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凯岭欢迎你!

 
 
 

日志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五)  

2016-04-15 11:50:07|  分类: 情牵赣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五)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当年老虎座下生产队的社员:前排左一:昌焕。前排右一:来生。)

 

 五、常回家看看

 

    来生家。

    宽敞的厨房,大圆桌,塑料方凳,青花瓷盘,蓝边小碗,玻璃酒杯,木筷。

    鸡、鸭、鱼、肉、蛋、松茸、木耳、野菜、青椒、西红柿、黄瓜。

    白酒,红酒,米酒。

 

    望着满满的一大桌酒菜,我想起了当年来到生产队的第一顿饭——“蛋炒饭”

    我在《知青轶事》博文中写到:

    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一张没有油漆的四方桌上摆着4碗菜、4碗饭。装菜、盛饭的碗都是粗糙的钵子,紫酱色的。饭桌中间一个象小脸盆大小的木制菜盆内装着米汤,边上放着一个直径30多公分、高50多公分的木蒸笼是饭蒸(赣南煮饭的方法是:米水煮开后,捞至饭蒸内蒸熟,米汤当汤喝),饭勺、汤勺都是葫芦制成,叫葫芦瓢。我们头脑中第一个印象,感觉是进入了原始社会。怎么都像是出土文物似的餐具制品。

    由于光线暗,4碗饭黄澄澄的,看上去象“蛋炒饭”。由于离开上海四天来没好好的吃一餐饭,刚刚又走了几十里路,感觉又冷又乏又饿,面对诱人的“蛋炒饭”,我们端起碗就吃了起来。可扒了一口,咦!怎么样也咽不下去。又粗、又硬、没有糯性。这是什么饭呢?

    正好,给我们做饭的队长爱人——我们称呼为表嫂(当时不知怎样称呼?后来我们将结了婚的女人都称为表嫂)进来了,比手划脚了一阵,我们才知道这饭原来是糙米饭。村子里由于没电,不能机器轧米,只能通过原始的水力推动石磨来压米。稻谷的外层壳去了后,无法深加工将糠去掉,这就是糙米。

    4个菜是乌笋心、乌笋叶、乌笋皮、小鱼干。每个菜都放辣椒,没有油,就是放点盐。山里吃的蔬菜靠自留地里种的,4月份青黄不接就没菜吃了。油也是这样,分的油吃完了,只能等第二年油菜收获后再分。这也为难了队长表嫂,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几根乌笋做成了三个菜,鱼干据说是过年吃的。

    面对这样的饭菜,我们怎么也吃不下,只能将家里带来的酱菜、乳腐等拿了出来,凑合着吃下了到生产队的第一顿饭。

 

    时光飞速,转眼40年了……!山村里的生活条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来生告诉我们,现在乡亲们的日子也过的很不错了,不像当年米饭也不够吃。当年,到了六、七月份,新米还没上来,存米已经吃完了,只能以红薯当主粮了。 现在,大米,怎么吃也吃不完了。

    昌焕告诉我们,当年,都是土砖房。现在,基本上家家都盖了新钢筋水泥房。以前,出门就爬山,全靠二条腿,如今,大部份家庭都用摩托车代步。个别家庭有了小轿车。每逢集市日也有公交车来接送。

    村支书告诉我们,村(大队)里建立自来水厂,家家安上了自来水;有了统一的排污管道,家家里抽水便厕。家家有了电话、电视机,有了网络。有些家安上了卫星天线,太阳能热水器。

    村长告诉我们,老虎座下“庆”字辈的老人们基本上都过世了,当年他们是队里的主要劳动力。现在“昌”字辈的都是爷爷了。年轻人都外出工作了,为了改变生活,他们努力的拼搏着。你看,村里老年人都有手机,就是方便与外出的孩子们联系。

 

    正碰着杯,正说着话,第一个“来自老虎座下的声音”的邓洪兵骑着摩托车赶来了。以前,未见其人,只闻其声。今天,在广州工作的他特地赶来与我们相见在老虎座下,小伙子精神可嘉啊!我们紧紧握手,连碰三杯!

 

    老谢指着桌上的美味菜肴对我们说,这些菜都是城市里无法品尝到绿色食品。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队里特地派人上山打了一头野猪。我问来生,野猪属于国家保护动物,怎么能打呢?来生说,前几年确实不能打,但野猪繁殖太快了,现在成了祸害了。所以,上级有关部门有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呵呵!桌上的菜都是山珍野味啊!

    土鸡,花鸭(会飞的,其他地方没看见过),草鱼,野猪肉,腊肉,土鸡蛋。松茸,磨菇,木耳,野菜……

 

    吃着野味,想起来当年吃老虎肉的事。那天晚上,民兵打虎队上山打虎。第二天一早,死虎扛回来了,躺在晒谷场上,看上去象一条大黄狗,只是尾巴粗了点。我们有幸分到一条虎肉,吃了后热气腾腾,浑身冒汗。五年前,老谢来上海相聚,我提起这事,老谢说,当时打的不是老虎,是豹子。老表称豹子也是老虎。呵呵!我自以为吃过了老虎肉,还炫耀了几十年呢!真有趣……

 

    看着满桌的酒菜,我知道,这是特意为我们准备的,非常的丰盛。老表们的真实生活情况如何呢?

    吃完饭,梁同学特地去看了来生家的碗橱。碗橱里有昨天的剩菜,有荤有素,好几盘呐。看来,生活确实不错了。

 

 

    饭后,还想去看一些地方,可是,时间不多了……

    昌焕要我们去喝茶,不能去了。

    原来生产队里的会计,隆暄的老婆一定要我们去坐一下。我们进去坐了一下,就出来了。

 

    还有好多地方没看呢!

    八担丘,老虎座下最大一块田。当年插秧,最热闹的一天,就是在这里。全队的劳动力都汇集在这里。插秧能手庆榜总是第一个下去,插排头秧。其他人都跟着他插。这块田很长,插一溜要半天多呢!

    往西江去的路,原来是陡峭的小道,爬到山顶的时候,犹如垂直的梯子。现在已经修建了一条一米宽的便道了。真想再去西江赶集,爬上山顶,遥望瑞金、会昌、于都三县。

    沿着小溪往下走,地名仙单背的山顶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当年,我们爬上去,和老和尚交谈过。据说,老和尚是万田文化程度最高的,不知为何出家隐居山顶。对面山头上还有个尼姑庵,里面也有一位老尼姑。呵呵!为情?如真是为情,遥遥相对,守护一生,此生足矣!

 

    太阳已移向西边……

    欢聚的时刻总是短暂的,我们将再一次告别老虎座下了……

    淳朴的乡亲们送来了礼物,满满一大桶土鸡蛋,一大袋柿子干。

    土鸡蛋,绿色食品。乡亲们祝我们健康长寿!

    柿子采摘于东坑小溪边的柿子树,乡亲们自己制成柿子干,纯天然,甜甜的。愿我们的生活甜如蜜!

 

    握手,拥抱,告别……

    车子移动了……

    车窗外,乡亲们挥着手,追着车,呼喊着:老陆,老梁,老张,常回家看看啊……!

 

     我看了看陆同学,晶莹的泪珠,潮湿的眼眶,强忍着。双手抓着车把,微微颤抖……

     我看了看梁同学,双手掩面,依偎在陆同学身旁……

 

    老虎座下,成就了我班唯一的一对同学夫妇!二人的感情起源于老虎座下。

    老虎座下,感谢你!

 

    常回家看看!

    这是亲人的召唤……!

    常回家看看!

    这是娘家人的召唤……!

    常回家看看!

    这是母亲的召唤……!

 

    老虎座下,我们人生的起点!

    老虎座下,我们曾经的家!

    再见了,我们的第二故乡!

 

 

    六、尾声

    二天后,在瑞金开往赣州的列车上,接到了老谢的电话。老谢也在回兴国的车上,老谢邀请我们去兴国玩。老谢说,他每年都会回东坑,希望我们也经常回去看看。

    三天后,在赣州开往上海的列车上,接到了来生的电话。来生说,这次你们来老虎座下,时间短促,我们没有招待好。来生说,你们下次来,就住在老虎座下,多住几天,好好看看,好好玩玩。来生说,老虎座下,是你们的家,你们一定要常回家看看!

    呵!常回家看看!

    1970年的春天,我们第一次来到了老虎座下。

    2016年的春天,我们再一次来到了老虎座下。

    整整相隔了46年。

    留给我们的时间有限,我们真的应该常回家看看呵!

   (全文完)

 

    ——感谢陆志龙、梁淑贤夫妇陪同我度过了难忘的瑞金之旅。1967年秋天,我们成为了同学。1970年春天,我们成了一个集体户的知青。同学之情,知青友谊,我们共同走过了50年。半个世纪的岁月已逝,我们的友谊永存!握手!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五)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前排左起:老谢,昌焕,东坑村主任,梁同学,邓红兵,来生。后排左起:东坑村支书,张同学,陆同学)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五)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前排左起:陆同学,村干部,东坑村陈书记,老谢,张同学。后排左起:大学生村官小胡,梁同学,原大队学校的梁校长,万田乡驻东坑村干部。)


“老虎座下”,我们回来了!(五) - 凯岭 - 凯岭欢迎你! (凯岭2016年4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55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