九十一师作为军的预备队,随九十三师至同安,视情去漳州与九十二师围歼漳州之敌;或去角尾以东攻占嵩屿半岛。

行动方案想清楚了,经与军里几位领导同志的反复斟酌,并达成一致,又和司令部的同志统一思想,而后,把准备执行大迂回任务的九十二师师长徐体山和师政委张英找来,与他们一起,又做了详细研究。同时确定要二七五团和军侦察营带上电台,在师主力行动之前,先行一步,以便侦察敌情和先期对漳州之敌达成合围。这才把作战方案正式决定下来。

8月29日,九十二师分批隐蔽渡过乌龙江,先在福清境内公路两侧徘徊,以迷惑敌人,逐段隐蔽南移。当进入莆田县境,部队离开公路,以营、连为单位疏开多头并进,昼伏夜行,绕过莆田县城,并尽量绕过大的村镇,避免于敌保安部队纠缠,敏捷地在闽中山区行进。后经仙游、南安西部山区,直插安溪县官桥地区。安溪,以产乌龙茶著称,全县山高林密,真是藏龙卧虎之地,九十二师加军侦察营1万几千人,隐匿在深山老林之间。270公里的行军,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敌人丝毫没有发觉。九十二师以安溪大山作为歼灭漳州守敌的进攻出发地,十分有利,因为从安溪翻几个山便是长泰,长泰西南边是天宝大山,下了山就是南靖县。长泰位于漳州北,南靖位于漳州西,这就对漳州侧方和侧后方形成半月形包围,届时,两个箭头直指漳州守敌,一鼓可下。现在,九十二师单等军主力的正面行动了。

军主力向南开进前,兵团指挥二十八军、二十九军于9月上旬解放了平潭、莆田、惠安、泉州、安海、围头、水头、莲河等沿海城镇,牵制金门、厦门两地敌人,为我军主力南进创造了条件。

9月8日、9日,军率九十三师、九十一师沿福厦公路南进,不再需要隐蔽行迹,而是浩浩荡荡,顺利完成230公里的开进计划,到达南安县官桥一带待机位置。

现在,全军3个师集结于2个官桥镇,一个是安溪县官桥镇,一个是南安县官桥镇,相距约百里,全体指战员盘马弯弓,积极备战。

9月16日,军下达漳厦战役作战命令。

9月18日,九十三师由南安官桥向同安推进,九十二师由安溪县官桥镇向漳州推进。九十三师由北向南,正面平推。九十二师仍是隐蔽行军,翻山越岭迂回运动。在军司令部作战室的地图上,清楚地显示着这两个红色箭头,对敌所形成的拱形包围态势。当九十二师从深山密林跃进九龙江小平原时,敌人才会发觉已在我军掌握之中,但彼时已为时晚矣。

同安县守敌为福建省保安第一、二、五团和同安县自卫队,共2000余人。九十三师首先以二七七团三营攻占同安西山,切断同安守敌南逃退路,然后二七七团二营突入城内,敌不支,混乱溃逃,被二七八团堵击,至19日9时即解决战斗,全歼守敌。

当二七七、二七八团合力攻歼同安守敌时,二七九团急行军百里,直扑角尾、江东桥,至当日上午11时,攻占角尾,歼敌第六十八军一个团及闽南水上纵队千余人,并乘胜攻占江东桥。

同安与角尾、江东桥相距近百里,几乎同时被我占领(只差两个小时)。同安在厦门通往福州的公路上,距厦门集美20多公里;角尾、江东桥在厦门码头通漳州公路中间部位,而江东桥又是漳州通厦门水陆交通的要道,倏然之间漳州守敌后路失据。

另一路大迂回的部队九十二师,经一夜急行军,天将拂晓时,二七六团跃至长泰县城,6点30分一举攻克,歼敌300余人。

当二七五团翻过天宝大山抵达南靖县西北月岭地区时,南靖县保安团弃城向漳州方向逃窜,该团当即命令二营将敌歼灭于漳(州)南(靖)公路两侧,俘敌保安副司令以下500多人。三营向天宝镇攻击前进,敌人逃窜,部队即沿公路追击,于下午4时抵近漳州西郊。

部队集结准备时,二七五团通过电台向上级报告,由于师、军都相距遥远,且在运动中,故难以联络。团通信参谋吴辑禹发现公路旁有敌人的电话线,即挂上电话单机,与敌漳州警备司令部接通,谎称是南靖保安团的参谋报告情况。从中得知漳州守敌将要弃城逃窜的重要情报。

团长王亚明、政委林枫研究:漳州守敌是六十八军军部加一个师约万余人,我们只有一个团,敌人兵力5倍于我,如我发起攻击,势单力薄,不仅不能吃掉敌人,还可能遭受很大损失;如不立即发起攻击,让敌人跑掉,则丧失战机,对以后作战不利。不如先打漳州,虽不能歼灭敌人,也能把他拖住。于是毅然决定:不等上级命令,不待主力到达,迅即组织部队部署攻击漳州。

先以二营南渡九龙江西溪迂回到漳州以南,切断漳州至漳浦、汕头的公路,阻击南逃之敌。该营进至蔡坂地区,歼灭敌闽南暂编总队300余人,完全断敌南逃之路。团指挥一营于当日黄昏向漳州西北制高点芝山发起攻击,歼敌一部攻占芝山,守敌溃逃。一营迅速突入市区,俘敌700余人。接着团率三营(欠九连,该连在长泰岩西镇看守全团的轻重、文件和伤病员)进入市区加入纵深战斗。随令一营继续肃清残敌并警备市区。三营于20日1时发展至市区东南部,敌鉴于南北退路均被切断,只有向石码、浮宫方向逃窜。三营追至新桥附近,发现敌六十八军的八十一师后卫正在过桥,我即以火力追击。敌发现我军后,即放火烧桥,并以炮兵和机枪火力阻拦我军过桥。在我炮兵掩护下,八连连长王忠仁率领战士冒火过桥,消灭了对岸敌人,守住了大桥。团率三营营部、七连、三机连、团迫击炮连过桥追击敌人。途中敌于江边之傍山阻我前进,七连向敌发起攻击,占领傍山并追歼敌人至东南山区。

团与三营八连等部队共200多人于20日4时抵近石码镇,经侦察得知:敌六十八军军部和八十一师大部逃进石码,正在等候船只过海东逃。这时虽然敌我兵力相当悬殊,但该团领导决心使用手中撑握的八连等现有兵力,于拂晓前打进石码,拖住敌人。三营营长王松山在团侦察员带领下,率八连冒充敌八十一师所部向镇内插进,俘敌一个前哨班,迅即指挥八连三排直扑石码港口,封锁江面,断敌退路。八连干部率一、二排沿大街两侧分割围歼敌人。这时街道两旁塞满了横倒竖仰,疲惫不堪的敌人,战士们先以手榴弹投入敌群,然后喝令敌人就地缴械投降。在控制镇中心要点后,将敌第六十八军军部及其特务营和敌八十一师残部分别压缩在临近江边的海关大楼和镇公所院内。八连在三机连、团八二炮连的配合下,连续打垮敌数次凶猛反扑,对敌严密封锁。上午8时,敌六十八军军长刘汝珍趁江水退潮时,率200余人涉渡突围,被我火力拦阻,大部被毙于江中。

在我军事打击和政治攻势下,敌六十八军少将参谋长张星伯于上午9时30分率部向我投降。

9月20日上午,第九十二师率二七四团进入漳州市区,肃清残敌后,确定由第二七六团担任警备任务。

9月20日,我与军指挥机关随第九十三师到达角尾镇。接第九十二师报告,我当即命令第九十三师师长傅少甫:要乘胜渡过九龙江,要把敌六十八军的残余部队全部歼。第二七九团副团长傅百贤指挥部队渡江后,沿江南岸追歼逃敌,该团二营营长王昭坤率部队首先占领了海澄县城,而后渡过浮宫河,勇猛追击。该 团在追击中,歼灭敌1000余人。21日午夜,二七八团团长杨金山指挥部队渡江后,会同第二七九团向马坪、港尾前进。22日拂晓,发现大股敌人集结于港尾镇。经两个小时激烈战斗,将敌2000余人全部歼灭。第二七八团进而攻占了屿仔尾炮台,与厦门守敌隔海对峙。

23日9时,厦门守敌以一个团的兵力,乘8艘舰艇,在海、空军掩护下,向我二七八团占领的屿仔尾炮台反扑。第九十三师集中兵力和炮火,予以迎头痛击,敌不支,逃回厦门。至此,该师完全控制了港尾、屿仔尾、岛美和镇海一线要点。

由于漳州及厦门南侧大陆要点已被我第九十二师和第九十三师占领,军根据战役发展情况,即令第九十一师向厦门西侧对岸的嵩屿半岛发起攻击。

嵩屿是厦门岛整个防御体系的重要阵地。守敌为第八兵团五十五军的两个团。该敌依托京口岩等有利地形,构成坚固设守的前沿阵地,并能随时得到敌舰炮火力和空军支援。第九十一师二七二团在第二七一团的配合下,自20日上午至24日黄昏,与敌反复争夺,在激烈的战斗中,二七二团副参谋长张钦芝同志壮烈牺牲。最后终于突破成功,并打败敌人多次反扑,歼敌一部,敌大部登船窜回厦门和鼓浪屿,嵩屿半岛遂为我占领。至此,漳厦战役第一阶段胜利结束。我军自8月底至9月25日,25天内行程500公里,从乌龙江边打到九龙江畔,先后与敌进行主要战斗22次,毙伤敌1400余人,俘敌六十八军少将参谋长张星伯以下官兵11000余人。更重要的是巧用奇兵,攻占漳州并把从淮海战役中被其逃脱的刘汝明兵团的主力——第六十八军歼灭于大陆,消灭了敌人有生力量,为下一步越海攻克厦门岛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同时,兄弟部队第二十九军攻占了沃头、集美地区,使我军形成对厦门岛的三面包围,隔海对峙。此际,厦门守敌完全在我军直接攻击之下。


《峥嵘岁月》——周志坚回忆录(1)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凯岭2015年9月22日转载于《鹭岛人》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