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三)  

2016-04-11 15:26:28|  分类: 情牵赣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三)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瑞金城外沙洲坝,红井。我们小学的语文课文。1970年6月,俺参加瑞金县五七大军学习班,住在“红井”不远处的江西大学瑞金分校。晚饭后,和同学们散步到红井边,打一桶水,喝一口,冲个澡。呵呵!当年红井边上没有围栏,也不收门票的。)


     

    三、老虎座下,我的梦!

    第二天上午,阳光驱散了多天的雨雾,我们踏上了回“老虎座下”的路程。年轻的司机对我们说,赣南下了好几天的雨,就是今天转晴了。

    好兆头啊!老天眷顾我们哪!

    当年,瑞金县城到万田公社的沙石公路是绕过会昌、于都两县的地界,绕回到瑞金地界,到达万田的。如今,国道到达“云石山”后,有一条直达万田的山区公路。

    据说,当年红军长征的第一天路程,就是沿着这条小路到达万田后宿营的。几十年后,有一位老红军战士带领着子女重走长征路后,出资修建了这条山区公路。路不宽,勉强可以会车。

    弯弯曲曲的山区公路确实难走,不停的拐弯,不停的避让。前几天,下大雨,有些地方塌方了,几次掉头后,才走入正道。

    大约一个小时后,驾驶员告诉我们,进入了万田乡的地界。

    到了一个三岔路口,看到路边停着一辆车。我们正想询问路况时,车内走下一位年轻的后生。问,是否是上海老知青的车。我们惊喜了!

    这位年轻的后生是东坑的村支书(大队书记),怕我们走错路,驾车10多里,来路口迎接我们,已经等了一个来小时了。

   “欢迎你们回家!”。他握着我们的手,连说了几遍。 

    我们又一次激动了。是啊!这里已经是东坑大队的地界了,我们已经到家了。

 

    东坑大队其实是坐落在一条山沟里面,一至九队沿着小溪的流向,往下排列。连接沟外公路的三岔路口是当年的第二(流水坑)生产队。老虎座下是第九生产队,在最下面。

    车子慢慢的驶入山沟……

    路更窄小了。有的地段露出新红土,路边停着推土机,是刚刚修好的路……

    推土机手看见我们的车过来,抹一把汗,朝我们挥挥手……

    

    我望着两边熟悉的山坡,满目的翠绿,激动不已。

    熟悉的山,熟悉的水,熟悉的乡音……

   “流水坑”,“岗背”,“豆腐面”,一个个村庄闪过。不一会儿,车子停在了村委会门前,我们稍事休息。原来大队办公室在第六生产队,现在搬到第五生产队里。

    继续往下驶去……。

 

    车子停在了当年的大队学校门前,梁同学第一个跳了下来,奔向学校。梁同学在此教了7年书,当时大队所有的适龄孩子都是她的学生。

    当年的学校教室已经改建成了烤烟房,在烤烟房的对面,新盖了一所二层楼的学校。有10多间教室。现在有几十名学生。

    梁同学逢人就问:你是谁家的孩子?你的父母亲叫什么名字?当听到熟悉的名字后,梁同学激动的手舞足蹈,兴奋不已……

    是啊!当年的孩子现在也将近50岁了呀!

 

    沿着小溪,继续前行……

    第八生产队“祠堂下”到了,下面就是第九生产队“老虎座下”了,我们的心快跳出来了……

 

    拐过一个山口,看见了当年我们游泳的小水库;远远看见了当年我们住过的房屋……

    终于,车子停在了“老虎座下”的老屋下面……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


    下车,信步拾级而上。记忆里,老屋大门的门梁上有块蓝色的“老虎座下”的门牌,这是“老虎座下”的标志。门牌还在吗?我快步走向老屋……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三)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三)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以上二张照片是6年前,老谢特地回老虎座下拍照后,发给我们看的。老屋门前,晾晒着衣服,说明还住着人的。现在,成了一片废墟。)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三)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这张照片是现在拍的。老屋大门的门梁上蓝色的“老虎座下”的门牌依然清晰可见。) 



    记忆里,老屋是一座以高深的天井为中心形成的内向合院。高墙深院,青瓦白墙,两层楼。

    当年,老屋前的晒谷坪是鸡鸭鹅狗的天堂。每当清晨阳光洒满村庄,可爱的鸡、鸭、鹅、狗蜂拥而出,鸡们寻找自己的玩伴或飞上草垛引吭高歌,狗们追逐友伴或吠天叫日,鸭与鹅们纷纷迈着骄傲的步伐向小溪奔去。鸭子左右摇晃,步态憨厚拙笨,常因急切弄翻了自己;而鹅们则大为不同,它们头颈高昂、步履轻盈、声音清扬,是动物中的君子,真有气宇轩昂、国色天香和超凡脱俗之姿,令人叹为观止!

     可是,展现在我眼前的老屋,已是残垣断壁。满院的荒草,足有半人高。西边屋子的墙已经坍塌,竟有些人非物非的凄凉。东边的屋子还矗立着,但也到处漏水。墙角已布满了零碎的蜘蛛网,蜘蛛却已经干瘪的吊死在哪里。周围的土墙被雨水都已经冲刷的没有了棱角。看到此番景象,真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始终不敢相信,伫立在眼前的老屋竟是我思念了将近40年的“老虎座下”。一切都好似一场梦,是那么不真实。

 

    望着“老虎座下”的门牌,往事历历在目……

    内心一阵阵疼痛袭来,我止不住泪流满面……

    陆同学梁同学赶忙上前安慰我,望着眼前这一切,也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

    当年,我们都是1516岁的毛孩子,如今,已是两鬓斑白的退休老人了。岁月如流,40多年了,弹指一挥间……

   

  (待续)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三)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张同学,梁同学,陆同学)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三)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我们的宿舍只剩下这些了……)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三)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凯岭2016年4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