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四)  

2016-04-14 11:45:17|  分类: 情牵赣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四)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叶坪革命旧址群位于位于瑞金市叶坪乡叶坪村。这里既是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红色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诞生地,又是中共苏区中央局和临时中央政府机关在瑞金的第一个驻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王稼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在这里生活和工作过,“毛主席”的称呼就是从这里喊响的。)


   

   四、走,我们回家吃饭去!

 

    村里的乡亲们走来了。

    当年的民兵排长,如今的村民小组长来生,走来了;当年的村小民办老师,6年前和我通过电话的昌焕,走来了。

    当年,我们年龄相仿,一起劳作,一起民兵训练,还一起打过老虎野猪呢!

    如今,都是60开外的老人了,除了头发花白,脸上皱纹之外,眼神,模样还是那样……

    我们紧紧握手……

 

    简单的喝口茶水和寒暄后,我们就得串门了。回家嘛!就得看看乡亲们,看看我们曾经洒下汗水的山坡和梯田,一草一木。

 

    我曾经在博文中写道:

    在我的记忆中,当年的“老虎座下”——是个抬头见山,满目翠绿的山村。村庄四周被参天大树和翠竹围绕着。层层梯田散布在山梁和山坡上,山顶上是茂密的森林,郁郁葱葱。一条小溪弯弯曲曲从山顶流下,养育着全村几十口人,并缓缓穿过村庄,向人们讲述着小村的古老历史……。

    在我的记忆中,当年的“老虎座下”——每逢春天,小溪两侧开满了鲜红的杜鹃花。这是映山红呵!在太阳的映照下,缓缓流淌的溪水变得五彩缤纷,美丽动人;秋天,小溪旁的枫树叶由绿转黄,下了霜,枫叶又由黄转红,一阵微风吹过,几片枫叶飘了下来,在溪水中打了几个转,无奈的向下游漂去……。

    在我的记忆中,当年的“老虎座下”——清晨,鸡嘀了,村民醒了。表嫂和细妹子们挎着小木盆来到小溪边洗衣裤,闹笑声打破了寂静的山村。鸭鹅来到了小溪边,泡进水里,不时煽动着翅膀,伸着懒腰。水牛伸长着脖子,狂饮一番,不时的发出“哞哞”声……。

    在我的记忆中,当年的“老虎座下”——傍晚,人们收工回来,在小溪边洗刷,柔和的溪水洗去了腿上的泥浆,也洗掉了一天的劳累……。

    如今,老虎座下,还是这样吗?绿色还有吗?小溪还欢乐吗?小溪两边生长着野生的柿子树和油茶树还在吗?翠竹,绿樟,红枫,青杉还有吗?春天时,还会有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吗?

 

    ……,……

   漫步田间,环顾四野。老屋背后的老虎座山岭,还是巍峨壮观;四周的山峦还是那样郁郁葱;,满目的翠竹,绿樟,红枫,青杉,依然可见。也许山沟里的季节比山外的要晚一些,映山红没有预想的娇艳灿烂。

 

   老屋前的小溪还是那么清澈,两边生长着野生的柿子树和油茶树还在。老表说,每年的秋天,柿子树和油茶树上依然果实累累。

 

   老屋对面山陇里的梯田还是那样层层叠叠,清澈的溪水从上面一层一层的往下流,发出悦耳的叮咚声。最下面的梯田里,秧苗已露出绿芽,春天了,快插秧了吧!

 

   当年,也是这个季节,我们来到老虎座下。第一次出工。就是,给农田撒牛粪。没多久,就开始插秧了。春天,是耕种的时节。一年之际在予春嘛!

 

    我们往山坡上走的时候,忽然听到叫喊声:张志勤,张志勤……

    我四面张望,不见有人。村支书仰头一望,是挑着担子的昌发在山坡上喊我。记忆里的昌发青春年少,英姿勃勃。如今,已是白发老人。

    我大声问道:昌发,是你吗?

    昌发说,是哦!老张,你记得我吗?

    我说,记得呀!怎么会忘呢!

    一个在山坡上,一个在山坡下,不能握手,只能挥挥手了!

 

     走过小桥,遇见了昌方。

     当年的昌方,30来岁,生产队主要的劳动力,还做过一段时间的生产队长。如今,70多岁的昌方,老态龙钟,步履蹒跚。所幸的,还能干农活。

     昌方握着我们的手,嘴角嚅嚅了许久,没说出一句话。

 

     ……,……

     那年,莳田(插秧)结束后没多久,农活是铲草。就是铲除田埂上的草。我们刚去,不会熟练使用锄头。我一不小心,锄头铲到了大脚指头,鲜血染红了田埂。我晕血,天旋地转的,就一屁股坐在田埂上。

    昌方就在我身边,看见我坐下,马上招呼老表们过来。有的扶起我;有的用水桶接泉水,洗干净我的伤口;有的用手紧紧按住伤口,不让血流出来。昌方解下自己腰上的毛巾,扎紧我的伤口。环顾四周,下沟里采来几株野草,含在嘴里嚼碎,敷在我的伤口上。等我晕血缓过来后,昌方背起我,回家。

    记忆中,瘦小的昌方,背着我,光脚踏着青石板山道,一步一步的走着。边走边安慰我……

 

    往事又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

    也许昌方早已忘了此事,但我记得,永远不会忘……

 

     转着,转着,来到了我们的宿舍。

     一片废墟,残垣断壁。只剩下破损的门框和倒塌的土墙……

     当年,这里有笑声,有歌声……

     还有鸡,鸭,鹅,狗,牛。蛮热闹的……

     如今……唉!

     我们的心情啊!……

 

     已是中午了,我们还在逛着、看着……

     来生走过来,抓住我和梁同学的手,说:老梁,老张,老六(注:),走!我们回家吃饭去!

     我们一怔,随即明白了。

     

     ——“走!我们回家吃饭去!”多亲切的话语啊!

     我看了看梁同学,她的眼眶又一次湿润了,闪着泪花……

     激动,喜悦……


     ——“走!我们回家吃饭去!”

     亲人在召唤……!

     娘家人在召唤……!

     母亲在召唤……!


     (待续)




    (注:陆同学的陆,瑞金土话读六,东坑人读,丢,第四声)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四)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 老虎座山岭,还是巍峨壮观。当年,我们去公社,就得翻过这座山头。)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四)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四)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四)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四)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凯岭2016年4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